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郑义:西双版纳雨林的童话(图)

New!
2017年11月09日

马悠与李旻果一家恢复雨林的故事宛若一个美丽的童话。童话的开端是一位浪漫的骑士一眼看中了他心目中的公主,为她弹奏了一曲心声,问你愿意随我走到天涯,去种植神奇的森林吗?那公主便跟他走到国土的尽头,砍伐掉魔鬼的摇钱树,种植起一片美丽的森林。那森林报答着他们的养育之恩,生长出人间最珍贵的花朵。他们有两个女儿,与森林花朵相依相伴,出落成不染尘垢的可爱的小精灵。骑士看到了珍贵的花朵和更珍贵的一双女儿,誓愿达成,回到了天国。妻子和女儿们继续创建人间乐园。

这不是安徒生写的童话,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事情起因于一个偶然。

1999年,世界园艺博览会在昆明举办,主题是“人与自然——迈向21世纪”。来自德国的生态学家马悠对某个发言感到厌倦,走出会议室转悠转悠,幸运地误入宴会大厅,邂逅了一见钟情的姑娘。李旻果是以记者身份参加秘鲁大使晚宴的,她纯净的目光和娴雅的风度令人倾倒。马悠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一个生态学家,您如果累了,能否随我下楼,为你弹奏一曲蓝调?一曲终了,马悠对素昧平生的姑娘竟然如此表白:这是即兴创作,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如果你还是单身,请嫁给我。见姑娘一怔,大胡子马悠又作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承诺:我不能给你无尽的财富,但我可以给你无尽的花朵。在传统的时代,一朵花会博得女人的心。在本时代,说没有钱而只有花,大抵是自杀性的求婚告白。命运的奇特之处在于,老马居然遇见了一位爱花朵胜于金钱的姑娘。不久,李旻果嫁给了这位来自遥远德国的生态学家,辞去记者的高薪工作,随丈夫来到西双版纳。马悠是谁?——Dr.Josef Margraf,德国学界有名的Margraf出版社创始人,立志再造雨林的生态学家。他曾在菲律宾Leyte岛再造雨林,得到欧盟的最佳评价,成为生物多样性雨林再造的示范。这一次是中国。新婚夫妇在澜沧江边买下15亩橡胶林,砍伐了橡胶树,种下原生树种,一天天守护着,盼望奇迹的出现。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EditBackyard/EditorData/Photo/2017/Nov/1162017ML.jpg
李旻果辞去了都市里的记者工作,追随丈夫来到人迹罕至的雨林。那年,他47岁,她30岁。

现代人的上帝是金钱。金钱摧枯拉朽似地摧毁了这一片中国仅有的热带雨林。砍林子买木头是钱,种上橡胶林更是钱。马悠和李旻果就惨了,先要掏钱买下一片胶林,再掏钱砍了胶林,最后才能种植恢复原生林。也就是说,马悠求婚时的承诺有些走样了:他们不仅不可能拥有无尽的财富,还要把自己有限的财富奉献给梦幻中的无尽的花朵。

——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株橡胶树所施用的农药会污染周边大面积土地,使其他植物无法生长。种植橡胶树前的山林焚烧,可获取少量肥力,而使山地丧失原生生物肥力的持续供给。单一速生树种的狂热种植,可获得可观的当下经济收益,但必然影响后代的生态效益。但在市场统治一切的当代,除了金钱,一切都没有价值。马悠夫妇砍掉胶林恢复雨林的计划常常遭到当地官员、商人和山民的诘问:“有效益吗?”然后摇摇头作出判断:“这个账算不过来。”

这个账是算不过来。但人总是有些诸如热情、向往、精神、意志之类的东西无法化为商品,无法入账。因此马悠李旻果便不计成败得失地硬干了。他们买下了15亩胶林,我猜想绝非偶然——15亩即1公顷,而西双版纳被毁掉的雨林是40万公顷。1:40万,这是一个含有深意的象征。40万分之一如何形象化呢?我简单计算了一下,大致相当于一张最常用的打字纸上用铅笔点上一个点,而且不能用力。然而,正是在这片一个铅笔点儿大小的土地上,他们建起了一幢傣族风格的木屋,栽培雨林植物,生养了两个女儿。日子一天天过去,树与花草渐渐长大,一个具有生态多样性的微型雨林开始出现。但1公顷的林地面积太小,无论在生态学或是林业上都不具说服力。马悠卖掉了在德国的房产和保险,从山民手中租来了6666.6亩轮歇地,换算一下,正好是444.44公顷,若能恢复雨林,便是成功的示范。

时间过去,这400多公顷土地被原生植物覆盖,幼林里出现了蜥蜴、梅花鹿、松鼠,马悠博士却因心脏病突发逝世。接下来,山民烧荒的大火蔓延到生机勃勃的幼林,一夜之间成为灰烬。李旻果说:“我当时是看着火起,而且火就烧在先生的陵墓前。”若不是有几位外国友人在场,她也险些葬身火海。丈夫去世,幼林烧毁,家里被盗,这一连串的打击使李旻果的人生陷入低潮。但最后还是振作起来,从一粒一粒种籽开始,来完成丈夫的雨林之梦。当初,她迷醉于马悠应承的“无尽的花朵”,现在,得由她一人来完成了。十多年过去,这片雨林保护区已种植了300万株植物,基本形成了雨林生态小气候。雾与露再度降临,水从岩隙中渗出。李旻果守护雨林的故事感动了联合国,联合国开发署给她颁发了“中国因你而美丽”特别奖项。幼小的雨林也有了报答:世上最珍贵的几个兰花品种。马悠最喜欢的花是兰花,有些稀有的品种仅能在雨林中成活,而且寄生在树上,与树干上的真菌共生。一种兰花只喜欢一种真菌,不同的兰花长在不同的树上。他每天在雨林里转悠,寻找从死树上坠下的兰花,带回来好好养护。复育的时间一般需要两年,珍稀的“金兰”需要六七年。兰花们复苏后,再带她们重归林间,绑到她们喜欢的树上。雨林渐渐复苏,兰花也茂盛了。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EditBackyard/EditorData/Photo/2017/Nov/1162017MLF.jpg
马悠、李旻果及两个女儿在他们西双版纳的家

当地人的算盘一点也没打错。没有经济支撑,雨林之梦难以为继。幸运的是,偶然性及时介入。正当马悠李旻果在西双版纳幼林中培育兰花的时候,法国的一家化妆品公司正在探寻兰花对肌肤的作用。在命运的安排下,法国的化妆品公司与马悠夫妇的造林计划达成共识:西双版纳雨林为化妆品公司从3万余种兰花中找出最珍贵的3种,并成功复育;化妆品公司则为造林计划提供资助,成为有力后盾。当初马悠博士看见金兰的花朵时便有一种心灵的触动,预感这种花一定会给人类带来某种奇迹。果不其然,经研究提炼,金兰以其独特的金色能量,最终成为抗老化的珍贵保养品。

这真是一个童话,一切都有了完美的结局。

只是我还有不详预感:在中国,不仅有金钱的冷漠冷酷,还有末世极权主义的野蛮。400多公顷林子自然是马悠李旻果的,但他们只拥有林权而无地权。1公顷的宅地与400多公顷林地并无地权保护,一概是“租”来的。一旦雨林长成,人家要收回土地,这林子能挪到哪儿去呢?洋人哪儿懂中国的事?在西方,林地以私人拥有为主。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进。产权转移时,以林为主,地随林权。中国的事是倒过来的,人家只须问你一句:你有山地所有权吗?——不需要国王,一个乡长、县长就能整得你倾家荡产、死去活来。

看起来,这仅仅是一个童话,不可复制,至少在中国。没有合理的产权制度,一切都不可能。

雨林给予马悠李旻果夫妇最牢靠、最温馨、最富于启示的回报是两个女儿。出于生态环境学家对金钱与现代社会的天然的警惕,女儿们一出生就与外界保持了相当的距离。马悠说:“她们都是天使,她们干净出生、长大,什么也不沾染,不需要所谓的社会经验,那些东西毫无价值。”她们没有被送去上学,没有进入主流教育的生产线。在澜沧江边那座独立的傣族式木屋里,她们接受了家庭式教育,启蒙的私塾先生就是爸爸妈妈。除了继承人类文明已有的各种知识、艺术、思想,还直接到雨林中与大自然亲密相处,最后变成了雨林的精灵。她们最开心的就是赤脚奔跑在林间,寻觅奇花异卉,攀藤爬树,摘野果、采花蜜、给小鸟安家。有人这样描述:见到这两个女孩儿的人,多少会有些惊心动魄之感。姑且不谈混血儿的美丽健康,你很少能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身上看到如此的自在从容。她们的美带着一股仙气和与年龄不合的淡定。——当然,因为她们是雨林之女。森林把自己的生命力、神奇与绝美灌注到她们身上。她们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能分辨林中的各种声音,能感知大树的能量,能跟花儿交谈……大女儿林妲(Linda)说:杨桃穿过树叶的声音是“唰唰”,掉在地上的声音是“啪啪”,鸡蛋果生的时候掉在地上,它们还是硬的,声音是“咚咚”,像音乐一样好听。小女儿宛妲(Vanda)回忆说:一个雨后的晚上,许多牛蛙一起叫。爸爸突然哈哈大笑,妈妈问原因。爸爸说,有一只牛蛙跑掉啦!她们会用葫芦瓢舀起山泉待客,会请你品尝花蜜,但不能太多,还要给太阳鸟留着。她们会即兴演奏钢琴、唱歌。她们会给你吃小小的酸甜带涩的野果,望着你,现出恶作剧的微笑。她们渐渐长大了,成了母亲的支撑。大女儿林妲床头有一幅全球热带雨林分布图。她们立志要将拯救热带雨林的计划拓展到全球,甚至监督家里的收支,作出了一个规定:98%都要拿来造林!李旻果一提到女儿们,满脸都是骄傲。她们的目标是:“永远不要停止,继续造下去,购买更多的土地,把林造出来后,还给自然,还给人类。”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EditBackyard/EditorData/Photo/2017/Nov/1162017ML2.jpg
雨林精灵林妲、宛妲姐妹

真是天可怜见!女孩儿们哪里懂得,她们仅仅是租用土地,她们珍贵的雨林不过是生长在权贵们的土地上,不过是一座空中楼阁。她们更不会想到,她们要把雨林还给自然和人类,而人类已经在打抛弃地球的主意了。

我说的是霍金们,说的是逃离地球的宏伟计划。因为他们认为地球要完蛋了。霍金说:500年前,人们通过地理发现定居“新世界”。然而,现在在整个地球几乎全部都被征服的情况下,在地方还暂时够用的时候就必须征服其它星球。2001年,霍金预言如果人类不能在1000年内移居外星球,必然灭绝。5年后,2006年,霍金把末日时钟向前拨动了800年,留给人类的时间只有200了。在尚未上映的纪录片《远征新地球》里,霍金把这个时间又缩短到100。今年6月份,在挪威特隆赫姆市举行的科学、艺术节上,霍金教授说的是200年至500年,并进一步提出了具体构想,他呼吁世界大国“在2020年左右向月球派遣宇航员,同时在30年内建立起月球基地,并在2025年将人类送上火星。”正是在挪威,霍金表示“旅行到遥远的世界将会‘提升人性’”,“转移到其他星球上将会彻底改变人类的命运”。作为一个有起码历史常识的人,我是深为恐惧的。因为我记得这种“提升人性”、“改变人类命运”的宏伟事业早有活着的上帝干过,他们永世被诅咒的名字是: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有人警惕地发问:霍金是人类的新上帝吗?这个问题也可以搁置不问,我们只谈常识、逻辑。霍金在挪威说:“无论去了哪里,人类需要重新建构文明,人类需要建构一个新的生态系统,(为了)能够在我们知之甚少的一个环境下生存下去,人类也需要考虑携带各种人种、动物、植物、细菌、昆虫等。”——天啦,一个适于人类和全部物种的生态环境,说的不就是我们的地球吗?仅从功利角度来说,维系、修复一个历经漫长岁月和诸多劫难而始终运行的生态系统,与到未知星球上去再造一个适于人类的生态系统,哪一个更具可行性呢?说到底,即便是严重污染破坏的地球,也比月球、火星好上1万倍!换一种说法:到另一星球上去营造与地球一样的空气、水、阳光、季节、植被、其中任何一项都比维系地球生态要复杂1万倍。连有高度自愈能力的地球生态都维持不住,远征新地球竟是从何谈起!再换一种说法:连自己生命源头都弃之如敝屣这种人类,能珍惜新地球吗?这种狂想实际上出于资本—大生产的无限膨胀的扩张欲,不能接受有限的地球资源与环境。逃离地球的乌托邦最大的罪恶在于一种自我毁灭意识:污染吧,糟蹋吧,摧毁吧,反正不久之后就可以抛弃地球去征服“美丽新世界”了!人们经常开玩笑说,霍金教授是不是已经被AI控制了。我不能苟同,因为人工智能至少是讲逻辑的。但是再想,也觉得未尝全无可能:人工智能若是有了自我意识,也不会对地球有什么感情的。它不会像澜沧江畔那一双雨林精灵那样生于大自然,长于大自然,热爱大自然。因为它没有人性。大自然,或地球生态系统绝不仅仅是人类生存的空间,而是人本质的基本构成。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EditBackyard/EditorData/Photo/2017/Nov/1162017ML3.jpg
图片上的蓝点为旅行者1号在1990年拍摄的地球图片,显示了在太阳系中地球是如此的渺小。
旅行者1号当时距离地球60亿公里。

多年前,一位在NASA工作的华裔科学家赠我一副照片,很大,大约有1.5米×1米,是旅行者1号在飞离太阳系边缘时对地球的最后回望。我完全被震撼了:在巨大黑暗的太空中,地球仅仅是一个勉强可见的蓝色光斑。晶莹的一滴露珠,一粒璀璨的蓝宝石。摄影时间是1990年2月14日。旅行者1号探测器正以每小时6.15万公里的速度远离地球。我对献身宇宙研究的科学家深怀敬意,他们使我们对自己栖居的地球家园更加热爱。还有那些宇航员,尽管种族、性别、世界观各异,他们回望我们这颗孤悬在太空中的蓝色星球时,都感受到某种深刻的震撼,许多人流下了眼泪。这特殊的视角彻底改变了人对冲突、平等、灵性的看法。第一位宇航员加加林说:“我们这颗星球的美丽让我惊叹不已。全世界人民,请保护、增进这种美丽,不要将它毁灭。”阿波罗17号指令长赛尔南说:地球太复杂,也太美丽,不可能是偶然形成的。“一定是有比你、比我更‘大’的‘人物’存在。”为了政治正确,又补充道“我是从灵性的层面这样说,不是从宗教层面。”阿波罗15号宇航员詹姆斯·欧文在他的自传中写道:“那颗美丽、温暖的星球宛如生物,看上去如此脆弱,如此精致,仿佛用手指轻轻一碰,它就会分崩离析一样。……看到此情此景的人无不受到洗礼,无不对上帝的爱与创造满怀敬意。”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如此概括:“当阿波罗飞船的宇航员从太空回望地球时,他们意识到,虽然自己的任务是探索月球,但他们‘其实是发现了地球’。”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EditBackyard/EditorData/Photo/2017/Nov/1162017ML4.jpg
日本探月卫星“月亮女神”从月球的“月平线”上拍摄到高清晰地球升起和落下的图像。
本图是“地出”的美丽景象。

——扯得有点远了。我是有感于西双版纳的童话而联想到霍金的《远征新地球》。一个是要守护、修复,一个是要离弃、征服。一个追求和谐的幸福,一个追求无尽的占有。还记得马悠求婚时的那句话吗?——“无尽的财富”与“无尽的花朵”。这种难以调和的冲突将决定地球和人类的命运。也许,最好的解决之道是各行其是,分道扬镳。守护者们留下,修复上帝赐给我们的应许之地。欢送征服者们离去,带着他们的AI和狂想去征服“新地球”,最好不要再回来了。够了,地球再也经不起没完没了的征服了。

最后,我想祝福雨林的精灵林妲、宛妲姐妹:远离“无尽的财富”而拥抱“无尽的花朵”。这是父亲向母亲求婚时的承诺,是你们生命的源头,也是父亲的遗嘱。
 

——转自《纵览中国》(2017-11-0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2期,2017年11月10日—11月23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