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劉曉波

New!
從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叱吒風雲到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孤獨離世,劉曉波的命運絕不僅僅反映出中國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對世界的警報。 28年前,誰能想像到今天的世界竟變成這般模樣。照這樣的趨勢下去,28年後的世界不堪設想。喪鐘為誰而鳴?但願劉曉波之死能成為扭轉的開端。
New!
劉曉波 先生於今天去世,享年61歲, 中國人權 深感悲憤,並沉痛哀悼。劉曉波是是中國人的良心。他是非暴力公民運動的倡導者,也是中國憲政民主的先行者,呼籲中國社會和平轉型,為中國人民謀求一個更好的未來,因此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他不僅力勸中國政府,同時也勉勵中國人民爭取更美好的未來而盡了最大努力,最終以身殉道。 “劉曉波因在《零八憲章》和其它文章中闡明這種構想而被中國當局剝奪了自由,這凸顯了這個政權的懦弱和無德。他們放縱監獄毀了他的健康,顯露了其殘忍的本性。”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他們拒絕了他離開中國去接受醫療的最後願望——這是對劉曉波尊嚴的終極打擊,暴露了中國當局的真實面目和不人道...
New!
“天安門母親”授權中國人權發表《致劉曉波、劉霞夫婦》。 曉波:您雖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擁有的人間大愛, 是世上任誰都無法比擬的。 在我們的心目中您是永生的。 劉霞:為了曉波、為了您自己、為了世上世上所有摯愛你們的人; 您一定要堅強地、有尊嚴地活下去!愛您! 您不孤單,我們與您同在。 (欲聽丁子霖為此錄製的音頻,請點擊文內鏈接)
New!
已被中國當局監禁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 最近被確診罹患晚期肝癌,獲准保外就醫, 中國人權 對此感到震驚和憤怒! 在劉曉波妻子劉霞的朋友今天發布的一個令人心碎的視頻中,當問到劉曉波的病情時,劉霞哭著說“ 不能動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 ”。我們對此深感悲痛。一個所謂的“囚犯”已經病入膏肓、無法再進行任何救治的情況下“獲釋”,這凸顯了當局的不人道和對劉曉波及其家人權利和尊嚴的公然漠視。 早在2015年10月,中國政府在 答复聯合國酷刑委員會審查中國執行禁止酷刑公約的問題清單 中聲稱:“看守所和監獄都配備必要的醫療器械和常用藥品,建立在押人員健康檔案,記錄在押人員健康狀況,...
New!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致習近平公開信。 習近平主席: 驚悉劉曉波先生在獄中罹患絕症且已至晚期的噩耗,我們悲痛、無奈、一籌莫展之下,決定寫信向您求助。 劉曉波先生系一介書生、中國公民,是我們的同胞,也是您的同胞。眼下他的病情已十分嚴重,但凡有一線希望,我們想您也會和我們一樣要盡全力去營救他的生命。 您是國家最高領導人,請您從人道主義出發,拿出在全球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魄力和決心,批准劉曉波先生由其夫人陪同,爭取時間儘早赴國外接受最好的治療。 我們期待您的批准。 天安門母親群體 2017年6月29日
New!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聲明。 當年劉曉波先生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曾表示該筆獎金欲轉贈給我們,我們感謝他的盛意。 劉曉波先生如獲當局批准去國外就醫,我們認為,現今他重病在身這筆獎金應該歸他,由他治病所用。 2017年6月29日
在紐約聯合國總部今天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上,中國當選為由47名成員組成的聯合國最高人權機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任期3年(2014年至2016年)。 “中國必須堅持最高的人權標準,這不僅是國際人權法的要求,也是理事會對其成員的要求” ,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中國公民對此也提出了同樣的要求,他們不斷呼籲保障自身權利的呼聲不僅越來越響亮和廣泛,而且不容忽視。 ” 在今天的表決中,中國獲176票,佔總數192票的91.7%。分配給亞太地區的4個席位分別由中國、馬爾代夫、沙特阿拉伯和越南獲得。中國從2006年至2012年曾連續兩度擔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 2013年11月5日, 中國人權...
聯合國大會將於11月12日進行人權理事會成員選舉,中國人權就此敦促中國政府兌現其為競選所作出的保證:“保障人民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
在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兩週年到來之際, 中國人權 呼籲中國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他。劉曉波是一位獨立知識分子,長期從事人權和民主活動,是中國民間呼籲政治改革、實行憲政民主的綱領《零八憲章》的起草人之一。他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現已服刑近4年。
【劉曉波 劉霞】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兩週年之際,一封要求中國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劉曉波和他妻子劉霞的呼籲書正在聯署中。劉曉波服刑已4年,是全世界唯一身陷囹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霞自兩年前丈夫獲諾獎後一直處於警察貼身24小時監控中。

頁面

訂閱 劉曉波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