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勞動教養

獨立徑(上) “舜!猜猜我現在在哪裡? ”這是我媽的“遠洋”電話接通後迫不及待爆出的第一句話。可以聽得出當時我媽是多麼地興奮。但當時我還沒有察覺到我媽已經身處外國了,加上當時網上剛流行很多類似Skype的網絡電話服務,我也經常用這些服務來和我的同學開玩笑,所以我想都沒有想就回了一句“肯定在廣州!這些小把戲是騙不了我的。 ”但我媽這次真的是自信滿滿地跟我說“我真的已經到了外國啦!不過,這是什麼國家我還真不知道。現在媽有事情要忙,遲點再聊。 ”說到這裡,電話就掛了。 “什麼國家我還真不知道。 ”對於一個出國的人,應該清楚自己身處哪個國家吧。作為一個考慮周全的人應該在出國之前就有詳細計劃吧。...
舜,是中國傳說歷史中的人物,是五帝之一,也是我的名字。其實一開始父母給我的名字是“信”,一個日本電視劇“阿信的故事”裡面的主角的名字——父母希望我可以像那個主角一樣,遇到挫折不放棄,為人生目標獨立奮鬥;但由於“信”多用於女生,所以我爺爺就為我選了一個更有霸氣的名字。 1990年出生在廣州的我,處於一個經濟與社會高速發展的年代。獨生子女的我究竟成為一個小皇帝,還是像我父母希望的那樣,為人生目標獨立奮鬥呢? 因為當時我爸是警察經常要出差,而且我媽也要去上班,所以我的幼兒園是“存託”,也就是夜晚不回家在幼兒園裡過夜的幼兒園。其實我自己是很不願意留在幼兒園過夜的,因為夜晚不能夠見到爸媽。...
【勞教罪惡】國內媒體《Lens雜誌》近期第一次深度報導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種種酷刑和罪惡,引起社會巨大反響,但原文在該雜誌網站上已被刪除。本網站轉載該文如下,來自: http://blog.sina.com.cn/ s/blog_4859f68a0101isep.html 。
【勞教罪惡】近日,國內媒體《Lens雜誌》第一次深度報導了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種種酷刑和罪惡,廣州中山大學教授、長期關注婦女權益和基本人權的社會活動家艾曉明撰文對比德國法西斯獨裁導致的暴行,呼籲公眾在暴行面前打破沉默、領導者和調查者及時嚴肅查處此類暴力事件、施暴者反省自己的行為。
艾曉明的文章介紹了謝貽卉所拍攝的講述中國少年勞教犯的記錄片《大堡小勞教》。謝曾和譚作人合作完成四川地震中學受難校調查報告。謝的紀錄片跟著《四川日報》原記者、右派老人曾伯炎來到四川省峨邊縣大堡鎮的勞教農場,採訪了包括生還者在內的眾多證人。從1957年開始,中國學蘇聯改造流浪兒,把勞教對象擴展到未成年人。被送到那裡的10至17歲的青少年高達四、五千人。到1961年停止這一做法時,數千人因飢餓、疾病而死去。文章稱該紀錄片“充滿了有關勞教罪惡的知識”,不僅為這段鮮為人知的極權劣行提供了活證據,具有歷史意義,“而且,特別在今天有關終結勞教制度的決策依然猶抱琵琶的時刻,它更有強烈的現實意義。 ”...
【毛恆鳳】2012年10月30日,上海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對毛恆鳳作出“收容勞動教養壹年陸個月”的決定。 《勞動教養決定書》指毛恆鳳於2012年1月5日和7月1日參加悼念王扣瑪的母親和陳小明的活動是“犯有擾亂社會治安秩序行為”。
【勞教制度】自50年代開始的勞教制度因其隨意性和違法性一直備受批評,要求廢除的呼籲也一直不斷。近期唐慧被勞教一事在新浪微博公佈後引起極大反響。李方平等來自全國九省市的十名律師於8月14日聯名致信司法部和公安部,建議對以下方面進行規範和調整:勞教制度聆詢制度適用對象過窄且過於空泛、勞教決定和審批秘密化、決定書不公開且無具體人員不利於追責、律師會見難、年齡無上限等。
[毛恆鳳] 決定書說,毛恆鳳因高血壓在其一年半勞教期間被送監獄醫院治療至今,現醫院建議其到社會醫院治療,遂決定不再對其執行剩餘勞教期。
[毛恆鳳] 7月28日,毛恆鳳坐在輪椅上由十幾名警員送回家。她因高血壓、腦血栓等病在勞教期間送醫救治。因病情嚴重被決定停止執行勞教,獲釋回家。
毛恆鳳作為一名三個女兒的母親,被警察非法帶走後至今下落不明,毫無音訊,又由於她在勞教所受盡折磨與摧殘,導致渾身傷病嚴重,為此在母親節之際向愛好和平與正義的人們呼籲,請求關注! 2011年2月24日,幾十個安徽和上海警察用蓋有安徽省勞教管理局黑公章的終止所外就醫通知的傳真複印件,把已經被它們折磨得還只剩一口氣、回到家才兩天的毛恆鳳非法從家中帶走後,至今已兩個多月了,沒有仼何相關部門用口頭或書面的方式通知毛恆鳳的家屬有關她的確切下落,更談不上安排會見了。她的丈夫在2011年2月28日寄掛號信給安徽省女勞教所,收信人為毛恆鳳,信的內容是希望她收信後能簡短回信,可讓家人知道她的下落,...

頁面

訂閱 勞動教養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