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杰:共产党与法律

2017年04月19日

日前,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徐显明出席中国法治论坛时,对多个专家发言后的点评时指出:“我的理解是,共产党既在法律之中,也在法律之下,还在法律之上。”对于徐显明这番点评,网民讥之为“神逻辑”。

徐显明同时又不忘提醒在场的专家学者,从中国历代法治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法治其中一个最主要的条件,就是“一定有明君”,而另外两个条件就是“一定有能臣”和“一定有良法”,只有这三个条件同时具备的时候,“这个朝代就是伟大的朝代”。

从徐显明的这些言论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此类表面上信奉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嘴巴上说依法治国的共产党高官,骨子里其实是传统的东方专制主义文化的拥护者。既然今天这个朝代是“伟大的朝代”,那么首先是因为有了习近平这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明君”,其次是有了王岐山这样的“能臣”和“酷吏”,第三是有了若干专门摧残公民社会的“恶法”(如“颠覆国家政权”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天罗地网般的罪名)。

徐显明是一名典型的法盲,他是否具有法学学位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法盲当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是对中共宣称建构“法治社会”的莫大讽刺。何止徐显明是法盲,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不也是法盲吗?早已落马的“政法沙皇”周永康不也是法盲吗?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中共历届党魁,哪一个又不是法盲?

法律,包括中共自己制订的宪法,从来都是一张用过之后就丢掉的卫生纸。中共领袖们只有到了权力斗争图穷匕见的时刻,才会拿法律来当盾牌,毛泽东和刘少奇都是如此。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讨论“四清”问题的中央工作会议,邓小平劝毛可不必参加,刘少奇则在毛讲话时几次插话打断。毛感到被架空,恼羞成怒,一手拿着党章,一手拿着宪法,到会场兴师问罪:“一个不叫我开会,一个不叫我讲话。为什么剥夺党章、宪法给我的权利?”

后来,被毛泽东打倒的刘少奇,在中南海遭到红卫兵的残酷批斗,甚至被施以坐喷气式飞机的酷刑。走投无路之下,狼狈不堪的刘少奇手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对红卫兵们大声抗议道:“我还是国家主席,宪法保证公民的人身自由。”可是,他的抗议引发了周遭红卫兵的哄堂大笑,因为在场的人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尊重宪法和法律,宪法和法律比起伟大领袖毛泽东的一句“最高指示”来,轻如鸿毛。

毛泽东与刘少奇早已忘记了他们此前是如何蔑视法律的。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发表讲话说:“不能靠法律治多数人……我们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决议、开会,一年搞四次,不能靠民法、刑法来维持秩序。我们每次的决议都是法,开一个会也是一个法。”他还说:“要人治,不要法治。《人民日报》一个社论,全国执行,何必要什么法律?”

刘少奇也从不掩饰他视法律如儿戏的真实心态:一九五五年七月,刘少奇在北戴河向最高人民检察院负责人指示说:“我们的法律是要保护人民去同敌人斗争,而不能约束革命人民的手足。如果哪条法律束缚了我们自己的手足,就要考虑废除这条法律。”他甚至宣称:“检察院必须掌握在党的手里,这个机关同公安机关一样,同样是党和人民同反革命分子作斗争的锐利武器,必须掌握在自己人手里。必须保证检察机关在组织上绝对纯洁。”

上行下效,时任公安部长的罗瑞卿对法律的看法,不可能不与最高领袖紧密保持一致。当时,拥有大将军衔的罗瑞卿是负责毛泽东安全的禁卫军头目,并同时掌控公安部门、检察院和法院的大权(中共政权的强力部门从来都是“三权合一”的),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九日,罗瑞卿在全国二十一省市公安厅局长会议上讲话时说:“公安、检察、法院都是党的工具,是党的保卫社会主义建设、镇压敌人的工具,这点必须明确。但是在宪法上又规定了‘人民法院独立审判,只服从法律’、‘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独立行使检察权’,所以,关于检察院和法院在对内和对外的讲法上要分开。当然,如果有些检察院、法院的同志以法律上的规定来对抗党的领导,那就错了。凡是对这点认识上有偏差的,必须纠正。”既然如此,后来罗瑞卿被毛泽东划为“反党分子”,跳楼摔断腿,又被红卫兵装入箩筐、带入万人会场批斗,也算是作茧自缚,怪不得别人。

从最初诞生的时候起,共产党就是一个绑匪集团,法律只是其遮羞布而已。中国人不是现代社会的公民,而是此一绑匪集团手中的人质。如今,共产党政权更是动用国家的力量,肆无忌惮地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绑架行动,从香港出版人姚文田、林荣基到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再到瑞典NGO工作者彼得,无论你为何种国籍、何种肤色,都是其刀俎上任意宰割的鱼肉。

徐显明一句也不提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与法律的关系。在名义上,全国人大是最高立法机关,如同民主国家的国会。然而,在中国,就连小学生都知道,人大只是一个花瓶和橡皮图章。英国伟大的法学家、《普通法释义》的作者布莱克斯通在论及议会的权力和管辖范围时这样说:“它享有最高的、不受约束的权威去制订、确认、增补、限制、缩减、废除、恢复和解释法律。”在中国,党取代了议会的地位,议会沦为党的婢女。只要这种状况存在一天,中国就离法治国家遥不可及。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7期,2017年4月14日—4月2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