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監控

New!
2017年12月7日下午,隋牧青律師到廣州越秀區看守所會見了被以“侮辱罪”逮捕的知名網友張廣紅(網名“拈花時評”)。張廣紅告訴律師,越秀警方指其曾在whatsapp群轉發一帖,有侮辱習近平主席的內容,他不記得轉發過該帖,且該帖似乎只有“窮兵黷武”這樣的批評性言論,並無侮辱性言詞。律師認為WhatsApp群系私密封閉空間,警方通過軟體後門獲取所謂罪證有違法取證、陷人入罪之嫌;即使警方指控的所謂犯罪事實證據確鑿,也不過是公民正常行使言論自由權,與違法犯罪無涉。 張廣紅會見通報 隋牧青律師 張廣紅,網名“拈花時評”,知名網友,多年來發帖批評時政,屢次因言獲罪,曾兩遭行政拘留,時常被騷擾、喝茶。...
付振川注:這是李發旺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經李發旺書面授權和同意,以下是根據他虛弱的語音整理出的文字,現予發表。李發旺的微信號碼:zftw2588,網名:不要臉的政府貪腐的黨。請大家添加這位重情重義、關鍵時刻不出賣朋友的網友。 協助高智晟律師出逃 ——對李發旺先生的一次特殊採訪 李發旺10月26日被取保候審,30日夜間突然給我發來資訊,講述他與邵重國協助高智晟出逃,以及之後三人如何被抓的全過程。當時我感到很吃驚!因為,雖說在此之前我根據種種跡象和蛛絲馬跡判斷高律的此次失蹤並非公安抓捕、而是先有人協助他出逃、之後才被捕獲的,...
因房屋遭強遷、土地動遷而上訪、狀告政府的上海維權人士韓忠明和前妻童莉雅,於9月22日開始被8名不明身份的外地人員在臨時住處的樓道和大門口站崗,並被24小時貼身跟蹤。2017年10月7日中午,韓忠明坐監控車輛外出辦事訪友後失蹤,手機也處於關機狀態;家人報案,派出所以各種理由推諉,拒絕立案。近幾年來,上海各區聘用外地無業人員做安保、特保和協警,一旦出事,政府即以“臨時工”為由逃避職責,而公安則以沒有證據或找不到人為由不予立案和追究。 上海聘外省人管控韓忠明,失蹤後報警被拒立案 馬亞蓮 原上海黃浦區半淞園街道居民韓忠明和童莉雅,於十多年前房屋被強遷後走上維權路,在長期艱難困苦的生活重擔和政府打壓下...
出獄近4年的寧夏詩人師濤,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邀準備參加一個在寧波舉行的詩歌聯誼會,但三方國保聯動,使他無法成行。師濤曾為記者,2004年因通過雅虎信箱發給海外一封政府關於媒體在六四15週年期間如何處理有關報導的文件而被捕,後被判刑10年,2013年8月23日獲釋。 師濤聲明 本人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到請參加7日在寧波象山亂洋礁舉辦的詩歌聯誼會。我已經按照國保的要求提前打了招呼,並且買好了機票,準備明天去警務室當面提交“請假條”。 沒想到,寧夏國保、上海國保、寧波國保幾方聯動,嚴重要求主辦方不得讓我參加,否則如何如何。無奈,下午退了票。...
出獄近4年的寧夏詩人師濤,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邀準備參加一個在寧波舉行的詩歌聯誼會,但三方國保聯動,使他無法成行。師濤曾為記者,2004年因通過雅虎信箱發給海外一封政府關於媒體在六四15週年期間如何處理有關報導的文件而被捕,後被判刑10年,2013年8月23日獲釋。 師濤聲明 本人作為上海市作家協會第三期青年創作班成員,受到請參加7日在寧波象山亂洋礁舉辦的詩歌聯誼會。我已經按照國保的要求提前打了招呼,並且買好了機票,準備明天去警務室當面提交“請假條”。 沒想到,寧夏國保、上海國保、寧波國保幾方聯動,嚴重要求主辦方不得讓我參加,否則如何如何。無奈,下午退了票。...
中國監管網絡信息的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於8月7日發布《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對提供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作出新規定,涉及微信(騰訊)、 易信(網易)、飛信(中國移動​​)等,嚴厲限制一般公眾帳號發布轉載時政類新聞。 自2011年1月騰訊推出微信以來,即時通信服務在中國大幅增長。這些服務使得群體成員和註冊用戶能夠即時分享信息。用戶還可以通過電子郵件和在微博上用鏈接來分享信息。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稱,制定這一規定是為了“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維護國家安全和公共利益”。 (點擊查看 中國人權 的英文 譯文 ) 新規定(簡稱“微信十條” )...
【孫海洋遭綁架】因為舉報賭場多次被暴徒毆打的遼寧維權人士孫海洋於2012年5月3日在沈河區法院被法警打傷,5月9日他到沈河區公安局皇城派出所要求做法醫鑑定被答復等待後出來,在派出所門前被三個人按住往停在路邊的轎車裡拖拉,幸虧及時呼叫被救回皇城派出所。派出所拒絕按照“綁架罪”立案,原因是三個綁匪稱孫借走他們三萬元——雖然綁匪沒有任何憑據。
訂閱 監控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