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一群女人寫給一個女人的信——王宇律師生日快樂

2016年04月29日

王宇律師:

你好!在2015年7月9日之後,我們在網上看到那個最著名的視頻,第一感覺是:你怎麼可以在法庭上指著法警罵他呢?

我們很渴望看到鏡頭切換到你所指的那個方向,看那個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遺憾,我們生平只進過一個法庭,就是天津市高院的行政庭。看見那個法庭前後左右不同方位有六個攝像頭,據說這樣的佈置攝錄無死角。

我們不知道你罵人的那個法庭上佈置了幾個攝像頭,只奇怪視頻上始終不顯示你所指的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問了無數人之後,找到了在現場的律師的記錄,才知道,你所指著罵人的那個方向,是四個法警把一個女人死命壓在地上。

這個女人是個犯罪嫌疑人沒錯,但是她在被警察審訊過程中,被扒光衣服,被打耳光,被警察們電擊陰部……就在這樣一個飽受摧殘的女人抗議法院開庭程序非法站起來抗議時,被法警用腳勾倒在地,四個男法警壓在了她身上。

這個女人的八十歲老母親在旁聽席上看著受凌辱的女兒無法上前;提出抗議的董前勇律師被法庭驅逐了出去;而你,指著法警痛罵流氓、禽獸的畫面,就這樣被錄了下來。

不知道的人,只會認為你是個咆哮法庭的惡女人。但是知道真相的人,無不心酸。試問,誰能想到前因是這樣?但是,若有經歷過強大公權力對弱小平民權利殘忍踐踏的人,都知道,真相永遠是殘忍的,罪惡的,黑暗的。

如果不是經歷我們自己至親的人(丈夫,弟弟,女兒.....)被失踪,我會相信那個官方用視頻講述的故事。但是,我經歷了公權力對弱小個人合法權利的踐踏後,開始思考為什麼視頻中始終不把鏡頭切換到你所指罵的方向呢?

如果說今天,我們這樣的只顧自己小日子的女人們都開始思考了,那麼中國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早就思考了!官方竭力隱瞞的,正是他們害怕的。凡隱藏的,沒有不顯露出來的!央視可以盡情抹黑,結果卻是大家早就學會反面理解官方新聞了!

我想說的是,如果我在法庭上,我們願意和你一起罵那些欺負凌辱女人的法警!如果你因此被驅逐出法庭,與你一起被驅逐出法庭是我們的榮幸!

我們以前不認識你,709之後從網絡上知道了你。後來驚喜地發現有一張合影照,有王峭嶺的丈夫李和平律師,有李文足的丈夫王全璋律師,有陳桂秋的丈夫謝陽律師,還有你――王宇律師。大家看了直感嘆,說幾乎都“被失踪”了!

但是“被失踪”又如何呢?你們若真是央視抹黑的那樣,為何官方遲遲不依照正常的刑事訴訟程序對待你們?官方越是這樣,我們反倒是心裡越是信任你們!

雖然你沒有家屬出來為你們夫妻發聲,但是我們巴不得我們都是你的親屬,也巴不得都是包濛濛的親屬。與你從未謀面,心卻神往!

值此五一節,祝你生日快樂!

中國709事件

李和平律師之妻:王峭嶺
王全璋律師之妻:李文足
王全璋律師姐姐:王全秀
勾洪國妻子:樊麗麗
翟岩民妻子:劉二敏

寫於2016年4月29日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