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三:苦尋丈夫無果

2015年07月25日

以前總是抱怨日子過得太快,從7月10號起,每一分鐘都在煎熬。家被搜查結束時,我想著再難受,也不會超過48小時。等足這個時間,我就請律師會見和平了。事情的發展超過我的預料,我這個大學法律系畢業的家屬,覺得我知道的法律知識,統統不管用了。

我著急了,只好去天津找人。第一次我去天津,連公安局刑警隊的門都邁不進去;去看守所查人的下落,也是一無所獲。第二次是人失踪後的第八天,因為有律師隨行,終於走進了公安分局的法制處。被告知人不在他們分局,讓我們去禁毒支隊看看。還好,在禁毒支隊遇到了一個特別高大魁梧的警察,相對客氣的態度把我們一干眾人讓到了會客室,關上門。我心裡卻突然不爭氣的緊張起來,這是要把律師們抓起來嗎?我應該再寫幾份委託書才是。

還好,幾分鐘後那個警察又進來了,把我們帶到樓上,樓上接待的人聽我們說是被分局支過來的 ,也有點莫名奇妙。用電腦查了 沒有李和平這個人。大家懷著最後的希望,來到了河西分局看守所。看守所的接待處很氣派,要拾階而上,彷彿古王朝的大殿,臣民得俯身彎腰。我記得很多政府部門都是這種格局。我苦笑著,懷著期盼的心來到查詢窗口,當電腦上出現李*平三個字時,我是激動的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可是工作人員問:“是個女的吧? ”我趕緊說:“不是女的 是個男的。 ”工作人員很乾脆:“那沒有,這個叫李玉平。 ”巨大的失望湧上心頭,我還以為找到下落了。現在看來依然是沒有。

如果一家家看守所找下去 能夠找到我的丈夫,我願意一家家找下去。可是,律師說,有一種秘密監視居住,我又去哪裡尋找這秘密的地方呢?

原文鏈接: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7/201507242207.shtml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