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70 — 92 (1132)
天上最美的风景是彩虹,人间最美的风景是母爱,因为——母爱是一座不折的桥。如今回想起来,觉得我欠家人的实在太多了,欠母亲的尤其之多!所幸的是,我已经开始慢慢了解了母亲和母亲给我们的爱,尽管已经很迟很迟……
自由派最需要做的启蒙工作之一,不是对于这种“国民性”或者“文化”进行道德讨伐,而是对民主化转型过程中的利益损益和基本观念的理性梳理,是向沉默的大多数讲清楚这样一个基本道理:民主化变革并不会构成对大多数人的既得利益的伤害。
只要独裁制度不改变,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人们就一定要明白,这是一个谎言大国,我们大家天天都生活在谎言中,人们从官方从政府那里所听到所看到的往往都是撒谎欺骗。在这个国家,不允许你追求自由,也不允许你知道真相,甚至不允许你了解过去真实的历史。
改革开放,获得最大利益的是这些红二代们。他们利用特权,占用国家公器,将权力市场化,凭借权力优势,以不公正手段聚敛国民财富。他们要保住自己的利益,必须要保住维护其利益的党,要保住党,必须保住两个人,一个死人,一个活人;死人就是毛泽东,活人就是不让共产党倒台的现今领袖。
我并没有亲自与天水先生打过交道,2005年他入狱之前,曾有朋友建议我前往南京拜访他,他们告诉我:“杨天水是一生必见之人。”那年12月25日那天夜晚,我走在川南小城长宁的街道上,电话那头传来朋友哽咽的声音:“小戎,天水被捕了……”
艾晓明令我敬佩的,不在于她所拥有的这些学位、头衔与奖项,而在于她以其独立、骨气、使命感、自由思想与批判精神,以其身体力行的生活方式,展现了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罕见的道德形象。
我对小凯抱有终生遗憾。小凯跟我说过,有什么办法把《牛鬼蛇神录》出一个大陆版。从那以后十几年,我大概接触了十几家出版社,这里也有出版社的朋友,拿过去看了复印稿都说好,三下两下最后都回来了——不敢出。所以一直到现在,小凯最重要的这本经济学之外的著作在中国大陆没有发布,我觉得很对不起小凯。
原以为,呼吸着雾霾、喝着脏水毒水、得着怪病或受着怪病威胁的国人会义愤填膺,对揭露污染的年轻人热烈支持,至少深表理解、同情。错了,他们不愿意听到真相,热烈地群起反对!我看见了一种比癌症更可怕的精神疾病。我们先是被灌输、被强制、被意识形态、被习惯,渐渐变为自觉,最后渗透到心灵深处,化为我们强烈的感情。
香港司法当局,不顾民意反对,起诉了十几位雨伞革命领袖,史称双学三子的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锒铛入狱,成为香港近代历史以来,第一批政治犯。如果他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将是挪威的无上荣耀。我也真的看见了殉道者刘晓波的灵魂在这叁个年轻人身上复活,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豆瓣网”如此迅速地删帖,显然不是主动为之,而是中共宣传部门下达的命令。原因很简单,很多评论将《出租车司机》呈现的光州屠杀与二十八年前北京的“六四”屠杀相提并论,这正是中共最忌讳的言论禁区。当过和尚的朱元璋当上皇帝之后,不准所有人提及“光”和“秃”这样的字眼,共产党比朱元璋还要杯弓蛇影。
雨伞运动代表了一种历史的连贯性,并以更可持续的方式在发展。雨伞运动把幽灵释放出魔瓶。今后再也没有人,包括北京的强硬派可以还抱有幻想,认为对香港自治和原有生活方式的冒犯可以不遭到反抗。眼下,当局试图以关押和恐吓来报复示威者。但是,即使他们加剧镇压规模,最终仍将失败,因为这除了造就义士以外,他们将一无所获。所以,谁才是真正的失败的一方呢?
中共十九大召开在即。最得意的莫过于总书记,最焦虑的也莫过于总书记。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一旦他获得了最高领导人的名分,他一定就不喜欢开会,尤其不喜欢开中央全会,尤其不喜欢开全党代表大会。
尽管郭文贵的爆料,对即将召开的十九大带来巨大冲击,但越来越多人相信,习近平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地位不会马上受到挑战。这当然不意味著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会在十九大之后告一段落,而是会继续下去;而影响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一个关键因素,将是中国经济。在这个问题上,习近平非常担心的,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如何兑现他竞选时做出的大幅减税以及大幅减少中国贸易顺差的承诺,也就是担心美国会发动中美经济战。 事实上,刚刚离任的特朗普最高顾问班农,就公开主张与中国进行一场经济战。也正因为如此,我认为此次班农赴香港演讲的安排,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説明中国当局要摸摸美国的底牌,以应对中美经济战的升级。 有人认为,...
自邓以降,江、胡、习三任中共领导人不仅没有自成体系的思想学说、理论观点,甚至连“发表重要讲话”时的语言风格都没有形成过。习近平所谓“系列重要讲话”,无非是几篇官样文章,其实与《人民日报》社论分不出高低,谓之“习近平思想”,也实在是有些勉强了。
为什么最不人民、最不民主的共产国家,偏偏却最热衷于在自己的国名里写上“人民”、写上“民主”呢?为什么共产专制国家却偏偏要自称“民主阵营”呢?这就要归结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如今这套意识形态早已彻底破产。尽管到目前为止,中共当局还在继续标榜这套意识形态,但是它早已成为“皇帝的新衣”。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强权的铁蹄下,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不管你是贩夫走卒,还是中产贵胄。整个全斗焕时代,韩国民众在反抗强权中完成了一个现代公民社会的自我构建过程,这是韩国最终走出传统宫廷历史的最重要一步。韩国成功转型,恐怕也更在潜意识里勾起了许多中国人无限的遐想和憧憬。中国“这个国家的人到底是怎样想的呢?”,说起这个就尴尬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这来自上个世纪中叶的音调,好像有上千年的尘埃,却又分外的清新、悠扬。淒迷之处,是李叔同在《送别》无法送别的一切。轮到我们来送自己的「六十年」,则仿佛没有甚么值得送一送了。
一对夫妻恋人在创作如此生死唱和的诗歌时,并不曾想到他们将面对的是生离死别。今年7月晓波真的就独自走向黑暗之路了,他瘦得只剩一副骨架躺在病床上,死后也没能走进坟墓。没有人性的当局把晓波烧成灰,灰烬撒在了大海。晓波最终也不能用骨灰给刘霞写信,他阴间的地址在哪儿呢?在故国都没有一片安息之地,那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刘霞真的必须离开那片伤心之地。
近年来中国制度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而西方民主制度的表现一直很差。但是,对刘晓波莫名其妙的虐待,以及对其他比刘更默默无闻者的虐待,曝光显现这个中国式制度的核心弱点。刘晓波的名言是,他没有敌人;但这个专制先锋政权,就其本质而言,有许多敌人。
就历史的眼光看,1949年共产党君临中国,是中国自十九世纪迈向现代国际社会历史进程中的最大一次断裂,一段倒退;特别是毛泽东统治中国的27年的断裂与倒退,使中国人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共产党君临中国已经68年了。我曾给出的答案,则是梁任公百年前预言的回响:将来世界字典上决无复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百年”九字连属成一名词者。
如今固然难有政治人物挑战他的权力,但当社会层面出现习近平难以掌控的问题,那些不得不假睡、不得不旁观做看戏党的政治人物会不会咸鱼翻身呢?毕竟这一代社会精英的价值观是在改革开放背景下形成,不可能真心认同朝向毛氏的左倾。所以,无论习近平的权力表面上看去如何稳固,都无法克服其本质上的脆弱性。
中国官媒的报道以称颂爱国主义的主旋律为主,而西方报道则对这个主旋律相当不以为然,双方还掀起一阵笔战。而中国网友大部分为中国的超级英雄和爱国主义所震撼,但亦有相当多的网友提出理性思考。
中国的法治进程又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死磕”何错之有?我们回顾中国律师重建以来之道路,不正是从“官员”、“官办”、“民办”,向“死磕”的方向发展吗?我从不掩饰我的这一观点,也不掩饰我对“死磕”的态度。前些日子,我亦写了文章《我与“死磕律师”的往事今生》来表明我的态度。

页面

最近各期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