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6.
New!
2017年是八九“六四”慘案二十八週年。歲月流逝,時光不再,我們這些遇難者親屬二十八年來,內心始終掙扎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之中!如果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有決心撥亂反正、敢於擔當、以中華民族興盛為己任,就應拿出勇氣和誠意來,公正、公道、依法解決“六四”問題。我們期待著!

在被拘留37天之後,五名女權人士李婷婷、武嶸嶸、鄭楚然、韋婷婷和王曼於2015年4月13日被以取保候審釋放。

最後更新於:2017年5月22日

遊明磊是趙威的丈夫。維權圈來自此內容 遊明磊聲明:今天晚上得知我為趙威委託的任全牛律師因為“編造並在互聯網上散佈當事人人身受辱的虛假信息,相關信息被大量轉發報導,造成惡劣社會影響,也給當事人趙威名譽造成嚴重損害,涉嫌犯罪”已於7月8日被鄭州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因去年“709事件”中妻子趙威被當局逮捕並關押於天津看守所,本人於去年7月份委託任全牛律師為趙威辯護,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任律師矜矜業業盡職盡責,幾次三番和當局溝通,多次到天津要求會見趙威,因被天津警方拒絕並向檢查機關提出控告,在這種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情況下,因網上的一些傳言而在微博上求證,並和嚴華豐律師到天津向警方核實情況,...
5月8日,聯合國在日內瓦審議中國履行《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規定義務的情況。在審議中,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委員會的獨立專家們向中國代表團提出了一系列根源於現行體制、完全是由制度造成的人權侵犯問題。 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委員會提出的主要問題有:中國在審議前提交給委員會的國家報告中對民間社會的諮詢有限;鎮壓維權人士;腐敗模式及對司法的影響;戶籍制度對享受平等權利的影響;反家庭暴力立法起草情況;以及強迫拆遷等做法對不同性別的影響。 如同往常一樣,中國代表團在答復中以統計數字和引用法律政策條文來表明其取得了進步,並不斷強調中國的特殊“國情”,用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可採取不同發展模式來進行辯解...
中國人權 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上海維權人士 馬亞蓮 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截回上海後關押進黑監獄,並遭受虐待,從3月10日開始進行絕食抗爭。 知情人士3月11日與關押中的馬亞蓮通話時,她聲音微弱,告知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也沒喝水。知情人士後來再打電話時,馬亞蓮的電話已經無法接通。 據知情人士說,2015年3月8日下午,馬亞蓮在北京和幾位訪民去京西賓館找人大代表遞交材料時,被北京警方押送到久敬莊,當晚又被上海駐京辦轉送到在北京的上海黑監獄接濟站,9日上午被押回上海,送到集中關押訪民的地府村路,隨後被轉送到在青浦的黑監獄關押。 其間,黃浦區老西門街道的警察和街道工作人員不顧馬亞蓮包紮著的手傷、...
中國人權 從可靠來源處獲得有關維權律師 高智晟 2007年曾被當局綁架和遭受酷刑的情況。 高智晟因數次致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公開信,批評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於2006年12月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並將他置於嚴密的監控之下。 2007年11月,高智晟因寫信給美國國會,譴責中國的人權狀況,揭露國安警察對其本人和家屬的迫害而被警方拘留數星期。 最近報道指出,高智晟於2009年2月4日早晨被10多名國安警察從他在陝西老家中強行帶走,至今下落不明,音信全無。 中國人權獲得了高智晟本人所寫的他在2007年9月被當局綁架遭受酷刑折磨情況的中英文版本。中文原文題為《...
今天,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在日內瓦就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地區女性權利的進展情況提出了一系列尖銳的問題。委員會的獨立專家們在與中國代表團全面交換意見時,提出了許多製度上存在的問題,其中包括: 對民間社會的限制和騷擾; 受害者訴諸法律的途徑和司法獨立; 女性知情權和信息的可獲取性; 對少數民族、農村婦女、女同性戀者、雙性戀女性、跨性別女性以及殘疾女性等弱勢群體的歧視;以及 對法律和政策實際落實情況的具體評估。 在回答專家們所提出的具體而有依據的問題時,中國代表團的回應避實就虛,著重從形式上的法律、政策和落實機制來回答問題,並列舉了各種數據。但是當問及殺嬰行為及其他敏感話題時,...
In a phone conversation with Human Rights in China (HRIC), Uiles (威勒斯), the son of Mongolian dissident Hada (哈达), who has been under more than two years of illegal detention, says that his father is severely withdrawn and has psychological problems but is being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Hada, an...

頁面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