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報導

那些為追求民主而努力的人們,並非世間悲劇,而是值得我們以為慰藉的榮耀袍澤。人世何其短暫,得失如瞬息鴻毛,唯不屈的信念和犧牲精神,可堪永存。 孫文廣先生獨立參選人大代表 或有人以為:中國的人權與民主事業,是在不斷地重複著失敗,因為歷經無數前赴後繼的犧牲之後,專制政體仍磐石般紋絲不動,專制機器的鏈條非但不見鬆動,倒有越發精確縝密之勢,至少看起來似乎如此。法西斯一類的極端政體,在工業社會體系下,掌握著暴力機器,只需少數士兵,就可以在武力上對百萬民眾形成毀滅性的優勢。憑藉此武力,他們可以將古之統治者們所忌憚的一切不安穩因素皆拋擲腦後,為所欲為。無論他們的統治如何敗壞,人民要么成為他們統治的爪牙和奴才...
奧威爾在《1984》裡如此表達過:“沒有覺醒,就不會反抗;沒有反抗,則無法覺醒。”對劉本琦而言,生活並非別無選擇——他只是聽從了自己內心的聲音。覺醒了的劉本琦,對現體制反戈一擊:曾經效忠黨國的軍官,成了反抗暴政的一線勇士。 挪威哥哥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轉業軍官劉本琦開始了從精神到肉體上的揭竿而起。人們讚美忠誠,而人類社會的進步,卻時常伴隨著不斷的“光榮背叛”;伴隨著不斷有人從舊體制中出走。 那年夏天(2012年7月),挪威哥哥到了鎮江。一天下午,劉英告訴我:劉本琦被帶走了。7月18日,格爾木警方刑拘了公民劉本琦:“煽顛”。 當天,我致電帶走劉本琦的警官王xx,手機無人接聽。留言如下:“...
一顆野草也能點燃整片草原,一粒種子也能長成參天大樹,一個小個頭也能迸發出大力量。在極權專制的中國,個體的每一次抗爭都要付出你所不能承受的代價,但每一次抗爭也都能為後世收穫一滴淨水、一捧淨土、一口新鮮空氣和一個微笑。 屠夫吳淦(網絡圖片) 自習近平上台以來,對異議人士的打壓、對基督徒的逼迫、對言論的管控等等血雨腥風更甚於其前任。稍微有點露頭的異議人士幾乎都被抓被判刑了,著名網友超級低俗屠夫吳淦就是其中一例。2015年5月20日屠夫吳淦因在南昌抗議江西高院不讓其參與“樂平冤案”律師閱卷,而被關押;6月27日,據屠夫吳淦的代理律師燕文薪發布的消息,屠夫吳淦最終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從去年7月胡老師失踪到今年4月,長達9個月的時間裡一直都杳無音信,律師也仍未見到胡老師本人,該案也尚未開庭審理。如今已是胡老師第二度入獄,並面臨再次被判刑的境遇。 (胡石根長老) 2015年7月10日,是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定期聚會學習《聖經》的日子,原本由胡石根長老帶領查經,可奇怪的是他卻沒有出現。自此,外界才知胡石根長老失踪了,他的家屬和朋友多次到他所在居住地的北京市西城區德外派出所報案,均沒有消息。同年10月,其律師從公安部門得到證實,胡石根長老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尋釁滋事罪”實施監視居住;其後律師一直申請會見無果。 2016年1月14日據海外媒體披露,...
訂閱 人物報導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