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環境

四川古鎮什邡的官員絕對想不到他們的開工典禮竟然導致瞭如此壞的惡果。但是,既然他們當初認為沒必要讓老百姓知道這一計劃、沒必要就此展開公開討論就悄悄批准了這個價值16億美元的鉬銅多金屬加工項目,那就只能責怪他們自己了。 2012年6月29日,一些當地村民偶然撞見一個慶祝儀式,整個事情在那一天急轉直下。好奇的市民被騷動吸引,試圖擠到更近的地方以便看得更清楚,但他們被特警阻擋。不過人們不必走得太近,就赫然可見高處懸掛的“四川宏達”的名號和“開工典禮”的白色大字,以及下面坐著的長排笑容滿面的政府高官和企業高管。
幾十年來,觀察中國問題的專家一直不看好會有一個有活力的中共反對派崛起,他們認為共產黨的鐵腕太嚴酷、政府的控制太嚴密,公民不可能組織起來。 但是,2011年初發生的一系列群體抗議事件,不僅讓黨,而且讓全國都震驚了。原來名不見經傳的城鎮 烏坎 、 什邡 和 啟東 變得家喻戶曉,而且成了今後抗議活動的榜樣。在這幾起事件裡,當局都因面對出乎預料的強大的民眾憤怒,和運用網絡和社交媒體、組織良好的反對派,而不得不做出讓步。 2004年我第一次寫關於抗議的文章,那時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報導說,中國在2003年發生了超過58,000起重大社會騷亂事件,參加人數超過300萬,比2002年增加了15%。...
閱讀訪談錄的藏文版本,請點擊 這裡 。 為了給父親還願而最後成了為所有流亡藏人所創作的藝術作品。 2011年,居住紐約的西藏藝術家丹增熱珠將20噸西藏高原的泥土,穿越邊境管制,經過尼泊爾,進入流亡藏民居住地的印度達蘭薩拉。 10月,他在西藏兒童村小學,用西藏運來的泥土建造了一個平台。在隨後的三天之內,許多流亡藏人踏上了他們故鄉的泥土——尊者達賴喇嘛為之祈福的土地。 2012年6月,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與丹增熱珠進行了交談。 譚競嫦 :你說你被達賴喇嘛召見時沒時間做準備。除了穿上傳統藏袍外,你還要做什麼準備呢? 丹增熱珠 :如果是記者,我知道他們會問些什麼。謁見尊者則不同。...
“拉薩日新月異”——很多去過拉薩的人都會這麼說。那麼,我就以其中兩個地方為例,說說拉薩的新面貌吧。 一、江蘇路 如果我在拉薩,面朝東方站立的話,江蘇路就在我的右邊,像一柄刺刀斜斜地切入拉薩的右肋。 聯想到刺刀不是沒來由的,長長的江蘇路上最為重要的單位之一,正是早已盤踞半個世紀的西藏軍區,刺刀的寒光令平民百姓望而生畏,而我人生的最初四年,卻是在那裡面度過的,因為我是一個金珠瑪米(藏語,解放軍)的女兒,生於文革。在我父親那時候所拍的照片中,有一張是荷槍實彈的軍人在街上游行。那天是個陽光燦爛的日子,陽光下,一片密密麻麻的刺刀比一旁稀疏的樹木更多,更像密集的叢林;然而,...
西藏高原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地區之一,具有獨特的環境和生物的多樣性。雪山和冰川使西藏成為亞洲主要河流的發源地,因此,發源於西藏的10大河流的生態健康對於居住在560萬平方公里流域內的大約13億人至關重要。但是,由於氣候變化和中國政府失敗的政策,包括冰川的融化、成千上萬湖泊的萎縮和消失、濕地的干涸、凍土的融化,以及許多河流流量的減少,使得西藏生態系統中的關鍵部分正經歷著重大轉變。 數百年來,西藏的游牧民成功地保持了一個可持續的、流動的生活方式,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他們從一個草原到另一草原,足跡遍及幾乎70%的西藏高原。中國實行多年的不同的草原政策,威脅著脆弱的環境平衡的可持續性。...
1954年5月15日 出生於四川成都。 1972年—1975年 到四川省石棉縣當下鄉知青。 1975年—1978 年就讀於四川醫學院。 1978年—1989年 就職於華西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任外科醫生。 1989年 因參加成都和北京的八九民主運動,被四川省政府通報批評。 1998年—1999年6月5日 與他人共同組建西部第一個民間環保組織——四川省綠色江河環境保護促進會(簡稱「綠色江河」),並發起「立碑長江源,救助母親河」的倡議,引發了全國性的「長江熱」和環保高潮。 2000年 因政府已經採納的成都天府廣場貝氏方案(由設計大師貝聿銘的兩個兒子主持設計)會毀壞文化歷史名城而發起抵制活動。所提「...
譚作人,四川成都人,著名的環保維權人士和網絡作家。因調查蒐集四川地震中死於「豆腐渣」校舍的死難兒童名單,並在網上發表《 公民獨立調查報告 》而聞名,亦因此觸怒四川當局,而民眾則稱他是「四川好人」。
要寫出中國嚴重惡化的環境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這幅圖畫範圍之廣盡人皆知——令人無法容忍的空氣污染、致病的水污染、大面積森林砍伐、正在蔓延的荒漠化、農田大量減少、生物種類多樣性急劇減少。這是一幅沒有希望的圖畫。但是,與這幅嚴峻圖畫對照的是,過去三十年裡中國在減少貧困、延長壽命方面所取得的重大進展。在這種情況下,寫文章報導中國突飛猛進地發展風能、太陽能等「清潔」技術、砸重金投資修建排污系統、建世界最大的高速鐵路網、在全國各地植樹造林已成為時髦。這幅圖畫傳遞著希望。 理解中國環境問題之所以困難,緣於現實中絕望與希望並存的鮮明對比。所有污染都是伴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而同步發生的。...
訂閱 環境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