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雪笠:重庆精神与“八九”精神——兼论代际与传承

2017年06月07日

(在公民力量于华盛顿举办的纪念“六四”二十八周年“成都酒案”座谈会上的发言)

 

我很有幸——我和陈奎德老师一样,既生为江南人,亦生为四川人。对这两个故乡,我都可以毫不掩饰我的骄傲——从来外寇入侵、强权压凌,江南的书生和巴蜀的义士都是抵抗最烈、坚持最久的。

历时最久的一次坚壁清野,可能莫过于合川钓鱼城死守孤堡抵御蒙元的三十六年抗战。自从1239年初筑钓鱼城,1243年复筑钓鱼城,1259年蒙古大军折鞭城下,蒙哥大汗病死(或是气死)缙云山……历经了数百场的鏖战,直到1279年陆秀夫在崖山抱着小皇帝跳海殉国,宋室覆亡已成定局之后,钓鱼城守将为救济满城军民性命方才开城投降。这绵绵三十六年的浴血苦守,虽未能最后救亡中国,却在不经意中缓解了欧陆战祸,改写了世界格局。

最成功的一次抵抗,并且再次书写世界格局的,当然是中华民国以四川为大后方、以重庆为战时首都的八年对日抗战。

日寇全面侵华的第三天,川军统帅刘湘便通电全国,主动请缨出川抗战。于是,八年当中,累计三百五十万川军脚穿草鞋,身披“死”字旗,前赴后继,踏出夔门关。这面旗“伤时拭血,死后裹身”,他们誓言“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八年下来,川军付出了六十四万的伤亡。非但如此,四川还以一省之力,承担了全国最多的难民、最多的粮草、最高的军饷。

历史上至少有两次屠四川。宋亡,四川最后降,全省屠。明末,四川又不降,在“已经屠川”的张献忠死后,清军又花了十三年才攻进四川,全省人口几乎屠杀殆尽,四川人的斗志仍然没有殆尽……在中华民国坚苦卓绝的卫国战争中,四川又一次牺牲最多,贡献最巨。而这一次,中国没有亡。“四川不亡,中国不灭”,无怪乎蒋中正屡次赞誉四川对于中国之地位与责任,对于中国革命之功绩与责任!

在轰炸不断,苦撑危局的重庆,曾经立起一座“精神堡垒”,她见证了硝烟,见证了坚韧,见证了牺牲,见证了胜利,见证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复兴。这就是《一寸河山一寸血》第26集特别演说的“重庆精神”。

辜鸿铭写过一本书:《中国人的精神》。中国人的精神究竟是什么?争议颇大。但我想,我们可以没有争议的是,以四川保路运动为肇始的辛亥革命精神,以重庆精神堡垒为标志的全民抗战精神,这样的精神,才是中国人应有的精神!

遗憾的是,中国没有亡于日本,却亡在了中共。到民国三十八年末,戡乱失败,大陆全境沦陷。此后二三十年间,以反共救国为旗号,以川北黑水为典型的大大小小的抵抗运动此起彼伏,延绵不断。根据中共的文献记载,从1950年到1953年,全国“歼灭匪特武装240余万人”,其中西南“歼灭116万”。这还远远不是结束,这还不包括大饥荒期间的农民武装暴动、文革期间打着“造反派”旗号举义的真“造反”、以及工人组党和建军譬如1970年南桐的“反共青年近卫军”、1984年双河的“民主革命组织”等等。

由于中共数十年对信息的封锁、对历史的污毁、对真相的蒙蔽,一九七六年和一九八九年走上街头的人们大多未必了解抗战的历史,更没听说过反共救国军的事迹。“四五运动”借悼念周恩来发起,“八九运动”借悼念胡耀邦发起。即便这两场十分相似的运动也遇到了代际的鸿沟——我曾经听一位早年参加异议运动的朋友感喟:“六四”一代造出了自己的风云人物,他们对“四五”一代仅保有礼貌性质的尊重。同样,我自己也切身体会到,我这一代或许对“六四”还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八〇后、九〇后的青年已经鲜有“六四”情结了,至少没有那么揪心撕肺了。他们醒悟的契机,“六四”是其中一个因素,但也有很多其他因素,与“六四”关系不大了。然而这丝毫无损“八九精神”的传承,就像“八九”学生对所谓“解放前”历史的知识断层并无损重庆精神的传承。

从“八酒成都酒案”中(主持人已详细介绍,此处不赘述),我再次看到这样的精神,那是川人不惧强权、乐观幽默、敢为人先、坚韧不拔、豪气冲天的精神。

这样的精神是从历史中汲取的母乳,而无谓这段历史或是那段历史,因为她深植于我们的文化中,她已经成为我们的性格,她只需要激发和催化。因此我要说,重庆精神,上可以上溯到钓鱼城,下可以下溯到八九——钓鱼城抵御外侮历经三十六年持久战,重庆政府反法西斯历经八年持久战,六四年年烛光到今天也已历经二十八年持久战,自1949年以降对中共专政的反抗、恢复中华民国宪政的努力,更是历经了六十八年的持久战。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坚持,这就是重庆精神传承给八九精神的精髓。

哪怕旷日持久,哪怕艰辛困苦,哪怕起起伏伏,也要轰轰烈烈!八九八酒,要喝就喝这样的酒,喝了荡气回肠的酒!

2017年6月3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