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國內來信

濟南市縣鄉兩級人大代表換屆選舉進行投票期間,以獨立參選人身份競選人大代表的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連續多日被囚禁在家中,公安日夜值班監控。投票當日,孫教授不許出門,當局派人將投票箱“送”到其家中讓其投票。而其所在大學的大學生們被叫到辦公樓大廳,由黨委書記訓話後,在毫無隱私的情況下進行投票。
我記得那時候和平跟我說,如果說將來眾位律師當中能出一位大律師,那一定是江天勇,那時候老江執業才五年。後來事實證明,從和平所裡被逼出去的幾位律師,都成了大律師(黎雄兵,李春富,江天勇)。你或許認為賺了大錢有了大名才叫大律​​師,我卻認為守住良知的才叫大律師。
在這片國土上,天安門母親群體得以自然形成,並不畏強權的高壓,能堅持到今天,除了母親們自身的努力之外,離不開海內外友人們的關愛與相助,在此,請朋友們接受我衷心的感謝。
不知道的人,只會認為你是個咆哮法庭的惡女人。但是知道真相的人,無不心酸。試問,誰能想到前因是這樣?但是,若有經歷過強大公權力對弱小平民權利殘忍踐踏的人,都知道,真相永遠是殘忍的,罪惡的,黑暗的。 王宇律師: 你好!在2015年7月9日之後,我們在網上看到那個最著名的視頻,第一感覺是:你怎麼可以在法庭上指著法警罵他呢? 我們很渴望看到鏡頭切換到你所指的那個方向,看那個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遺憾,我們生平只進過一個法庭,就是天津市高院的行政庭。看見那個法庭前後左右不同方位有六個攝像頭,據說這樣的佈置攝錄無死角。 我們不知道你罵人的那個法庭上佈置了幾個攝像頭,...
雖然,這兩年我過得併不是很快樂,但是,我卻很充實地在為了那一刻的早日到來——中國民主的實現,堅定地默默持守著!這一點我深信不疑。當局者必須要記住:民主、民心、民意不可違。 後天,是我出獄兩週年整,值此之際,無數的記憶湧上心頭,無數的胸臆要抒發…… 為了不再次錯過這一次的出獄週年紀念日,我今天就放下了手頭的大小事情,專門來靜靜地寫一篇紀念文章。 的確,這兩年時間,說個心裡話,我出來不久就碰到我的最親密戰友、中國民主黨人王榮清先生不幸病逝!再沒有多久,我的另一位中國民主黨友人陳樹慶先生,以及呂耿松先生被莫名其妙地抓捕入獄。之後,上訪戶徐純合在火車站被警察槍殺。去年年初,秦永敏先生再次被神秘失踪,...
政治人物一旦成為公眾人物,你就必須要隨時隨地準備好去面對來自你的對手、或者是你的敵人的各種各樣的攻擊——抗擊打能力是政治公眾人物的一項必修課程。 政治人物一旦成為公眾人物,你就必須要隨時隨地準備好去面對來自你的對手、或者是你的敵人的各種各樣的攻擊——抗擊打能力是政治公眾人物的一項必修課程。 在中國民主運動的推動過程中,或者是說得更明白一點,在我們這樣一種政治文化生態、幾千年“文明”劣根性裡,我們會經常看到一些專業的或不專業的人,對於政治公眾人物很“賣力”潑污水的現象;當然,這也包括後來演變成了雙方的拉鋸戰。我在這裡其實並不想去對其雙方的誰對誰錯進行任何“多此一舉”的評判,因為,這真的是很無聊...
訂閱 國內來信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