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张千帆:律师与宪政

2017年06月26日

任何国家的宪政都离不开律师,中国当然也不例外。如果从1908年的《钦定宪法大纲》算起,那么到今年中国宪政恰好走过了一百个年头。这个百年对中国来说真是风风雨雨、磕磕碰碰,换了许多部宪法,但是宪政却仍不尽如人意。之所以一直有宪法而无宪政,重要原因就在于缺乏律师的充分参与。

综观世界各国,哪里有宪政,哪里就有律师。典型如美国,那里的律师不仅可以手捧宪法吃饭,而且这碗饭吃得还很好,因为宪法诉讼对于法律人来说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情。在其它国家,宪法律师的地位或许没有那么崇高,但也大差不离,至少不会落得在法院大门外流浪的境地。当然,宪法律师的存在只是宪政的必要条件,而未必是充分条件;在有些国家,即便律师可以在法庭上拿宪法说事儿,宪政也可能出于种种原因而落实得不好。但是反过来,如果没有“宪法律师”这个职业(哪怕只是“兼职”的),那么这个国家的宪政就凶多吉少了。除非它有大不列颠那样深厚的民间宪政传统,律师参与的缺失简单意味着宪政的缺位。事实上,处于例外行列的无非也就是英国、荷兰几个屈指可数的国家,连以色列这个“不成文宪法”国家都有宪法诉讼。朝鲜、古巴以及正在改变但还不到位的越南等国则没有实质性的律师参与,其宪政状况也可想而知。

之所以没有律师就没有宪政,其实道理很简单。你能想象民法可以没有民法律师就能得到实施吗?刑法是否能没有律师而得到实施呢?如果一般的法没有律师就得不到实施,也就是说有法律而无法治,那么宪法为什么会例外呢?没有律师,宪法也同样得不到实施。既然在法庭上没有效力,宪法规定得再好也是一纸空文。由于宪法说了不算,政府官员当然视之为可有可无,宪政也就没指望了。因此,就和法治一样,宪政也只有通过律师才能实现。

由此可见,中国百年宪政的状况之所以不乐观,很大程度是因为没有律师的参与。当然,我没有丝毫怪罪中国律师的意思。中国律师显然不是不想参与国家宪政建设,而是我们目前的制度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事实上,一百年来,我们制定了那么多部宪法,至今还没有哪部宪法规定任何形式的宪法诉讼。既然法院不能受理宪法诉讼(即便是齐玉苓案也只是间接被最高法院“批复”了一下,因而也称不上“宪法诉讼第一案”),律师当然无法通过宪法来推动宪政。

不过我要说的是,既然中国律师已经为中国的法治和人权进步做了许多事情,不妨将宪政作为下一个考虑对象。毕竟,权利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律师抗争的结果。宪法诉讼首先是一种权利——不仅是宪法权利受到侵犯的当事人的权利,而且也是律师的权利。

转自:作者同名微信公众号

——转自新公民运动(2017-07-2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2期,2017年6月23日—7月6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