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16 — 138 (1033)
中国高速经济增长的时期已经过去,要维持中国的经济增长,需要很困难的改革,特别政治上的改革,但现在看不出中国政府会进行这样的改革。「危机综合症」有一个发展过程,一般而言危机的发展,就是10到15年。
推选刘晓波的,也不是现世的人们,而是倒在长安街上的亡灵们,他们要让这位前「黑马」代表他们,来告诉这个世界,杀人不是政治,只是兽行;反杀回去,又在重复兽行。中国要争取讲道理的那一天。
直播一個民族的死亡/直播一個國家的死亡/哈利路亞,只有他一個人在復活中……
709事件,作为一次至今仍在持续的践踏人权法治的逆流、狂潮,具有标志性意义,也许意味着这国和平转型梦想的彻底破灭。709事件是当局继打压新公民运动及南方民权运动以来,打压维权运动的高潮,但我相信,709事件不是维权运动的终结,而是一个崭新阶段的开始!
我必须强调,自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当心灵不自由的时候,行动不可能自由;当言论不自由的时候,思想不可能自由。只有自由,才有创造。因此,推动和捍卫自由,是每一个关心神州命运的人的责任,更是每个北大人的使命!不捍卫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称号!
习中央应该懂得:“两制”高于“一国”。如果主权在党或主权在中央政府,那么,香港或自治的地方没有任何主权可言;但如果主权在民,并有高度自治的历史声明与法定承诺,那么,两制或遵守地方自治的政制,中央政府不得突破与改变。
這是種煎熬,對垂死之人和所有與之共命運的人來說都是。是的,我說的是劉曉波,一個正在死亡邊緣、等待死亡降臨的人,一個標誌着這個時代的苦難與抗爭的人,一個必將不朽,並會永遠存活於歷史和記憶中的人。
无敌的刘晓波,仍旧没有敌人。但从关押无敌的刘晓波,到关押非暴力的许志永,再到关押不合作的唐荆陵,它们已然失去了所有的朋友。而那张摆在诺贝尔委员会领奖台的空椅子,却似乎时时刻刻在提醒没有了朋友的它们:你们将四处受敌!
很多精英人物推动历史进步,其意义都不是在当时就被认识到的,都是经过一段时间才被认识到,所以我们常常将这些义士是在做一种殉难的工作。殉难的时候,他们肯定是孤独的。但我是研究历史的,我还是相信历史,刘晓波在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里程碑式的意义早晚一定会写进历史。
刘晓波被谋杀,不知道会不会提醒人们该反省:对不懂良知为何物,对听不懂善意声音的中共,是否仍要锲而不舍地表达我们的良知与善意?对“和平理性非暴力”这个概念,是否应该再认识、赋予新的含义?
如今的全璋跟我们真是两年生死两茫茫。在整个709案件中,李和平都安然有点小恙地出来了,而全璋怎么还会杳无音信?联想到李和平受到的工字铐、吃药、屎尿附身的酷刑,难免不让我担忧全璋受到了更大的酷刑。
709反人类罪暴行是既已发生且仍在发生着的历史,它给我们造成了人性的伤痛,也正造成着人类名声永不可弥复的损害。但关于它的历史铭刻上,英雄们的名字,以及英雄们血性担当的壮丽将永久熠熠生辉。
邓小平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提出的一国两制意味著他本人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怀疑和不信任,而习近平则是一个教条主义者,他反对任何对社会主义教条的不恭和挑战;二是大陆和香港的相对地位发生了变化,大陆认爲香港对于大陆已经不像当初那麽重要,而且他们也已经习惯了香港权贵们卑贱地阿谀奉承,因此认爲可以开始任意摆布香港。
我个人期盼西方民主国家向中共当局施加最大的压力,让刘晓波到国外接受治疗。我更呼吁,中共当局公布刘晓波的病情报告及治疗方案。我也相信,在未来的民主中国,在实现转型正义的过程中,每一个加害过刘晓波的凶手,从作为中共党魁的胡锦涛和习近平到狱卒和狱医们,都会被送到法庭的审判席上。
对于一个没有法治国家的国家来说,能够影响现状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和公众的公开谴责。威权政权害怕当众出丑,中国共产党以野蛮的方式对待刘晓波及其他被北京关押的自由捍卫者,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为此蒙羞了。
这是一段尘湮的历史和一位几乎被人忘却的报人,却在那个时代引起了国际社会的轰动。德国历史上的第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却经历了德国及欧美许多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和物理学奖得主的奔波与呼吁。为了他能得奖,挪威社会顶着纳粹德国的军事威胁和外交恫吓……就因为那个被扭曲的时代,就从他的“泄露和出卖国家军事情报”事件开始,人们开始重新思考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犯罪?重新界定什么是爱国、什么是判国?
刘晓波身罹重病。坐牢8年多,才被通知已到肝癌晚期。这到底是评价中国当前医疗水平的可靠根据,还是有关当局有意草菅人命的实际结果?我只知道人命关天。救命更急于救火,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也耽误不得!这才是当务之急!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从2010年刘霞就告知监狱当局,晓波有肝病。七年当中,发生过什么?我们只知道刘霞遭遇日益沉重的压力,她的家人因她为晓波的呼吁而面临被罗织莫须有罪名遭判监的处境。在刘霞被迫妥协的年月里,晓波得到过诊断和治疗吗?如何直到晚期才被确诊?!
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如果刘晓波一直坚持,坚持到底,他就是圣人了,不是也是了——这样都不是,怎样才能是呢?圣人就是这样炼成的。没有人天生完美,完美就体现在对完美的不断追求。那些终生追求完美的人就是完美的。
“绝对禁止对人施以酷刑以及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手段,或许是在人类历史上取得的最根本的成就”,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尼尔斯·梅尔泽(Nils Melzer)表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任何对这种做法的宽容或默许,都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社会向完全任意性和残暴倾斜,这将会是整个人类的耻辱。”
整个《教育法》中,没有任何一个条款涉及学校对学生的监护责任,更未有教师行为不端(如体罚学生与补课收钱)的追责条款。中国法律体系中,到处是这样的立法恶意,依照如此恶法来“治国”,结果只能是国将不国。敏感政法、劣质立法作为两大隐形人权杀手,也决定了司法改革的不可能性。
被强敌环绕的习近平,再也没有上台之初的“自信”,他一手发动网络严打,一手掀起皇帝崇拜,不是左右逢源,乃是左支右绌——无论是日渐觉醒的民间社会,还是离心离德的文武百官,都让习近平感到处处威胁、步步惊心,他希望能两手抓、两手硬,但他真有毛泽东的本领吗?

页面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