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严家祺:为“占中三子”事先辩护

2017年08月28日

最近香港当局对“双学三子”判刑,是违反《基本法》、破坏香港法治的行为。我虽然不赞同香港“街头政治”的几个“英雄”的行为,但他们行使的是《基本法》规定的权利,他们并没有罪。我担心的是,香港郑林月娥政府会得寸进尺,在不久后会对“占中三子”审判和判刑。

我在2〇15年6月23日纽约《世界日报》上撰文说说:“占中运动是香港历史上,规模巨大的民主运动。”这次民主运动能够和平落幕,没有发生“六四”那样的大屠杀,应当说,是一件好事。事隔三年,香港当局竟然对占中运动中无罪的“双学三子”判刑,已经引起数万人的强烈抗议。如果未来再对无罪的“占中三子”审判和判刑,香港新的、更大规模的抗议运动一定会发生,一个愈来愈违反《基本法》践踏香港法治的政府,必将一步步演变成为像1989年那样听命与独裁者的李鹏政府,这个香港政府,看来企图用审判“双学三子”、“占中三子”挑起事端,把23条强加到香港人民头上。

我从来认为,“政治讲妥协,法律讲是非”。对数以万计、百万计的大规模的和平抗议运动,一个坚守法治的政府,是不能施用暴力镇压的。政治解决,不是战争解决、不是司法解决,而是妥协解决。司法审判只能针对一个个人的个人行为,而不能针对大规模的政治运动。如果一个人在大规模和平抗议运动中,只是行使言论自由、游行示威等权利,这个人就是无罪的。香港人民知道,“双学三子”、“占中三子”中的每一个个人,在三年前香港大规模和平抗议中的行为,他们是无罪的。2〇15年6月18日香港如果通过了“全民直选特首方案”,现在的特首应是曾俊华,郑林月娥当选有“占中三子”一份“功劳”。

事隔三年,愚蠢的郑林月娥,如果忘记了自己是正是因为“占中运动”在“6·18”投票后,废除了“香港特首全民投票”方案成为香港特首的,现在又想审判“占中三子”,有意挑起香港事端,那么可以预言,郑林月娥不会有好下场,香港将卷入不停息的政治旋涡中。

(2017-8-21,写于华盛顿DC郊区)

 

2〇17年『提名委员』选举办法

严家祺写于2014-11-3

今年十月二十一日,我在纽约《世界日报》上发表了一篇谈二〇一七年香港『普选』的文章,题目是《香港『提委』选举需体现『普选』精神》。这篇文章说,『占中运动』是香港迄今历史上最理性、最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它充分表达了香港民众捍卫《基本法》关于香港实行普选行政长官的决心。现在,从街头回到家中的『占中运动』的参与者,已经有时间来思考一下,二〇一七年香港的『普选』如何进行,香港立法会应当通过怎样的、新的《行政长官选举条例》?

现在,我提出一个不成熟的《行政长官选举条例》个别条文,主要是『提名委员』选举办法的方案,供香港民众,特别是香港二〇一四『占中运动』参与者、二〇一七年香港立法会议员参考。

在说明我的方案前,我简单介绍一下美国的『选举人制度』,这对二〇一七年香港一千二百名『提名委员』如何产生,是有参考价值的。

美国『普选』和『选举人团』

美国总统既是『国家元首』,也是『最高行政长官』。当然,香港只是一个城市,香港『行政长官』不能同美国『最高行政长官』相比。但在『行政长官』的产生方式上,仍有可以比较的地方。

在美国,总统名义上是由『普选』产生,实际上,是由五百三十八位『选举人』选举产生的。按规定,美国一州为一个『选举人团』单位。对大多数州来说,『选举人团』人数同该州在国会的参众议员总人数相等,但对个别小州,规定『选举人团』人数不能少于三人。宪法修正案还规定,增加美国首都华盛顿所在的『哥伦比亚特区』选举人团人数。现在,加利福尼亚州选举人票最多,达五十五张,得克萨斯州三十八张,纽约州二十九张,而阿拉斯加、特拉华和怀俄明等每州只有三张。这样,全美国『选举人』总数为五百三十八人。

美国如何产生这五百三十八位『选举人』呢?除了两个州外,美国其余四十八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均实行“胜者全得”(Winner-take-all)制度,如果一州『普选』票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获得多数,那么,这个州的『选举人』全部归共和党。

美国在选举总统的一天,要同时选出五十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选举人』。当选总统不是要取得全部投票人『普选』的半数以上票,而是要取得美国总统选举的『选举人团』五百三十八张票的半数以上。美国一方面实行普选,另一方面用『选举人团制』记票。一八二四年的亚当斯、一八七六年的提尔登、一八八八年的克里夫兰和二〇〇〇年的高尔,都赢得了『普选』的多数而输掉了『选举人团』票。二〇〇〇年,高尔普选得票比布殊多五十四万张票,也没有当上总统。

如果所有候选人都未能获得半数以上的选举人票,则由国会众议院从得票最多的前三名候选人中选出总统。

政党作用是『筛选』『候选人』

美国每个公民都有总统候选人提名权。这一权利,在『党内初选』时可以行使,在提出两党以外的『独立候选人』时可以行使,在正式选举投票时也可以行使,每个公民都可以随意提出一个不为许多人了解的人,作为自己心目中的总统人选,计入自己的『选票』中。在大多数民主国家,替选民『筛选』候选人是政党存在的重要功能之一,不是政党提名的『独立候选人』当选比例普遍不高。在美国,这种机制由两党的党代表大会来进行。由于香港没有美国式的政党制度,《基本法》第四十五条才规定设立『提名委员会』。

美国『选举人团』制度,是一种『计票制度』,但与『提名』密切相关。各党派在各州推出自己的选举人,美国各州通常都会要求选举人宣誓保证将票投给他所在党派提名的『总统候选人』(也就是在本州岛普选中获胜的『总统候选人』),绝大多数选举人也会这样做。在少数情况下,选举人因为个人感情或者粗心等原因没有这样做,就成为失信选举人。

因为美国不同州选民数量相差很大,『选举人团』制度是为了照顾小州利益而设计的。小州怀俄明州选民投出的每一张选票,其分量比加州选民重四倍。应当说,这违反『同票同值』原则,但美国认为是可行的,至今没有改变这种制度。

在最后一人一票投票时,美国总统候选人,总是二至三人。出现三位候选人的情况,往往是民主党、共和党候选人加一位『独立候选人』。

『提名委员』对选民要有『承诺』

美国『普选』中五百三十八位『选举人』起着关键作用,未来香港『普选』,一千二百位『提名委员』也将起关键作用。

在二〇一七年香港普选前几个月中,香港的报刊和其他媒体将会对『行政长官』候选人作出各种预测。有人会自告奋勇地在媒体上说自己要竞选『行政长官』,也会有人在媒体上非正式地联名提出『行政长官』候选人。更会有许多『评论家』对谁当选『行政长官』作出分析。那些在媒体上被数百次、数千次被重复的候选人,最后会集中到二至七人,或者稍多些,这些人,可以称为『初级候选人』。

我觉得,香港可以安排这二至七位『初级候选人』,进行几次『电视演说』、『电视辩论』,让香港选民充分了解他们的政策主张、办事能力、家庭状况和性格特征。这种做法,需要提倡,也需要全香港媒体的配合。如果写进未来立法会通过的《行政长官选举条例》,也未尝不可。如果形成『惯例』,当然就无需由立法会通过。

由香港立法会通过的《二〇一七年行政长官选举条例》,将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有关『普选』的决定。在这一前提下,一千二百位『提名委员会』委员的产生办法,可以包括以下内容:

第一,行政长官人选在媒体上,以民意产生二至七位『初级候选人』;

第二,在按『界别功能选举』产生『提名委员』时,要求『提名委员候选人』在选举他们前,向选民承诺,正式选哪一个『行政长官初级候选人』作出承诺,选民按此『承诺』决定自己投哪一位『提名委员候选人』的票。

第三,一千二百位『提名委员』产生后,『提名委员』在『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时,要遵守自己向选民作出的承诺。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正式候选人』。

第四,『正式选举行政长官』时,如果二至三名候选人中有一人,是承诺的候选人,『提名委员』要遵守自己向选民的『承诺』,投票给这一个人。如果二至三名候选人,完全不是承诺的候选人,『提名委员』就没有遵守『承诺』问题,可以按自己当时想法投票。

这一方案,仅仅是『初级方案』,会有考虑不周之处,现在提出来,不过是为了引起更多人思考、研究、批评。这一方案的中心涵义是,一千二百位『提名委员』需要按『普选』精神选举产生,就像美国五百三十八位『选举人』是按普选精神产生一样。当然,香港只是特区,香港不是美国,香港的『提名委员』产生办法要有香港特点、要适合香港情况。

今年『占中』将影响未来『普选』

今年的『占中运动』,显示了香港民众对香港前途的极大关心,它充分表达了香港民众捍卫《基本法》关于香港实行普选行政长官的决心。如果『行政长官』二至三位候选人中的一位,不被大多数选民所认同,在二〇一七年『普选』投票前夕,肯定有数十万选民会通过媒体、通过『面对面』谈话,主要通过互联网、发动一次『不同意某一位候选人当选』的运动。这将是一次完完全全合法的『互联网运动』。

我相信,经过今年『占中运动』的香港,由于立法会看到了香港民众的力量,为了二〇一七年香港『普选』的顺利进行,在起草和通过新的《行政长官选举条例》时,会吸收香港民众中种种合理、可行的方案。在二〇一五年新年来临之际,就可以预见,二〇一七年首次行政长官普选前后举港欢腾的场面。

(写于2014-11-3,华盛顿DC郊区)

——转自纵览中国(2017-08-2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6期,2017年8月18日—8月31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