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聯網

我是徐琳,中國大陸異議作家、詩人、歌曲創作人、建築高級工程師。2015年12月1­7日早上七點多,我送小孩上學後回家的路上,被一名穿制服的員警和多名國保攔截帶到廣­州市南沙區東湧鎮派出所。在派出所,他們搶走了我的手機,我罵他們是土匪。之後他們拿­來傳喚證要我簽字,我要求給我一份,他們先是推脫,在我一再堅持下,他們才給了我一份­。傳喚的罪名是尋釁滋事,理由是我在網上發表的《大撒幣之歌》、“推翻共產黨的軟體”­、《可愛又可敬的韓良老伯》等帖子以及我創作的多首歌曲。對他們的問話我一概不予回答­。問話結束後他們仍然不讓我走,那名員警說他們派出所很煩我,說治安隊的人揚言要找人­打斷我的腿,...
獨立徑(上) “舜!猜猜我現在在哪裡? ”這是我媽的“遠洋”電話接通後迫不及待爆出的第一句話。可以聽得出當時我媽是多麼地興奮。但當時我還沒有察覺到我媽已經身處外國了,加上當時網上剛流行很多類似Skype的網絡電話服務,我也經常用這些服務來和我的同學開玩笑,所以我想都沒有想就回了一句“肯定在廣州!這些小把戲是騙不了我的。 ”但我媽這次真的是自信滿滿地跟我說“我真的已經到了外國啦!不過,這是什麼國家我還真不知道。現在媽有事情要忙,遲點再聊。 ”說到這裡,電話就掛了。 “什麼國家我還真不知道。 ”對於一個出國的人,應該清楚自己身處哪個國家吧。作為一個考慮周全的人應該在出國之前就有詳細計劃吧。...
舜,是中國傳說歷史中的人物,是五帝之一,也是我的名字。其實一開始父母給我的名字是“信”,一個日本電視劇“阿信的故事”裡面的主角的名字——父母希望我可以像那個主角一樣,遇到挫折不放棄,為人生目標獨立奮鬥;但由於“信”多用於女生,所以我爺爺就為我選了一個更有霸氣的名字。 1990年出生在廣州的我,處於一個經濟與社會高速發展的年代。獨生子女的我究竟成為一個小皇帝,還是像我父母希望的那樣,為人生目標獨立奮鬥呢? 因為當時我爸是警察經常要出差,而且我媽也要去上班,所以我的幼兒園是“存託”,也就是夜晚不回家在幼兒園裡過夜的幼兒園。其實我自己是很不願意留在幼兒園過夜的,因為夜晚不能夠見到爸媽。...
李承鵬 《你刪除得了世界,刪除不了尊嚴》 一文可到轉載此文的 《中國人權雙周刊》 上閱讀。 視頻:李承鵬2013年1月13日在北京新書籤售活動現場遭人扔菜刀。轉自土豆網
時至2009年年初,中國官方已經摸索出一套完整的互聯網內容監管機制,對外用“長城防火牆”(GFW)攔截中國境外網站的“不良信息”,對內利用政府工作人員的直接審查和互聯網運營商的間接審查相結合的機制控制境內網站的“不良信息”。 1 中國互聯網新聞網站、論壇及博客等網站內容已經完全受控。
十八大前中國政局觀察(八) 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 高文謙 今年是中國的龍年,民間傳統認為龍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對執政的共產黨來說果然如此。王立軍一腳邁進美國領館後,在北京政壇引起軒然大波,本來有望在十八大進入常委的薄熙來一夜之間淪為階下囚。當局為如何處理薄的問題弄得焦頭爛額,黨內高層內鬥激烈,陷入六四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之中。
麗貝卡麥康瑞 1月12日,谷歌以一則引人注目的聲明震驚了世界——在惡意的網絡攻擊發生後,它正重新考慮在中國經營的問題,而且公司不願意繼續在中國對其2006年1月上線的搜索引擎Google.cn進行過濾。3月22日,谷歌將google.cn重新定向到位於中國香港的Google.com.hk,為中國大陸的網民提供未經審查的簡體中文搜索結果。此文首先闡述了谷歌做出這一決定的背景,概述了中國政府控制網絡言論的各種策略,然後介紹了一些中國公民是怎樣規避和反抗這些策略的內容。
2010年3月24日 1 由中國人權翻譯 有關中國的最新情況 讓我們從谷歌在中國的最新情況開始。 2006年1月,我們啟動了在中國的搜索引擎“谷歌中國”網站(Google.cn)。我們是基於這樣的信念,即讓中國人民獲得更多的信息和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所帶來的好處比我們因同意審查一些搜索結果帶來的不愉快更重要。雖然我們面對挑戰,尤其是在過去一年到一年半時間裡,但我們也取得了一些成功。 在中國,谷歌已成為第二受歡迎的搜索引擎,僅次於百度,而我們是第一個讓 用戶 瞭解根據中國法律其搜索結果已被過濾的搜索引擎。我們的地圖、手機和翻譯服務的使 用率快速增長。從商業觀點看,...
由中國人權整理 101 (101 錯誤, HTTP 101): 一個標準的錯誤消息,表示瀏覽器與服務器無法通信。 403 (403禁止訪問): 一個標準的錯誤信息,表示服務器不允許用戶訪問請求的資源。 404 (404 錯誤, HTTP 404): 一個標準的錯誤消息,表示瀏覽器能夠與服務器通信,但找不到網址所指的文件。反審查軟件 (俗: 翻牆軟件): 任何可以繞過過濾或其他審查方法的軟件。頻寬: 在給定的一個時段可用以數據傳遞的資源。 軟件後門 : 利用計算機遠程訪問但繞過正常的身份驗證或管理控制而獲取受限制信息、同時不被用戶發現的一種方法。一個軟件後門可能是一個在目標計算機上的獨立程序(...

頁面

訂閱 互聯網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