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喪鐘為誰而鳴

2017年07月14日

這是一個悲哀的時刻:2017年7月13日下午5點35分,劉曉波因肝癌延誤治療病逝於中國瀋陽。全世界眼睜睜地看著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死在中共暴政之手而無可奈何。僅僅是在劉曉波過世之後,西方領導人才在公開講話中提到劉曉波的名字並表示致敬,但他們沒有對把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囚禁至死的中國政府提出嚴正譴責。在中國,由於當局持續多年的壓制,只有一小批人在為劉曉波哀悼,多數人則不關心或沉默。於是在不少人看來,劉曉波投身的事業只不過是中國主流社會之外的一小股泡沫。

不,不,事情根本不是這樣。我們不要忘記,28年前,中國爆發了一場規模空前的和平的民主運動。就在劉曉波從紐約飛回北京的那一天,爆發了四二七大遊行,十里長安街成為人潮與旗幟的海洋,一眼看不到盡頭。八九民運有力地證明了,在中國,自由民主絕不只是極少數異議人士的追求,而是千千萬萬民眾的共同願望,首先是整整一代年輕人的共同願望。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強硬派用超乎世人想像的殘暴手段鎮壓民運,導致了中共統治集團空前的大分裂,激起了國際社會的一致譴責。就在這一年,蘇聯東歐發生巨變,國際共產陣營土崩瓦解,美國成為世界唯一超強,自由民主力量取得了有史以來最輝煌的勝利。在那時,人們普遍相信,中共專制政權的垮台指日可待。

然而,28年過去了,中共專制政權並沒有垮台;它站住了,而且變得比以前更強大,尤其是經濟的持續高速發展,超出一般人的預料。同樣超出很多人預料的是,中共政權並沒有在深化經濟改革的同時啟動政治改革,它甚至沒有因為經濟上的巨大成功而變得更柔和更寬容,而是變得更蠻橫更霸道,並且在國際事務中也不再韜光養晦,而是變得更高調更咄咄逼人;與此同時,包括美國在內的民主國家卻遭遇到種種麻煩。就在短短的不到三十年的時間裡,我們目睹了整個世界發生了人類歷史上極其罕見的驚人逆轉,專制中國的崛起​​構成了迄今為止對普世價值的最嚴重的挑戰。

劉曉波在十多年前寫道:“我的擔心是,面對當今世界的最大獨裁國家中國,現在的西方人可能再犯一次大錯誤。 ”劉曉波向國際社會忠告:“國際主流社會必須高度關注的事實是:今日的獨裁中共與自由世界的博弈,已經完全不同於傳統的極權蘇共,中共不再固守意識形態及其軍事的抗對,轉而致力於發展經濟和拋棄意識形態的廣交朋友,既在經濟上進行市場化改革並力求融入全球化,又在政治上固守獨裁體制,全力防止西方的和平演變。君不見,錢包鼓起來的中共政權正在全世界展開金錢外交,它已經變成其他獨裁國家的輸血機,它用經貿利益來分化西方同盟,它用大市場來利誘和要挾西方 大資本。而面對經濟實力迅速提升的獨裁大國,如果它的獨裁崛起得不到來自外在的強力製約,繼續對中國的獨裁式崛起採取綏靖主義,就將重蹈歷史覆轍,其結果,不僅是中國人的災難,也將殃及自由民主的全球化進程。所以,要遏制獨裁崛起對世界文明的負面效應,自由世界就必須幫助世界上最大的獨裁國家盡快轉型為自由民主的國家。 ”

從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叱吒風雲到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孤獨離世,劉曉波的命運絕不僅僅反映出中國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對世界的警報。 28年前,誰能想像到今天的世界竟變成這般模樣。照這樣的趨勢下去,28年後的世界不堪設想。喪鐘為誰而鳴?但願劉曉波之死能成為扭轉的開端。

 

中國人權雙周刊》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第213期,2017年7月7日—7月20日)

表達你的支持!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