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张朴:此人为何不让刘晓波活着走出监狱?

2017年07月31日

(一)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晚期肝癌去世。任何一个那怕只是小学文化程度的人,都懂得:只要定期验血,乙肝患者刘晓波的肝癌不可能发展到晚期才被发现。任何一个对习近平有所了解的人,即使用脚趾头思考,也会立刻得出结论:刘晓波是被以他为代表的中共政权蓄意谋害的。

已经没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的悲痛、愤怒,已经没有什么语言能够形容出这个政权的残暴、卑鄙。

2009年,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被中共当局判处有期徒刑11年,胡锦涛时任中共党魁。这是一个四平八稳的典型官僚,行事风格像秘书。胡锦涛大笔一挥,放走了同为起草人的张祖桦,很难想象他会对判刑后的刘晓波行此恶谋。三年后接任的习近平,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二)

少年时期曾被关进令人恐惧的劳教所,显示出习近平不怕事的天性,这就不难理解他大权在握后,为什么会表现得如此蛮横、狂妄、狠毒。

心胸狭窄、虚荣心强,极好面子。他可以为一本只是传闻中的书《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直接派特工去泰国把出版商、瑞典公民阿海绑架回中国。比无法无天的毛泽东还要“牛B”。

当初习近平被定为接班人,不过是最高层中两三个人商量的结果。习近平在军队中没有根基,在庞大的官僚集团中也没有足够的帮派支撑。尽管在人前他经常大谈自信,却掩不住内心深处的自卑,毕竟是个没毕业的初中生,靠着父亲的关系和走上层路线而青云直上。在讲究学历、资历和能力的官员圈子中,不服气的人众多。

习近平因此缺乏安全感,所以我们看到他除了竭力抓权,所做的最大动作,就是去清除党内现存的或潜在的他认定的大小挑战者。他利用铁哥们王岐山,把中纪委变成一个可以随便抓人、关人、杀人的恐怖组织,以巩固自己的核心地位,迫使大小官员俯首称臣。而这种不安全感,又促使习近平对整个社会严加控制,不断地扩张警察、特务、线人队伍,企图监视所有人的言行,防患于未然。

与几个前任相比,习近平在对人权活动家、持不同政见者、民运人士等的惩罚上,依然是审时度势,或重或轻,主要根据这些人对政权的威胁度,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度等。在一般人看来,诺贝尔和平奖犹如保护伞,会使刘晓波更安全。事实却刚好相反。自“六四”以来,没有一个在国际上知名的政治犯,会像刘晓波那样,在狱中被有意加重病情,被刻意隐瞒病情,被故意不给治疗,直至无药可治、濒临死亡,才公诸于众。究竟为什么,习近平要盯住刘晓波不放,痛下杀手?

(三)

只要留意这几年习近平的自大狂表现,结论不难得出:此人不会让刘晓波活着走出监狱。

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及经济的飞速发展,跟习近平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当政以来,除了重复毛泽东的陈词滥调,政治上开倒车,以恐怖手段治党治国,实在乏善可陈。然而,从中国的媒体上,我们持续看到这样的豪言:习近平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而且是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

做伟大领袖似乎不够过瘾,习近平还要做能“改变中国与世界”的思想家。尽管他没多少文化,照着念稿子,也会自以为是地把“宽农”念成“宽衣”。而且连一篇文章都写不通顺,竟然出了好几本书!当然啰,本本都是他的写作班子帮他制造出来的。眼下的中国,到处泛滥着讨论和宣扬所谓习近平思想的演讲会、研讨会,中共媒体吹捧说,习的思想将“引领世界新时代,重构人类新形态。”

一个伟大领袖,一个习思想,透露出习近平的迫切追求:他要称雄世界。虽然他可以授意全中国的媒体一齐来为他唱赞歌,但要让世界人民认可,难度不小。即使有“大撒币”和所谓的“大外宣”来撑场面,障碍仍然很多,其中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刘晓波出狱。

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国内、国际享有崇高威望和巨大影响力。作为中国民主运动的领军人物和人权活动家,刘晓波不可能停笔,也不会停止发声。习近平用谎言与金钱塑造起来的虚假形象,将会被刘晓波撕破。习近平在中国的倒行逆施,躲不过刘晓波的口诛笔伐。这一切将不可避免引起海内外,特别是西方政府以及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反响,习近平能不担心、害怕!

所以,未来,刘晓波无论是呆在国内或是出国,不仅是对中共政权的威胁,更是对习近平个人的威胁。

刘晓波最终死在囚禁中,习近平如愿以偿。然而,可以断定,习近平不是、也决不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转自北京之春(2017-07-2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4期,2017年7月21日—8月3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