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玉閃:江山如此,有酒盈尊(圖)

2016年09月23日

Image result for 夏霖律師
夏霖律師

9月22日,在熬過了近一年十一個月之後,夏霖律師,我的朋友夏霖,終於要迎來宣判的一天。

不管起訴的是什麼罪名,世人皆知,他是因擔任我的律師而入獄,而受難至今。

2014年5月,當時因為代理浦志強案子,夏霖捲入了一些爭議。 6月中旬的一天,我和夏霖、凱平在工體喝酒,心情沉痛的討論完老浦案子,老夏忽然對我說,如果未來你入獄了,我做你律師,一定公開的為你大打一場,不計代價。我說,當然,如果我入獄了,你儘管打,隨便打,不用顧慮我會付什麼代價。言畢,凱平作證,三人舉杯,大家一飲而盡。

誰曾想,這一天居然那麼快就來了。工體這場酒後三個月,我被抓、凱平被抓,夏霖出任我的律師。一個月後,他也跟著被抓。隨後,我輾轉在三個地方拘押,他則一直被關在第一看守所。一年以後,我取保重獲自由,他卻因為零口供繼續被留在鐵窗後,如此又過了一年,才終於迎來對他的宣判。

我們都支付了預料中的代價。

這種代價,注定會到來,在我們年輕時,為自己選擇了對待這個國家的態度後。他是八九一代,最青春的年華里,選擇了上廣場,與他的同代人精疲力盡為這個國家掙扎;又以西南政法學生的身份,選擇了公開宣誓,發誓此生不為鷹犬,不為爪牙。

他當然做到了。二十七年來,始終不改初心。從貴州到北京,從商業律師到人權律師,人生的路,越走越坎坷,越走越驚心動魄。

對於會到來的人生代價,他和我,都有心理準備。對現實體制的反應與殘酷,他遠比我清醒。我們的人生,自在北大茅海建近代史課上認識開始,就宿命般交織在一起。 2004年北大靜園草坪的聚會抗議,我和小伙伴們被圍在草坪里,他帶著律師本和我們的委託,在草坪外轉圈,隨時待援。 2008年鄧玉嬌案,他在巴東,我從北京千里馳援。 2012年,我把光誠送入使館後,在家裡書房,夏霖為我梳理了當局各種秋後算賬的法律方法,從顛覆到非法經營罪,一一過濾分析,2年多以後,在我身陷囹圄時,這些探討都成了最可寶貴的經驗。

我們都對會承擔的歷史宿命有認識。對未來的時代,他、我還有許許多多走在路上的同道,我們都注定是墊腳石、鋪路石。接受這種歷史的卑微,是我們的榮光。

對即將到來的日子,我們都未改初心,不改初心。

污名化也好,重刑也好,居是邦也,何奇之有?遭拘押時,有一句話我曾重複過很多很多遍:只要宣判,一天和十年是一樣的。以夏霖之傲氣,又何嘗不是。 22日的宣判,結果可能是11年,也可能是2年,而無論是多少年,和法律都沒關係。這是我們的宿命,那就承擔吧。

江山如此,有酒盈尊。 9月22日,我會帶著酒,等候在法庭外面,等待結果。其實,對夏霖,對我,對法官易大慶,對101專案組,這不是一個結果,這是一個開始。

2016-9-20

(國內惠寄)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92期  2016年9月16日—9月29日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政協)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經濟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大躍進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歷史/經驗
香港 軟禁 家庭教會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監督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參與 國際人權 國際投資 國際關係
國際貿易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殘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南方街頭運動 南方周末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臺灣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