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安徽异议人士上书人大求施舍人道主义

October 15, 1997

重要异议人士马粮纲和哈达妻子新娜纷纷上书人大常委会等机构,恳求中国政府“施舍些革命的人道主义”,中国人权严正要求中国政府兑现生存权是首要人权。

中国人权最近辗转获得安徽主要异议人士马粮纲、蒙古族主要异议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等人致中共的公开信。信中讲述他们遭到公安警察残酷迫害,生存权剥夺殆尽处境危难。因而要求中共高层和人大等立法机构,依法查处和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总书记兼国家主席江泽民一九九二年在内部文件中指示,要在经济上限制异议人士,不允许通过发展经济壮大民运力量。但是现在众多事实说明,这一限制在公安警察的任意发挥下,已经到了不允许异议人士甚至他们的家属生存的地步。

安徽主要异议人士马粮钢於一九九七年十月十四日,发出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紧急呼吁》信,呼吁人大常委会依法制止、查处公安局违法行为,保障他基本生存权,尤其是打工谋生的权利。信中详述他因为参加“八九”学运被判刑两年,出狱六年多遭到公安局不断刁难迫害。现在“已经被逼近家破人亡、无饭可吃的绝境”,所剩的路只有“乞讨在大街小巷或机关厂矿”了。

马粮钢在呼吁信中说,出狱后各级政府和原单位完全不理睬他的工作要求。很不容易找到一个工作,老板立即从公安局得知他是重点监控的麻烦人物,不敢录用而逼他走路。极艰难再找到一份工作,公安局却无中生有说他涉嫌走私,於九二年在单位众目睽睽之下铐走收审。羁押十七个多月后,在决定中国申办奥运会的资格前几天,才对他宣布取保候审。

但户口和身份证却被公安部门注销了,使他无法工作或离开合肥。从省公安厅到派出所、保卫处,均不为注销马粮钢的户口负责,公安局反而要他写遵守四项基本原则的保证书,他以思想效忠与户口生存无关而拒绝。他经过多年努力才恢复了户口。但始终受到传讯、扣留、不准离开住地等骚扰,根本无法打工谋生。九六年马粮钢要与朋友去上海应聘,合肥市公安局以盗窃嫌疑为名,将他与朋友从车站强行抓走,并逼迫马粮钢书面保证外出要请假得到公安局批准,但数年来公安局从不批准他的请假。马粮钢对所受的迫害进行行政申诉,法制科等机构串通一起拒不受理。

九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合肥市法院判处马粮钢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结束了对他多年的取保候审,但是依然不能打工谋生。为了生存,他九七年三月到广东打工,合肥市公安局立即对他侦察追捕,妻子亲属和朋友都受到讯问、摸底调查,电话通信全被监控,使他们饱受惊吓。马粮钢只好返回合肥,公安局在关押他两个半天后,因“在外期间查无任何违法行为”,给予书面治安警告处罚。

马粮钢为打工谋生继续交涉,公安局反倒拘押他二十七小时。九七年九月初,马粮钢又向公安局书面申请在合肥市一家公司工作,同时承诺中断与一切涉嫌政治的人物来往,接受公安部门非法的监管,只希望警察不要再骚扰并使他失去工作。经办警察表示理解和肯定,让他放心即予放行。但批准的日子却一推再推,前后改了十多次,至今也不能去公司报到上班,公司已不会再要他了。

马粮钢最后呼吁人大常委会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宪法规定,剥夺政治权利不是剥夺人身行动自由,更不是剥夺工作权生存权。他请人大常委会本着以法制国的精神和人道主义准则,尽快制止并查处合肥市公安局的严重违法行为。这样才能避免出现像他这样恶意迫害造成的生存危难,避免为了生存只有乞讨在大街小巷或机关厂矿,或呼吁於新闻媒体和国际社会声援帮助。

马粮钢现年三十八岁,是老资格的异议人士,原安徽大学干部。一九八六年,马粮钢就参与了方励之的人权民主活动,并领导了推动民间直选人民代表的活动。一九八九年民主运动,马粮钢是安徽省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因此在“六四”后被判刑二年。出狱后依然坚持并宣传人权民主理念,因此又多次遭到逮捕关押,最长的一次达十七个月,并再次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蒙古族重要异议人士、南蒙古民主联盟组织主席哈达的妻子新娜,自九六年十一月四日至九七年三月五日,多次致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全国民族事务委员会、中共中央办公厅、内蒙古公安厅、内蒙古政法委和蒙古族的人大副委员长赫布,哀求给她一个妇道人家和幼儿以生存权。新娜在信中说,由於内蒙古个别领导人无视法律、滥用职权、株连亲友、加剧民族矛盾的违法行为,她家的生活已经到了危机四伏、举步维艰的境地,她经常以泪洗面,生活在无奈惶恐奔波中。

她在信中一一列举了所受到的违法迫害。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日,内蒙古公安厅逮捕哈达,并查抄了他们夫妻共同经营的蒙古学书店。九六年一月底,又四次非法对新娜和其二哥哈斯抄家,抄走的财物至今不归还。同年五月八日,公安局宣布取缔蒙古学书店,一些干警讲述的理由是,“容易和外国势力再接头”。新娜依据法律要求公安局行政复议,公安局没有正式的答复文件,但口头告诉新娜维持取缔决定。期间,新娜虽然依法向内蒙古政法委和公安厅投诉,均没有任何答复,而公安部门却动用了二十多人强行查封书店。不久又出动三十多公安干警,不通知新娜,又不给收据或其他文字手续,直接橇们入室,拉走了蒙古学书店的全部财物,包括锅碗桌凳煤气灶等生活必需品。

一个多月以后,内蒙古公安厅和呼市公安局多名干警找新娜,逼迫她写书面委托书,内容是蒙古学书店的书籍,是新娜委托公安机关保管的,遭到新娜严词拒绝。但是公安警察决不罢休,几次找新娜,直到她被迫按警察要求写了委托书。新娜因为发表论文,受到科教兴国编委会参加学术讨论会的邀请,但内蒙古公安厅强行阻止她前往出席。美国之音打电话采访新娜二哥哈斯,公安厅说所用的大哥大无线电话是“实施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使用的工具”,因此作为赃物予以没收。

新娜的工作收入和全家的经济依赖,均是蒙古学书店。公安警察查封书店,是剥夺了新娜的工作;而违法扣压全部书籍和财产,使她和幼儿的生活立即陷入困境,搜走进行商务联系的资料,又使他们无法索要欠债蒙受巨大损失。对此,新娜百般申诉,投信各级政府和执法机构,却没有任何回应。新娜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五日的信中悲呼,“多些同情多些宽容,施舍些革命的人道主义吧!”

新娜信中提出两点具体要求:第一是为了工作生存,允许她再开书店,并在原址开,因为没有财力精力另迁新址。如不允许迁回原址,应该拿出法律依据并帮助解决新址。不允许再开新店,至少允许她卖掉公安局强行拉走管理的书籍,并给她一条生活出路。第二是及早退还抄家的东西。从新娜家抄走的许多珍贵资料,有些甚至是极有价值的孤本,根本与哈达案件毫无关联,公安局既没有随案卷移送检察院,也没有退还新娜,是违反法律规定的。新娜要求退还这些东西,千万不能随便处理掉。

新娜的丈夫哈达现年四十二岁,是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的著名的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原是内蒙古人民出版社蒙文政治理论编辑室编辑,后创办了国际国内知名的蒙古学书店,努力恢复宏扬蒙古的文化。哈达为实现这一主张成立了南蒙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日被捕。哈达及内蒙古全区近百人先后被抓,曾导致内蒙古多次发生蒙古族学生和民众上街游行抗议。新娜也因为讲述了哈达被捕的实际情况,先后两次被警察抓走关押,并对她和二哥哈斯实行监视居住。哈达后来被中国政府以分裂国家罪间谍罪判处十五年徒刑,哈达的同伴特格喜被判处十年徒刑,现在均在内蒙古监狱服刑,而哈达一家也陷入了恶意造成的无法生存的绝境。

中国人权对中国公安警察恶意迫害异议人士和他们的亲属,使他们处於生不如死的悲惨痛苦之中,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如马粮钢信中所讲,警察有大量的违法甚至犯罪的行为。如多次采用“走私、偷窃”的罪名诬蔑抓捕马粮钢,私自橇门扭锁拉走新娜的财物,并逼迫新娜写假委托书等等。就是江泽民要在经济上限制异议人士的指示,其实也是违反宪法精神的,中国的宪法或法律里,并没有因为政治倾向要加以经济限制的原则。中国人权要求中国政府督察公安警察的行为,制止对异议人士和家属恶意迫害,保障他们有生存和工作的权利。江泽民即将访问美国会见柯林顿,这是美国政府促进中国人权进步的好机会,柯林顿和美国参众两院的领袖,应该充份利用这样的机会,促使中国的人权发展改善,包括让出狱的政治犯和家属的生存权获得保障。

Explore Top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