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黃琦病情危重,關押近一年仍未被起訴

New!
2017年11月16日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訴,目前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綿陽市檢察院此前已將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補充偵查。黃琦的律師一直未被允許閱卷。

據報導,黃琦罹患多種疾病,除了“新月體性腎小球腎炎”這一不治之症外,還有腦積水、肺氣腫、肝囊腫等。其律師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醫,但均被當局拒絕。

11月3日,黃琦的代理律師之一李靜林前往看守所會見了黃琦。黃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監室的警察楊茂榮暗中唆使同監室人員打的。他還告訴李律師,他不被允許用他母親給他送的錢買高價菜補充營養,連生活必需品的購買都遭到限制,甚至連廁紙都不許他購買,他上廁所只能用水洗。(李靜林律師會見​​情況記錄摘錄於後

在今年7月著名知識分子、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病逝於囚禁中後,黃琦84歲的老母蒲文清表達了對兒子能否活著出獄的強烈擔憂。黃琦的另一名代理律師隋牧青於11月6日也到看守所會見了黃琦,他也為黃琦的健康狀況擔憂,因為看守所低劣的生活環境與飲食醫藥條件,遠無法滿足一個患有多種重疾的患者治病養病的基本需求。

警方對黃琦的指控源於黃琦在“六四天網”張貼了綿陽市政府某部門的一份文件,該文件列出了打擊黃琦和訪民陳天茂的下一步工作措施。律師說,該文件在張貼時並未被定為“秘密”,後被有關部門鑑定為“絕密”。黃琦的律師對當局給其定罪文件的密級存疑,並進而質疑抓捕黃琦的合法性和公正性。

黃琦簡況:

黃琦是國內資深維權活躍人士。1998年10月黃琦成立成都天網尋人諮詢服務事務所,並於1999年6月4日開啟了“天網尋人”網站,該網站因幫助尋找許多失散親人獲媒體廣泛報導。2000年6月3日,黃琦被捕;羈押近3年後,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03年5月9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黃琦有期徒刑5年,因其開辦“天網尋人”網站並散佈傳播有關“民運”、“六四”、“法輪功”等方面的文章。被關押期間,黃琦由於長期遭毒打和折磨,患上腦積水、腦萎縮、風濕性心髒病和其它疾病。2005年黃琦出獄後,開辦了“六四天網網站,後改名為“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發佈各種維權信息,為弱勢群體提供各種幫助。

2008年6月,黃琦發表揭露地震中倒塌、致數千名學童死亡的豆腐渣校舍的調查報告後被拘留。2009年11月23日成都市武侯區法院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判處黃琦有期徒刑三年;因在其持有的移動硬盤裡發現江蘇省某市政府的兩份機密級國家秘密文件和一份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的機密級國家秘密文件——《黨的十七大期間信訪穩定工作方案》、《關於舉辦“三個講清楚”學習班的方案》和《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關於印發〈涉法涉訴信訪責任追究規定〉的通知》。2011年6月10日黃琦刑滿出獄。


李靜林律師:2017年11月3日會見黃琦情況錄(摘錄)

看守所會見還是老地方。黃琦出現了,看得出比上一次見面的時候精神了,還瘦了一點,浮腫消下去了。彼此見面的第一件事,就是黃琦撈起褲腿,露出左小腿內側的一大片瘀青,黃琦說是看守所管監室的警察楊茂榮使的壞,暗中唆使同監室人員打的。從十月二十四號到二十六號,打了幾次。楊茂榮曾經在監室裡面對黃琦大喊: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你。看守所的干部來了解過情況,至今沒有結果。原因在於黃琦向外界透露出來了他拖著病體,被罰值班每天長達四至六個小時的消息。楊茂榮跑到監室裡面來,叫除了黃琦以外的全體被關押人員證明黃琦每天只有值班二小時。黃琦說楊茂榮:你是被調查對象,沒有權力取證,惹惱了楊茂榮。看守所有監控,黃琦值了多少時間的班一查便知,警察楊茂榮何需那麼勞苦來挨個取證。難道心裡有鬼?

黃琦在看守所除了挨打,還遭受了歧視性對待。看守所被關押人員每一個人都能夠買高價菜補充營養,改善生活,黃琦不能。黃琦不知道他母親和其他人給他送了多少錢去。黃琦不僅買不到高價菜吃,連生活必需品的購買都遭到限制,除了牙膏牙刷,連如廁手紙都不許他購買。黃琦上廁所只能用水洗。所以,黃琦請我轉告他媽,要去問看守所把存入黃琦名下的錢要回來。要不到就打官司,起訴看守所。

黃琦告訴我:看守所有警察給他說,對他的管理,是按照辦案單位的要求進行的。黃琦身患心髒病、腎炎、還查出肝臟多處囊腫來了,他能熬多久呢?

看全文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