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道,能否成為超越政治的底線——黃琦案之行通報

2017年11月09日

2017年11月6日上午,隋牧青律師在黃琦的母親及三位“六四天網”義工陪同下前往綿陽市看守所會見黃琦。他們到達時,黃琦正被提審,投訴其遭毆打一事。在等待會見時,隋律師約見了當值的副所長,要求對黃琦遭毆打之事儘速做出處理。隋律師在會見黃琦時,查看了他的傷情,其腿部淤青尚未完全消散。此前黃琦因誤信錯誤信息而解聘了隋律師,在隋律師轉述黃媽媽及親友堅決要求他留任辯護律師的囑託後,黃琦即刻書面委託他繼續為其辯護。當日下午,在他們一行驅車趕赴成都美領館通報黃琦境況的途中,在檢查站約有七八個警察,四個全副武裝的巡警端著衝鋒槍,對他們進行了細緻檢查並非法限制他們人身自由1個小時。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帶走,12月被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其案於今年8月移送綿陽市檢察院審查起訴,8月30日被退回公安局做補充偵查。黃琦現患有多種疾病,包括腦積水、腦萎縮、肺氣腫、腎囊腫、肝囊腫等。


人道,能否成為超越政治的底線——黃琦案之行通報

隋牧青律師

 

自7.28首次會見黃琦後,因案件退補偵查及十九大維穩,已三月餘未見黃琦。

2017.11.6早約六點多鐘,我與黃琦母親在三位天網義工陪同下,驅車從成都趕赴綿陽市看守所。因黃媽媽剛剛聽到黃琦突然解聘我另行委託律師的消息,非常焦急,故早早啟程。

約九點半,進入看守所後被告知:黃琦正被提審。經了解,黃琦因遭毆打而約見檢察官,正在投訴。趁此間隙,我約見了當值的吳亦君副所長,要求對黃琦遭毆打之事儘速做出處理以保障黃琦合法權益,吳副所長表示他們會等待檢察院的調查結果,一切會依法進行。

檢察官會見結束時,已近十一點鐘。我立刻再次要求會見。看守所窗口人員接收手續後,任我一再催促,遲遲不安排會見。無奈致電駐所檢察官唐主任,會見得以順利進行。

約十一時二十分許,黃琦出現在有監控設備的會見室。

這是第二次會見黃琦。

我首先例行確認了李靜林律師日前發出的會見通報確係根據黃琦所述。

黃琦補充了兩名毆打者姓名、身份:受賄二千餘萬元的綿陽市前國土局局長張立和毆打訪民至重傷的前維穩人員苗家滋,毆打黃琦系因黃多次向檢察院投訴遭受不公待遇。

我查看了黃琦腿部傷情,淤青尚未完全消散。黃琦說曾要求檢察官拍照被拒。

關於解聘,黃琦確認屬實,係因誤信我希望退出案件的錯誤信息。在我轉述黃媽媽及親友堅決要求我留任辯護律師的囑託後,黃琦即刻書面委託我繼續為其辯護,並撤銷對另一位律師的委託。

隨後,對案件的辯護方式及前景等,我和黃琦進行了溝通,雙方達成諸多共識。

第一次會見黃琦時,因停電不便監控,看守所強硬地提前終止了會見。除聽取黃琦對身體健康、審訊、羈押期間權益等狀況介紹,雙方並無時間溝通。此次會見約一個半小時​​,溝通較為充分。中間除所方警員因我上次會見為黃琦拍照之事,要求我交出手機檢查,其它無擾。

黃琦精神狀態不錯,健康狀況依然堪憂。即使間或受到優待,看守所低劣的生活環境與飲食醫藥條件,也遠無法滿足一個伴有多種重疾的絕症患者治病養病的基本需求。

會見於十三時許結束。臨近會見結束,黃琦再次強烈否認所謂犯罪事實。

出所後見到承辦本案的謝檢察官和國保李副大隊長,似在專門等我,於是就黃琦的投訴和黃琦案的後續進行,雙方交換了意見。李副大隊長承諾會恢復黃琦用款,檢方承諾會調查黃琦被打事件。不過據我執業經驗,承諾調查與“查無實據、不了了之”是差不多的意思。

關於閱卷,謝檢察官承諾會將案卷製作成光盤,下週交給辯護律師。

雙方交流主要聚焦於黃琦在何時、何種條件下有可能走出囚牢治病、養病。

約半小時後交談結束。

我和黃媽媽合影后也離開看守所,循舊例在看守所附近找一家麵館快速解決午餐。約十四點三十分左右驅車返回成都,應邀趕赴成都美領館。

約16:30,車行至成都城北收費站,遭遇了看似偶然實則蓄意的所謂治安檢查。

檢查站約有七八個警察,四個全副武裝的巡警端著衝鋒槍,對我們進行了細緻的檢查並非法限制了我們的人身自由。

黃媽媽因年老體衰腿腳不便,巡警們數次試圖架其下車無果而作罷。除慢慢檢查我們五人的身份證,還把我們的隨身包、車廂物品等都細細搜查。黃媽媽急於赴約(約會時間是17.30)不停哀求,巡警們無動於衷。我多次要求他們說明搜查的法律根據及出示證件,均不被理睬。後來為首者回复:根據《警察法》第九條進行盤查。我立刻指出,警察法是規範管理警察的行政法,與治安管理無關,此次盤查無法律根據,系蓄意擾民。該警似未聽見一般,仍繼續默然而行。

騷擾盤查約一小時後(17.30)結束,放行時才有一警察應我再次要求出示了成華分局梁亮的警察證。

我們都明白,這次盤查與美領館之約有關,系騷擾兼恫嚇。

這一小時的離奇遭遇,讓我不由想起2013.6在海南文昌深夜遭文昌警方全副武裝驅逐的一幕,那一次,文昌警方響亮地聲稱“海南不講法律,海南人民不歡迎你們”,而這次光天化日之下遭遇警察的騷擾恐嚇,為我執業生涯再添奇特花絮。

此時城市已嚴重塞車,我們只能再花費一小時赴約,向美領館官員通報了黃琦的境況。

約十九時許,與黃琦好友見面一同進餐,就黃琦案交換意見。

約二十一點半,返回住處,結束一日十五小時的行程,倍感疲乏。

今次行程,主題有三:1.確認黃琦看守所內遭報復毆打並投訴。2.應黃媽媽和天網義工們的強烈要求,會見黃琦,助其糾正錯誤委託。3.與黃琦及相關部門溝通黃琦案後續處理。

代理黃琦案,迄今已逾半年,往返穗渝已八次,持續為黃琦案發聲,讓我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官方壓力。諷刺的是,來自非官方的謠言誣陷也不時閃現,須時時提防各種明槍暗箭,今次突然更換律師事件就是其中的浪花一朵。

我並不在意出局,但我希望負責任地幫助安排好後繼者而非隨意私相授受。

權力的傲慢,人心的鄙瑣,豬隊友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我已無暇多顧,我需要排除乾擾集中精力關注黃琦的生死問題。

作為近二十年的公益人士,黃琦在助底層弱者維權的同時,也不時幫助政府進行建設性工作,推動社會的公平、進步而非刻意反對,是黃琦行事一貫的鮮明色彩。

黃琦在無直接證據證明其所謂犯罪事實的情況下被羈押已近一年,其所患絕症及多種重疾在時時威脅其生命健康。按照現有法律規定,黃琦完全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然而,黃琦的保外就醫希望極其渺茫。

可以想見,即使未來黃琦不被定罪判刑,如此持續羈押,未來一兩年內的某日,我們會聽到如劉曉波楊天水般的黃琦噩耗。

人道,能否成為超越政治的一條底線呢?我期盼著,黃琦八十四歲的老母親更是日夜焦慮地渴望!

隋牧青律師 2017.11.9

後注:因近日諸事繁忙,且非常疲乏,故黃琦案通報遷延數日,非常抱歉!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