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24 — 46 (1027)
New!
何洁泓入狱前在社交媒体留言,说类似的案件陆续有来,担心入狱的友人、年轻人越来越多。她的担心绝不是过虑,政府及律政司秋后算账的行动还在继续,更多有抱负的年轻人将排队入狱。想到这里,市民特别是年轻人怎能不感到绝望!
New!
金砖峰会开幕的同一天,北韩进行了最新的核子试爆。这一举动的时机选择,就算不是金正恩故意要给习近平难看,客观上也已经造成了「捣乱」的效果;更严重的是,金正恩食髓知味,再三用核威胁来挑战联合国决议和美国、日本与南韩的忍耐底线,由此给中国造成的困扰,使得北韩问题必将成为中共的梦魇。
New!
在中共专制下的中国,有一个群体:他们遭受迫害的时间最早,受迫害所持续的时间最长,受害的人数最多,程度最深;至今没有得到平反,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他们的苦难也被遗忘得最彻底。——这个群体就是地主和富农。
New!
毫无疑问,郭文贵试图利用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中共高层也有人想利用郭爆料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郭文贵的最新爆料给出了一种解释,那就是习近平并不像许多人想像的那样大权在握,中共的高层权力斗争,正处在一种极其混乱的状态中,有完全失控的严重危险。
New!
所有集权的政治集团的宿命在于高潮之后的必然低谷。十九大是习近平的一个高潮,但是这个高潮能够维持多久?习近平的集权之路,将是中国人民幻想经过极权制度走向现代化的幻灭之旅。
New!
习近平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了,他将来转身搞所谓“民主宪政改革”,基本上完全不可能。他真正的麻烦在于这种四面树敌造成的社会高度紧张,随时可能出现一些不测的危机,包括十九大的人事安排上,都构成非常大的困难。
New!
中国政府高调宣称“金融去杠杆”,结果却“发现”杠杆最高的地方,恰恰是在正规金融系统之外、且很难被监管的影子银行系统,而这个影子银行系统恰恰是正规金融系统培养出来并授信的。
New!
刘晓波不是“圣人”,而是一个凡人。许多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在“六四”後逃出了中国,我也是其中之一,而刘晓波却遭到了监禁,并为六四翻案和零八宪章付出了生命。1993年後,正是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刘霞,使刘晓波获得重生,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之无愧。
New!
英国给香港留下来了一套好的法律和一个好的司法制度,在这个好的法律体系的长期作用下,香港的法官队伍的主流是公正的,是严格维护香港的法律的。在这种情况下,对香港法治的破坏,只会有利于无法无天的北京集权政府及其代理人,而不利于香港大众的根本利益。
New!
王实味遇难80年后的今天,即或王实味已获得平反,但中国的文字狱并没有消失,以言治罪在中国仍大行其道,习近平上台后更是变本加厉。王实味式的悲剧还在进行中。
New!
“也许将来,许多年之后,当我们回头看谢燕益等律师的牺牲,我们会发现那是值得的。他们用自己的牺牲推动了中国人权的发展,暴露出政府的法治是虚假的。”他从书桌前站起来,背对着我。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俩了。“但是谁会记住他的名字呢?”
New!
相对于陈独秀,胡适政治上无疑高明太多。陈独秀就错得太离谱了。这是其对政治不懂不擅而又狂热卷入的必然后果。这真是一个大悲剧。有着这种大悲剧的知识分子,岂止陈独秀一人,过去百年中这是一个巨大的群体。他们烧掉了自己,却并没有照亮什么,世界反而愈加黑暗。这才是他们所有大悲剧中,最大的悲剧,最令人扼腕。
New!
我从来认为,"政治讲妥协,法律讲是非"。对数以万计、百万计的大规模的和平抗议运动,一个坚守法治的政府,是不能施用暴力镇压的。政治解决,不是战争解决、不是司法解决,而是妥协解决。
New!
现在中国的军迷和愤青们,大多数的注意力都在中印边界争端上。和往常一样,他们哭着喊着要几个星期就灭了它,如何如何。却忘了还有另一边的更大的威胁,朝鲜核武器和美国越来越接近下决心要灭了它。
New!
造神拥立独裁的推手们绝不相信自身最危险,但是无数的历史事实却无可辩驳的证明,这些造神拥立独裁的推手们面临危险难有善终。习近平或许不要只想着独裁的爽意,也应该夜深之时留意一下历史,历史证明独裁的效仿者大多难有前者的好运。
New!
各位亲爱的朋友,这两次我能顺利见到海涛,离不开各位朋友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支持。此次我有勇气走上去沙雅监狱探夫的路,更是大家给予我前行的胆气和力量。再次恳请各位朋友给予我们助力和支持!同时,呼吁国际反酷刑组织及国际社会对我先生张海涛的处境再次给予关注和支持!
New!
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1日凌晨,江天勇的妻子对外发布江律师失踪的消息,之前,江律师乘坐高铁准备返回北京。在他失踪前最后发给他亲友的资讯是:在11月21日晚间从长沙南站乘高铁返回北京,正点抵达时间为11月22日早晨6点30分。江天勇随后与外界失去联系。
New!
鉴于近年来屡屡发生狱中良心犯在被羁押期间不明原因的去逝,或者直到生命奄奄一息之时才被保外就医,民间有必要建立起问责机制,从追踪个案开始,调查、了解良心犯在监狱里的生存状况和身体健康状况,再也不能无视狱中良心犯们的健康和生命安危。
New!
改开近四十年了,原来以为被扫进了历史垃圾堆的那些二货,谁知又被翻了出来,粉墨登场了,这大概又是时代的需要。歌手们在唱: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唱完也就完了,因为现在很少有人会相信,逝去的爱,过去的爱,曾经发生过的爱,还可以重来!但如果问,有多少二可以重来?请你等着看吧!
New!
无论你认罪或是不认罪,家门永远为你敞开!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审看为为你颁发奖章的时刻。有没有那奖章,我不在乎。在我们结婚二十年的时间里,你的良善,正直,怜悯,对公义的寻求,我都知道。我为你继续呼吁,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New!
晓波的读书笔记中最让我们感动和受到启迪的是下面这段话:“人类必须有一个梦,这个梦要求我们在充满仇恨和歧视的困境中寻找爱和平等,正因为绝望,希望才给予我们。即便明天早晨地球定将毁灭,我们也要在今晚种下一株希望之树。在此意义上,信仰在灵魂中的扎根,需要一种‘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的近于决绝的生存勇气和意志决断。”这是晓波的思想走向成熟时的自我表白。
New!
晓波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而晓波和我,以及其他更多同道所坚持的道义价值、所追寻的历史正义,所努力推动的自由民主转型,看上去却依然是那么遥不可及。在追寻正义的征程上,我们都应该像晓波那样,像传说中的西西弗斯那样,不计结果地努力、付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中国在签署了国际人权公约之后,就有接受联合国及其他缔约国审议中国人权的义务。国际社会批评中国人权状态不是干预中国内政;在诸多国家中,如果只看见美国在对中国人权状态指手划脚,那是因为美国最不害怕中国,还能挺起腰杆履行国际人权条约规定的义务。

页面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