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呼籲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就防止酷刑虐待提出議案、提案或建議

2017年03月02日

各位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全國兩會召開在即,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相關議案、提案和建議必將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你們的代表或委員資格雖然不是由我們直接選舉或評選,但在法律上你們應當代表我們參政議政,監督政府、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

一、709系列案存在酷刑虐待

709系列案是指自2015年7月9日開始,上百位中國大陸的律師、維權人士和維權人士之親屬突然遭到公安大規模抓捕、傳喚、帶走或約談,涉及省份多達23個,其中多數人不久被釋放,另外30多人被關押,涉及這30多人的案件我們就稱為“709系列案”或“709案”。

我們是709案被抓捕的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和王全璋分別於2015年7月和8月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名義被抓捕,刑拘後又指定居所監視居住6個月,後又被批捕,現關押於天津的看守所。李和平於2016年12月5日被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將李和平起訴到天津市二中院,到現在為止我們連起訴書都沒有能見到。現在有消息說他們在關押期間曾經遭受電擊曾致昏厥的酷刑,我們無法判斷真偽。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被關押超過1年6、7個月以上,辦案單位一直都不允許我們親屬委託的律師會見他們。與他們先後被抓捕的709系列案的所謂在押嫌疑人長沙謝陽律師、維權人士吳淦在見到親屬委託的律師後,都曝出了遭受酷刑的消息。謝陽的辦案律師陳建剛已經公佈了詳盡的、曝光謝陽曾遭受酷刑的會見筆錄,其中有毆打、不讓睡覺,甚至牙膏、牙刷和衛生紙這些基本生活用品都不允許購買等等酷刑和虐待。維權人士吳淦在羈押期間遭遇幾天幾夜不讓睡覺、威脅、恐嚇、基本生活權利得不到保障等酷刑和虐待。吳淦先是在外地被抓捕關押,後轉到北京、天津與李和平、王全璋一同關押。在李和平被抓捕後1個月左右,他的弟弟李春富律師因為李和平發聲又被抓捕,2017年1月12日李春富獲取保回家。家人見到他時發現他骨瘦如柴、精神嚴重失常。

另外,我們從網絡上也看到過一些曾經的官員、普通嫌疑人遭到酷刑的信息。

據此,我們有理由高度懷疑李和平和王全璋遭受了酷刑。

二、我國對於酷刑虐待預防和追責不力

我國於1988年加入了《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刑法》和其它法規中也有禁止刑訊逼供、禁止暴力取證和禁止體罰虐待被監管人員的條款和規定,但是相關監督機制並沒能發揮應有的作用,酷刑和虐待被監管人的現象屢見不鮮。吳淦曾經申請約見檢察官,但檢察官一直沒有露面。他通過律師向檢察院投訴也沒有結果。

王全璋曾經的當事人、北京維權人士李蔚在服刑期間曾遭到虐待,向駐監獄檢察官投訴沒有結果。2015年4月出獄後,向北京海淀區人民法院起訴,法院以執行刑罰是《刑事訴訟法》授權,不是《行政訴訟法》訴訟範圍不予立案。2015年李蔚向公安部申請“2007年至2014年公安部下屬各級監管場所及警察因實施酷刑被控告及處理情況”,公安部以“實施酷刑涉嫌職務犯罪,依法由檢察機關立案偵查,具體情況由檢察機關掌握”為由拒絕公開。北京李蔚曾經向司法部申請“2007年至2014年司法部下屬各級監管場所及警察因實施酷刑被控告及處理情況”,司法部以所申請的政府信息不存在為由拒絕。即:實施酷刑和虐待監管人員的人,很難得到處理。而最近《環球時報》竟然大篇幅報導709被羈押的律師的採訪(辯護人見不到這些被羈押律師,記者卻能見到,公安部門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一再表明酷刑乃律師和家屬們捏造。是可忍,孰不可忍!試問:如果沒有酷刑,為什麼不敢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呢?尤其現在被羈押的律師和公民,已經被起訴到法院,早過了偵查階段。如此遮遮掩掩,實難讓家屬信服!

從以上情況,我們可推知,我國對於被監管人員受到酷刑和虐待的預防和監管機制比較鬆懈、存在諸多問題,並且檢察院和法院還可能有意迴避監督制衡責任,即:我國對於酷刑虐待的預防和追責不力。為此,需要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積極行使自己的職責,敦促有關部門改進工作,就被監管人員免受酷刑和虐待完善預防和監督機制,明確被監管人員受到酷刑和虐待後,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應該受理。

期待您的履職,此致敬禮!

呼籲人:
709家屬王峭嶺
709家屬李文足

2017年3月2日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