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文生律師就維權律師被打壓致最高檢察院控告函

2015年07月31日

博訊首發

余文生律師致函最高檢察院,請求依法追究公安部及其所屬下級​​廳局和相關人員大規模抓捕恐嚇律師、公民,“未審先判”等違法亂政及反人類行為。控告函說,自2015年7月9日王宇律師被警方抓捕失踪開始,當局數日內對百餘名律師、數百名公民採取約談、傳喚、恐嚇、警告、抓捕等行動,並不通知被關押人的家屬,還在官方媒體上大肆攻擊被捕律師及公民,讓他們“自證其罪”,在全國製造恐怖氣氛。


致最高檢察院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男,1967年11月11日出生,律師,北京市人,電話13910033651,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政達路2號CRD銀座712室。

被控告人:公安部法定代表人:郭聲琨

控告請求: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及其所屬下級​​廳局和相關人員大規模抓捕恐嚇律師、公民,“未審先判”等違法亂政及反人類行為

事實和理由:

自2015年7月9日王宇律師被警方抓捕失踪開始,短短數日全國上下十幾名律師、幾十名公民被抓捕,百餘名律師、數百名公民被警方約談、傳喚、恐嚇、警告。在家屬、辯護律師不知被捕律師、公民關在哪裡及涉嫌罪名,更見不到被捕律師、公民,也未收到拘留通知書的情況下,官方媒體記者卻能見到被捕律師、公民。中央電視台等官方媒體與警方大肆攻擊被捕律師及公民,讓被捕律師、公民在媒體上“自證其罪”,“未審先判”,在全國製造恐怖氣氛,公然違反刑事訴訟法,行反人類之惡行。

余文生作為酷刑受害者依據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特向最高檢察院依法控告公安部,希望最高檢察院調查追究公安部及其所屬下級​​廳局和相關人員違法亂政及反人類的行為。

此致
最高人民檢察院

控告人:余文生
2015年7月31日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