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關於江天勇被脅迫辭去辯護律師的嚴正聲明

2017年05月31日

江天勇的妻子驚聞江天勇解聘兩位辯護律師的聲明,不相信這是江天勇的真實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屆滿之時簽署解聘辯護律師的聲明,是酷刑之下的產物,並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及陪同她與謝陽的辯護律師到長沙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會見事宜後,於11月21日晚在上火車準備回京時失聯的;12月17日中國媒體報導稱,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關於江天勇被脅迫辭去辯護律師的嚴正聲明

5月31日美國西部時間凌晨四點,驚聞覃臣壽發來江天勇自己解聘兩位辯護律師的聲明。我對當局威逼解聘律師的惡劣行徑極度憤慨,更不可能相信這是江天勇的真實意思,聲明自然無效。早在5月12日,就有體制內的人士告知江天勇被酷刑,腳腫得不能站立,江天勇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屆滿之簽署的解聘辯護律師聲明,可以推定是酷刑之下的產物。

據我所知,709被捕律師和維權人士幾乎都經歷了辭退律師或強迫接受官方指定律師的過程。被捕前,江天勇曾經發表過鄭重聲明:內容如下,“能為我擋風雨的差不多都進去了,該輪到我了。昨天簽授權委託書聲明如下:

  1. 我絕不會自殺,只能是被自殺;
  2. 我已委託有律師,不會不請律師,堅決拒絕官方指定律師;
  3. 我是血肉之軀,不那麼堅強,我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

因此我可以肯定,他的“獄中”聲明絕不是他個人的真實意識表達,甚至不排除在酷刑之下而為。我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不受所謂江天勇解聘的影響,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

2017年5月31日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