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62 — 184 (1132)
那一顿晚饭,虽然嚼的是像木渣一样的陈腊肉,喝的是苦涩的稀菜糊,但那是我一生吃过的最好吃的肉,喝过的最好喝的粥。事隔整整几十年了,父亲也离开我们很多年月了,但这件事我仍记忆犹新。我一想起那一顿饭,父亲那慈祥的面容就浮现在我眼前,禁不住流下泪来!
吴淦在《开庭前声明》中写道:“我将被判有罪,不是因为我真的有罪,而是因为我不肯接受官方指定律师,不认罪,不上媒体配合宣传,揭露他们对我的酷刑和虐待。”“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裁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谢文飞是一个爱国者,他热爱这片土地,他热爱中华民族。他对国家和民族的大爱,激励着他勇往直前,毫不妥协。谢文飞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监狱里坐牢,不是耻辱,而是一种荣耀。历史将很快证明:谢文飞无罪,我们都是见证者。
在许博士入狱的前一天,他的妻子怀孕三个月了,妻子要去医院做怀孕检查,许博士和有关方面要求和妻子一同去医院,有关方面同意了;检查完后,有关方面人员当着他妻子的面把他送上了警车,而这一送,许博士就是四年没有回家。
今天是刘晓波先生头七,很多地方很多人以多种方式在纪念他。我相信,很多人的想法会和我一样,纪念他的最好方式就是一起努力改变中国。中国这片土地上,还有无数这样的朋友,走到一起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终将形成不可阻挡的力量。
多年来,志永兄弟为了中国的社会公正、法治和公平教育等不断的努力奋斗,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了出来。为中国走向民主做出了许多铺垫性的工作。
中国今天面临的严峻现实是,经济和国家实力虽然强大了,但政治败坏却越演越烈,难以自拔,整个社会,从顶层到底层,精神和道德的沉沦不可遏止,道德资源几近耗竭。在中共政权的道德权威和正当性面临空前危机的时刻,中国的反体制力量,包括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也陷入空前的悲观,这个现像凸显了中国文明在今天的困境。
我们党本应是一个密切联系群众的党,讲真活,办实事,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是我党的宗旨。篡改党史军史是对国家民族的巨大危害,我曾渴望领导人中有良知者会向国人作出深刻的忏悔,可叹的是——由期望、失望变成绝望。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在狱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个多月后便病逝,引发外界对高智晟生存环境的担忧,担心他会成为下一个当局有意令他长期“困死”在陕北的牺牲品,无法获得基本的医疗和营养。中国维权人士和网友近日发起“高智晟看牙,自由高智晟”的公民行动,要求当局立即停止对高智晟自由权、健康权等基本人权的侵害,还高智晟看病求医、自由走动的权利。
我知道将被重判,但我永远不会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及今天的选择而后悔。只为连累家人,只为自己做的太少,而愧疚自责。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栽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刘晓波有敌人,中国人民有敌人。复仇的意志和敌忾的决心,将激发全体人民翻天的巨澜,扫荡极权制度一切黑暗角落,把民族罪人一个个挖出来,押上历史的审判台。这一天必定到来。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江泽民、胡锦涛秉承邓小平韬光养晦的遗训,一面闷声发财,一面空话治国。习近平从普京主义的崛起得到启示,开启了他的"梦话治国"时代。"梦话治国"无疑只会加剧而不可能克服中国的危机,但仅指望"梦话治国"搞不下去,并不能化解中国危机。
他们,也只有他们,让我在美国的八年生活中,作为一位或许称得上海外民运人士的妻子,用我个人的非常苛刻的目光,看到了一个努力发动和推许中国民间优秀力量,以中国民主事业为目标,用真正脚踏实地、艰苦卓绝来作为和担当,坚持为中国的自由民主宪政理念而无私奋斗的值得信赖和尊敬的组织。而我先生,私下里也曾告诉我他对“人道中国”推崇备至。
维权成功不能指望明君,或所谓体制内健康力量,而是要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对当事官员造成心理威慑,并因此获得问题的解决。这一观点内在地包含了对抗和抗争更有利于当事人福利的立场,摆脱了长期的青天期待,受到相当的推崇。
历史证明,一个建立在普遍恐惧之上的极权统治,可以是最强大、最稳定的;但同时它又是最虚弱最不稳定的。这种制度的建立不但是全国人民的灾难,也是全党的灾难。结束这样一种制度,不但是全体人民,而且也是绝大多数党员的无可推卸的使命。
习近平除了反腐之外,政绩匮乏;且在集权的过程中,党内外树敌无数。到了他应当下台的中共“二十大”的时候,他要如何向全党解释,为什么他必须打破党内规矩,继续连任?最有可能的途径,就是发动一场战争。
在讨论正事之前,梁小军请求看看谢燕益刚出生的女儿。孩子一周前刚出生,距谢燕益被捕那一天已经快九个月了。孩子在一个临时安排的婴儿房里睡着了,由原姗姗的妹妹看着。“叫什么名字?”梁小军压低声音问。“还没取名字,”原姗姗轻声说,眼睛盯着出生不久的孩子。“我等她爸爸回来给她取名字。”
我更坚信,被强力遏制的社会潜能终将喷涌,一个英雄辈出的大时代正在到来。长江后浪推前浪,重整河山待后人。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当局执行了一个名叫“拔旗行动”的计划,对各个领域里人权活动的领军人物一概打压。郭飞雄的遭遇就是例证。当局妄加罪名,判刑监禁,这本身就已经非常恶劣了,而罔顾起码的人道,刻意虐待折磨,更是不可容忍。我们必须进一步动员起来,制止当局对郭飞雄实行慢性谋杀,要求当局立即对郭飞雄进行体检,保外就医。这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一个人、一个党不敢正视自己的历史,不敢承认自己的罪过是懦夫的表现;一个民族对历史的整体失忆是危险的。
作为中国的一名人权律师,梁小军不得不接受现实:时不时地遭遇一阵打压,是从事这个职业的人无法回避的风险。他还逐渐熟悉了中国为了管控异见者而经常采取的施压和胁迫手段:让他们和来自政府的监管人一起“喝茶”,频繁被司法人员造访,遭受警方的骚扰。但2015年7月10日早上,梁小军知道,严重得多的事情正在发生。
任何一个对习近平有所了解的人,即使用脚趾头思考,也会立刻得出结论:刘晓波是被以他为代表的中共政权蓄意谋害的。已经没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的悲痛、愤怒,已经没有什么语言能够形容出这个政权的残暴、卑鄙。刘晓波最终死在囚禁中,习近平如愿以偿。然而,可以断定,习近平不是、也决不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页面

最近各期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