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林忌:法西斯清退低端人口(图)

New!
2017年12月01日

今年中上任的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本身是习近平的亲信,自上任以来积极推动「清退低端人口」的政策,几个月来民怨四起;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大厦火警,火灾中最少19人丧生,政府不但没有思考如何更合理去解决外来户问题,反而借火警当晚进一步「清场」,强制驱离「低端人口」,要在严冬之下流离失所,引来数百知识份子联署,要求坚决制止和纠正。

北京当局的回应,就是做完这些事之后,坚决否认到底,即使路边挂上「清退低端人口」的横额,也否认指「驱逐低端人口一说毫无根据」;网友立即贴出北京市石景山区的政府文件,揭发白纸黑字的证据,证明这是中共官方的正式称呼,以及驱逐他们是官方的政策;这种只敢做却不敢认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就是和打正旗号「国家社会主义」的德国纳粹党政府的最大分别;中共永远做完不敢认,再反过来闹别人是法西斯,而纳粹就直认自己的行为不讳,甚至仔细纪录文件在案,日后成为纽伦堡等战争罪行把这些德国战犯入罪的铁证。

或许以中国人的观点来看,纳粹法西斯最愚蠢错误的,就是承认自己的行为,甚至认为这些行为是光荣的;而中国政府及其「小粉红」,就要一面认为自己正确,一面闹别人批评是不爱国,然后却胆小如鼠不敢承认自己的行为,精神与人格同时分裂,然后老羞成怒迁怒于「揭老底」者。

所谓「低端人口」问题,是中国独有的古怪现象,就是任何其他国家由「发展中国家」慢慢富强,都会同时达至社会均富,令「低端人口」共享社会的繁荣成功,变成全个社会「中产化」;别的地方在GDP高速增长期,政府大兴土木的主要受益人,是基层人民;例如日本于六十年代增加福利,香港七十年代起大建公屋以至居屋;照顾这些「低端人口」的责任,当然在于自己政府;然而中国这个仍自认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却出现地球上最荒谬的贫富悬殊,比起任何自认「资本主义」国家都严重千万倍,而把其弱势人民完全丢弃不顾,甚至不会引起社会动荡不安,而能继续「富强」下去。

最讽刺的,就是中国可以一面打著「左派」、「共产党」的旗号,甚至得到那些宣扬左翼乌托邦者的认同;这些人一面大闹「美帝」、「英帝」等资本主义国家,却对这个自称是「社会主义」,却比起任何资本主义严重千万倍,对这个「国家社会主义」的中国不作批判,甚至宣扬是西方国家应该「学习」的模式。更奇妙的,是这些「爱国者」一面支持中共的做法,即任何「法西斯」都不敢想像的「歧视」以及社会达尔文主义时,却不断批判别人是「歧视法西斯」;即中国的贫民在自己的国家被歧视,被驱赶是合理的,政府做一切都是合适的行动,但一但离开中国,在别人的地方,别人就有责任要照顾这些中国人了!

不给予自己国民一样的福利和待遇,就会变成「歧视中国人」,好似照顾中国人的责任不在中共政府,而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政府,150个单程证配额去香港,就会变成香港政府的责任似的;当别人批评中国政府,就是「不爱国」、「不了解祖国的富强」;然后各地人民说「中国人反中国」,「爱中国的人应回去贡献中国」,又变成了「歧视法西斯」了。中国的确成功建立了举世无双的独裁制度,大多数绝望的人口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为政府解释以及宣扬其成果,自己的苦况不敢怪政府,甚至把欺压者视为恩人,堪称全球「最成功」的独裁制度。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7-11-2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3期,2017年11月24日—12月7日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