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首頁

從7月9日至今,中國至少有276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被失蹤、拘留或被帶走訊問。當局這次在全國范圍內對律師的抓捕行動,規模是空前的,遠遠超過2011年對“茉莉花革命”所採取的類似鎮壓行動。
新聞發布
New!
維權律師王全璋於7月10日“被失踪”,8月10日,李仲偉律師第​​三次到天津河西區看守所,和​​王全璋的妻兒一起尋找王全璋;在經過多番要求和爭取後,終於得知王全璋已於8月4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個罪名刑事拘留,但卻被拒絕會見王全璋。 王全璋律師被控涉嫌尋釁和煽顛 ——8月10日約見王全璋案辦案人員碎記 王全璋,一個在北京執業的山東籍律師,多次跟我講:做人權案件的律師,不能有任何不良嗜好,不能抽煙,不能喝酒,不能去娛樂場所。我雖認為有道理,但因抽煙沒戒掉,表面上我還是不以為然,但他這話我記在心裡了。 7.10後,王全璋失踪,為了找他,我曾兩次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和河西看守所,...
New!
維權律師王宇的丈夫包龍軍於2015年7月9日在送兒子到機場準備去澳洲留學時被天津警察帶走,至今無音訊。2015年8月24日上午,陳永福、黃漢中兩位律師前往天津市河西區看守所要求會見包龍軍,接待警官查詢後先問律師怎麼知道人關在這裡,然後卻又說查無此人。 律師要求會見包龍軍,看守所稱“查無此人” 今天(2015.08.24)上午陳永福和黃漢中兩位律師,從北京趕赴天津前往天津市河西區看守所會見包龍軍,天津鄭建慧大姐和河南一位大姐到車站接站並陪同。 在抵達看守所後,兩位律師直接到看守所接待窗口遞交手續,提出要求會見包龍軍。 接待警官查詢後先問律師怎麼知道人關在這裡,然後答复說查無此人,...
New!
8月24日,距包龍軍在首都機場與家人朋友失聯第44天,律師幾經查詢後終於在天津市河西區公安分局預審支隊獲知:包龍軍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尋釁滋事罪已被在指定地點監視居住;但接待律師的警官拒絕介紹包龍軍涉案犯罪事實。律師嚴正指出辦案機關在長達40多天時間裡,沒有依法通知包龍軍家屬,嚴重違反法律規定;警官向有關部門詢問後回复說,已於7月13日向包龍軍家屬包璽寄送通知,但拒絕披露有關寄送細節。 包龍軍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罪監視居住 家屬未收到通知 8月24日,距包龍軍在首都機場與家人朋友失聯第44天,黃漢中、陳永福律師趕赴天津。 此前,從媒體報導得知,...
New!
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各成員國和觀察員國的常駐代表 尊敬的閣下, 我們迫切要求您的代表團在即將於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三十屆會議上就中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打壓人權捍衛者和維權律師乃至整個民間社會的行為,發表聯合和單獨聲明。中國政府在加入該理事會時,曾承諾要尊重人權並維護聯合國人權體系言行如一的道德標準,這些承諾與目前中國國內人權狀況互相矛盾,相距甚遠。 2015年上半年,中國人權狀況急劇惡化。女權活躍人士們只是試圖提高大眾重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騷擾問題就慘遭當局關押。中國當局發布的一系列公開徵求意見的法律草案,更是揚言要進一步限制獨立民間社會和言論、結社及和平集會自由的權利。...
New!
劉正清律師:【劉遠東案情況通報】本律師與天河看守所預約2015年8月20日(星期四)下午會見劉遠東。我按時去該所辦理會見手續,此次卻與往常及別的律師辦理會見不一樣——值班員打開電腦一看就要打電話請示。我猜測最近象劉遠東這樣的所謂​​“敏感人物”上面是有交待的,他們肯定是受到了“特別的關注”。只要能讓我正常會見,這也罷了!然而正式會見劉遠東時,我像往常一樣擬將其妻兒的生活照讓他看,一拿出來,值班輔警嗅覺特別靈敏如狗聞屎般的興奮,尖叫:“不許看相片”!隔著鐵絲網的4、5警察似乎早有準備即刻撲向劉遠東。不停地刁難劉遠東,為了讓會見順利進行我息事寧人就將相片收起來。然而眾奴才仍不罷休,...
New!
【劉正清通報隋牧青案情況】隋牧青律師於2015年7月10日23:40,被廣州番禺區南村派出所以尋釁滋事名義帶走。第二天即改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告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具體在何處尚不知)。隋被抓之前曾在我處留有幾份刑事授權委託書,囑我他一旦被抓就要我作其代理律師,其被抓後我恰好在珠海為“華藏宗門”案整整開庭一個月,庭審結束後其妻仍希望我代理此案。於2015年8月13日(星期四)簽署委託書給我申請會見。當天我持隋妻委託書及家屬關係證明到廣州市公安局值班室要求會見,該值班警察電話請示有關部門之後便要我到該局信訪室辦理。我到信訪室說明來意之後,該室值班人電話請示領導足足有1小時,...
New!
中美人權對話定於8月13 — 14日舉行——正值外界普遍認為中國政府自1989年以來實施最嚴厲打壓之際。雖然中國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大國,美國需要與其合作以共享國際安全和貿易利益,但這是一個關鍵時刻,美國政府應利用這次對話和9月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訪美,支持此刻在中國正受到 嚴厲鎮壓 的律師和獨立的民間社會行動人士。此外,中國政府在立法過程中以“國家安全”的名義設限的做法,極大地擴展了其對正在成長中的公民社會發揮作用的控制。這兩種趨勢破壞了中國在國際秩序中作為一個大國和作為美國的一個重要夥伴的國家所需要的穩定和法治,因此是有損於美國的核心戰略利益的。在這樣一個關鍵的時刻,...
New!
8月11日余文生向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區政府、監察局、檢察院發出控告函,要求調查追究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對余文生虐待及變相酷刑的行為和責任。 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 被控告人: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控告請求:依法調查追究被控告人對控告人虐待及變相酷刑的行為及責任 事實和理由: 2015年8月6日夜23點多,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角派出所十餘人(其中兩人穿警服)撬鎖破門闖入余文生家中以尋釁滋事為由刑事拘傳了余文生,無任何法律文書的情況下搜查了余文生的家,並扣押了電腦等物品(已退回)。 余文生在被拘傳的24小時期間,始終戴著手銬(其中前10個小時是背銬),固定坐在鐵椅子上,...
New!
( 博訊首發 ) 余文生律師致函最高檢察院,請求依法追究公安部及其所屬下級​​廳局和相關人員大規模抓捕恐嚇律師、公民,“未審先判”等違法亂政及反人類行為。控告函說,自2015年7月9日王宇律師被警方抓捕失踪開始,當局數日內對百餘名律師、數百名公民採取約談、傳喚、恐嚇、警告、抓捕等行動,並不通知被關押人的家屬,還在官方媒體上大肆攻擊被捕律師及公民,讓他們“自證其罪”,在全國製造恐怖氣氛。 致最高檢察院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男,1967年11月11日出生,律師,北京市人,電話13910033651,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政達路2號CRD銀座712室。 被控告人:公安部法定代表人:郭聲琨 控告請求:...
New!
維權律師李和平7月10日被幾名不明身份人員強制押走,妻子王峭嶺四處找尋其下落,至今無音訊,但7月18日,“新華網”首發《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踪》一文,稱周世鋒、王宇、李和平、謝燕益等人為涉嫌重大犯罪團伙,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該文被眾多媒體轉載。為此王峭嶺對新華社、新華網、人民日報等九家機構提起訴訟,指被告作為新聞媒體單位,嚴重喪失新聞報導的獨立性、客觀性和嚴謹性,干擾了後續的檢察院的審查,情節十分惡劣;要求被告刪除其報導中與李和平有關的部分,並進行書面道歉。 民事起訴書 原告:王峭嶺,女,43歲,漢族,河南省鄭州市人,住大興區亦莊開發區悅廷茗苑2號樓2單元301室,電話:1391104...
New!
2015年8月5日 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中央辦公廳 北京市西城區府右街中南海西門 中華人民共和國 郵編:100017 孟建柱先生 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 北京市東城區北池子街14號 郵編:100814 副本: 郭聲琨部長 楊煥寧副部長 公安部 北京市東城區東長安街14號 郵編:100741 傳真:+86 10 66262550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北京市朝陽區豆各莊501號 郵編:100121 主旨:關切獄中記者高瑜的健康狀況 尊敬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 我們數家組織長年致力於監測並促進中國及其他各國的人權與新聞自由。 我們謹以此函表達對獄中記者高瑜健康狀況的嚴重關切,...

中國與禁止酷刑委員會:
禁止酷刑委員會對中國的審議會議定於11月9日開始。關於審議程序以及過去對中國的審議情況,請點擊鏈接參閱中國人權的相關網頁。

非政府組織提交報告截止日期:
想為審議提供信息的非政府組織,應在2015年10月26日(日期以英文網頁為準)前向委員會提交書面報告。
報告應通過電子郵件發送至:cat@ohchr.org,並將15份打印稿郵寄至:
Secretariat of the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UNOG-OHCHR
CH-1211 Geneva 10 (Switzerland)

中國人權的雙周中文雜誌

Tweets
紐約大學法學院設立羅伯特• 伯恩斯坦人權研究所

紐約大學法學院日前宣布,成立羅伯特• 伯恩斯坦人權研究所中國人權榮幸地參與其中,負責該研究所“中國和國際人權法律研究項目”。 

HRIC Daily Bri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