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首頁

劉曉波,1955年12月28日出生於吉林省長春市,中國著名獨立知識分子。他長期以來一直呼籲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批評執政的共產黨當局,主張進行政治改革。因撰寫文章和從事政治活動,他曾多次被當局拘押、監禁和軟禁。因參與起草《零八憲章》,劉曉波於2008年12月8日被北京警方從家中帶走,2009年12月25日,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2010年10月獲諾貝爾和平獎。 2017年6月7日,服刑8年半多的劉曉波被確診罹患晚期肝癌,一個多月後,於7月13日病逝於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最新發表
New!
從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叱吒風雲到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孤獨離世,劉曉波的命運絕不僅僅反映出中國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對世界的警報。 28年前,誰能想像到今天的世界竟變成這般模樣。照這樣的趨勢下去,28年後的世界不堪設想。喪鐘為誰而鳴?但願劉曉波之死能成為扭轉的開端。
New!
中國人權 從可靠信息來源獲悉,劉曉波在當局囚禁中死亡後,“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極度擔憂身患重病的兒子也會死於看守所。黃琦於2016年11月被拘留,於12月被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正式逮捕;因他在“六四天網”發布了綿陽市某部門的一份文件,該文件列出了打擊黃琦和訪民陳天茂的下一步工作措施,後經有關部門鑑定,該文被認定為 絕密文件 。四川當局曾多次威脅黃琦的母親,並向為黃琦呼籲的訪民散佈:“不要指望黃琦能活著出獄”。 7月11日,黃琦母親通過視頻發表聲明,要求政府從人道主義出發,釋放黃琦。 黃琦是國內資深維權活躍人士。...
New!
“天安門母親”授權中國人權發表《致劉曉波、劉霞夫婦》。 曉波:您雖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擁有的人間大愛, 是世上任誰都無法比擬的。 在我們的心目中您是永生的。 劉霞:為了曉波、為了您自己、為了世上世上所有摯愛你們的人; 您一定要堅強地、有尊嚴地活下去!愛您! 您不孤單,我們與您同在。 (欲聽丁子霖為此錄製的音頻,請點擊文內鏈接)
New!
劉曉波 先生於今天去世,享年61歲, 中國人權 深感悲憤,並沉痛哀悼。劉曉波是是中國人的良心。他是非暴力公民運動的倡導者,也是中國憲政民主的先行者,呼籲中國社會和平轉型,為中國人民謀求一個更好的未來,因此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他不僅力勸中國政府,同時也勉勵中國人民爭取更美好的未來而盡了最大努力,最終以身殉道。 “劉曉波因在《零八憲章》和其它文章中闡明這種構想而被中國當局剝奪了自由,這凸顯了這個政權的懦弱和無德。他們放縱監獄毀了他的健康,顯露了其殘忍的本性。”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他們拒絕了他離開中國去接受醫療的最後願望——這是對劉曉波尊嚴的終極打擊,暴露了中國當局的真實面目和不人道...
New!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致習近平公開信。 習近平主席: 驚悉劉曉波先生在獄中罹患絕症且已至晚期的噩耗,我們悲痛、無奈、一籌莫展之下,決定寫信向您求助。 劉曉波先生系一介書生、中國公民,是我們的同胞,也是您的同胞。眼下他的病情已十分嚴重,但凡有一線希望,我們想您也會和我們一樣要盡全力去營救他的生命。 您是國家最高領導人,請您從人道主義出發,拿出在全球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魄力和決心,批准劉曉波先生由其夫人陪同,爭取時間儘早赴國外接受最好的治療。 我們期待您的批准。 天安門母親群體 2017年6月29日
New!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聲明。 當年劉曉波先生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曾表示該筆獎金欲轉贈給我們,我們感謝他的盛意。 劉曉波先生如獲當局批准去國外就醫,我們認為,現今他重病在身這筆獎金應該歸他,由他治病所用。 2017年6月29日
New!
已被中國當局監禁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 最近被確診罹患晚期肝癌,獲准保外就醫, 中國人權 對此感到震驚和憤怒! 在劉曉波妻子劉霞的朋友今天發布的一個令人心碎的視頻中,當問到劉曉波的病情時,劉霞哭著說“ 不能動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 ”。我們對此深感悲痛。一個所謂的“囚犯”已經病入膏肓、無法再進行任何救治的情況下“獲釋”,這凸顯了當局的不人道和對劉曉波及其家人權利和尊嚴的公然漠視。 早在2015年10月,中國政府在 答复聯合國酷刑委員會審查中國執行禁止酷刑公約的問題清單 中聲稱:“看守所和監獄都配備必要的醫療器械和常用藥品,建立在押人員健康檔案,記錄在押人員健康狀況,...
著名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家人今天發表聲明,譴責當局拒絕讓家人聘請的律師會見 江天勇 。江天勇於2016年11月在長沙失踪,2017年5月31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 江天勇的妻子和父母在聲明中稱當局的做法是上演一出所謂“依法治國”的丑劇,拒絕接受當局所謂江天勇已委託了另外兩位律師(官派)的說法。 江天勇的家人為其聘請的兩位律師為: 陳進學 律師、 張磊 律師。 以下為江天勇律師家人的聲明。 關於譴責當局為江天勇強行指定官派律師的聲明 江天勇的家人 2017年6月15日,我們家屬聘請的律師到長沙一看要求會見江天勇,被曾姓副長以“江天勇已委託了兩位律師”為由拒絕。看來當局重施故伎,...
如特別報告員所強調的,江天勇是從事那種工作的核心人物,這有助於穩定,而不是與維穩相衝突(第75段)。成員國必須要求釋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維權工作而遭受懲罰的人,抵制將合法行使受中國和國際法保護的權利定罪的行徑。國家主權不能被合法地用來攻擊聯合國專家的獨立性,及破壞既定的實況調查團的職權。
2017年是八九“六四”慘案二十八週年。歲月流逝,時光不再,我們這些遇難者親屬二十八年來,內心始終掙扎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之中!如果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有決心撥亂反正、敢於擔當、以中華民族興盛為己任,就應拿出勇氣和誠意來,公正、公道、依法解決“六四”問題。我們期待著!
旅美華僑張波先生在致 中國人權 的信中講述了其胞弟張建夫婦因討要長期被拖欠的工程欠款而遭綁架勒索和傷害的遭遇,以及有些公安人員故意拖延立案,為犯罪人員提供時間空間銷毀證據、串供、運作、頂罪,個別檢察人員利用職權避重就輕、欺下瞞上、為犯罪人開脫減輕罪名的行為,呼籲當局依法辦理此案,讓行兇者伏法,為受害者伸冤。據控告書,2017年1月25日,張建、王迪華夫婦因討要長期被拖欠的工程欠款,遭到身為當地政協委員的王英星與張振明唆使、糾集的暴徒的侮辱和毆打。20多名歹徒對他倆拳打腳踢,把兩人的頭摁在地上用腳踹、跺,兩人被打昏死過去後再被用冷水潑醒;如此反復無數次。歹徒扒掉王迪華的衣服,威脅要強姦她,...
朗讀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中一句話

  1. 在下面《我沒有敵人》全文中,挑選50句中任何一句。 (請務必參考本頁分句詳情)
  2. 拍攝一段影片,鏡頭拍攝天空,並同時讀出你挑選的一句,用任何語言讀出皆可。
  3. 填妥下面表格並上載影片。

參與行動!

「為劉曉波接力讀:《我沒有敵人》」由「打氣小隊」發起。「中國人權」支持了本計劃。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新近發表

聯合國赤貧和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菲利浦·奧爾斯頓
訪問中國的報告(2017年3月):
結束對中國訪問的聲明(2016年8月):

中國人權對中國落實普遍定期審議進展的中期評估
“國際人權面臨中國挑戰: 存在哪些風險?” ()(2016年11月)
也發表在聯合國的網站上:UPR-INFO.ORG

 

Tweets
紐約大學法學院設立羅伯特• 伯恩斯坦人權研究所

紐約大學法學院日前宣布,成立羅伯特• 伯恩斯坦人權研究所中國人權榮幸地參與其中,負責該研究所“中國和國際人權法律研究項目”。 

HRIC Daily Bri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