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安徽异议人士上书人大求施舍人道主义

October 15, 1997

重要异议人士马粮纲和哈达妻子新娜纷纷上书人大常委会等机构,恳求中国政府“施舍些革命的人道主义”,中国人权严正要求中国政府兑现生存权是首要人权。

中国人权最近辗转获得安徽主要异议人士马粮纲、蒙古族主要异议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等人致中共的公开信。信中讲述他们遭到公安警察残酷迫害,生存权剥夺殆尽处境危难。因而要求中共高层和人大等立法机构,依法查处和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总书记兼国家主席江泽民一九九二年在内部文件中指示,要在经济上限制异议人士,不允许通过发展经济壮大民运力量。但是现在众多事实说明,这一限制在公安警察的任意发挥下,已经到了不允许异议人士甚至他们的家属生存的地步。

安徽主要异议人士马粮钢於一九九七年十月十四日,发出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紧急呼吁》信,呼吁人大常委会依法制止、查处公安局违法行为,保障他基本生存权,尤其是打工谋生的权利。信中详述他因为参加“八九”学运被判刑两年,出狱六年多遭到公安局不断刁难迫害。现在“已经被逼近家破人亡、无饭可吃的绝境”,所剩的路只有“乞讨在大街小巷或机关厂矿”了。

马粮钢在呼吁信中说,出狱后各级政府和原单位完全不理睬他的工作要求。很不容易找到一个工作,老板立即从公安局得知他是重点监控的麻烦人物,不敢录用而逼他走路。极艰难再找到一份工作,公安局却无中生有说他涉嫌走私,於九二年在单位众目睽睽之下铐走收审。羁押十七个多月后,在决定中国申办奥运会的资格前几天,才对他宣布取保候审。

但户口和身份证却被公安部门注销了,使他无法工作或离开合肥。从省公安厅到派出所、保卫处,均不为注销马粮钢的户口负责,公安局反而要他写遵守四项基本原则的保证书,他以思想效忠与户口生存无关而拒绝。他经过多年努力才恢复了户口。但始终受到传讯、扣留、不准离开住地等骚扰,根本无法打工谋生。九六年马粮钢要与朋友去上海应聘,合肥市公安局以盗窃嫌疑为名,将他与朋友从车站强行抓走,并逼迫马粮钢书面保证外出要请假得到公安局批准,但数年来公安局从不批准他的请假。马粮钢对所受的迫害进行行政申诉,法制科等机构串通一起拒不受理。

九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合肥市法院判处马粮钢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结束了对他多年的取保候审,但是依然不能打工谋生。为了生存,他九七年三月到广东打工,合肥市公安局立即对他侦察追捕,妻子亲属和朋友都受到讯问、摸底调查,电话通信全被监控,使他们饱受惊吓。马粮钢只好返回合肥,公安局在关押他两个半天后,因“在外期间查无任何违法行为”,给予书面治安警告处罚。

马粮钢为打工谋生继续交涉,公安局反倒拘押他二十七小时。九七年九月初,马粮钢又向公安局书面申请在合肥市一家公司工作,同时承诺中断与一切涉嫌政治的人物来往,接受公安部门非法的监管,只希望警察不要再骚扰并使他失去工作。经办警察表示理解和肯定,让他放心即予放行。但批准的日子却一推再推,前后改了十多次,至今也不能去公司报到上班,公司已不会再要他了。

马粮钢最后呼吁人大常委会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宪法规定,剥夺政治权利不是剥夺人身行动自由,更不是剥夺工作权生存权。他请人大常委会本着以法制国的精神和人道主义准则,尽快制止并查处合肥市公安局的严重违法行为。这样才能避免出现像他这样恶意迫害造成的生存危难,避免为了生存只有乞讨在大街小巷或机关厂矿,或呼吁於新闻媒体和国际社会声援帮助。

马粮钢现年三十八岁,是老资格的异议人士,原安徽大学干部。一九八六年,马粮钢就参与了方励之的人权民主活动,并领导了推动民间直选人民代表的活动。一九八九年民主运动,马粮钢是安徽省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因此在“六四”后被判刑二年。出狱后依然坚持并宣传人权民主理念,因此又多次遭到逮捕关押,最长的一次达十七个月,并再次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蒙古族重要异议人士、南蒙古民主联盟组织主席哈达的妻子新娜,自九六年十一月四日至九七年三月五日,多次致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全国民族事务委员会、中共中央办公厅、内蒙古公安厅、内蒙古政法委和蒙古族的人大副委员长赫布,哀求给她一个妇道人家和幼儿以生存权。新娜在信中说,由於内蒙古个别领导人无视法律、滥用职权、株连亲友、加剧民族矛盾的违法行为,她家的生活已经到了危机四伏、举步维艰的境地,她经常以泪洗面,生活在无奈惶恐奔波中。

她在信中一一列举了所受到的违法迫害。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日,内蒙古公安厅逮捕哈达,并查抄了他们夫妻共同经营的蒙古学书店。九六年一月底,又四次非法对新娜和其二哥哈斯抄家,抄走的财物至今不归还。同年五月八日,公安局宣布取缔蒙古学书店,一些干警讲述的理由是,“容易和外国势力再接头”。新娜依据法律要求公安局行政复议,公安局没有正式的答复文件,但口头告诉新娜维持取缔决定。期间,新娜虽然依法向内蒙古政法委和公安厅投诉,均没有任何答复,而公安部门却动用了二十多人强行查封书店。不久又出动三十多公安干警,不通知新娜,又不给收据或其他文字手续,直接橇们入室,拉走了蒙古学书店的全部财物,包括锅碗桌凳煤气灶等生活必需品。

一个多月以后,内蒙古公安厅和呼市公安局多名干警找新娜,逼迫她写书面委托书,内容是蒙古学书店的书籍,是新娜委托公安机关保管的,遭到新娜严词拒绝。但是公安警察决不罢休,几次找新娜,直到她被迫按警察要求写了委托书。新娜因为发表论文,受到科教兴国编委会参加学术讨论会的邀请,但内蒙古公安厅强行阻止她前往出席。美国之音打电话采访新娜二哥哈斯,公安厅说所用的大哥大无线电话是“实施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使用的工具”,因此作为赃物予以没收。

新娜的工作收入和全家的经济依赖,均是蒙古学书店。公安警察查封书店,是剥夺了新娜的工作;而违法扣压全部书籍和财产,使她和幼儿的生活立即陷入困境,搜走进行商务联系的资料,又使他们无法索要欠债蒙受巨大损失。对此,新娜百般申诉,投信各级政府和执法机构,却没有任何回应。新娜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五日的信中悲呼,“多些同情多些宽容,施舍些革命的人道主义吧!”

新娜信中提出两点具体要求:第一是为了工作生存,允许她再开书店,并在原址开,因为没有财力精力另迁新址。如不允许迁回原址,应该拿出法律依据并帮助解决新址。不允许再开新店,至少允许她卖掉公安局强行拉走管理的书籍,并给她一条生活出路。第二是及早退还抄家的东西。从新娜家抄走的许多珍贵资料,有些甚至是极有价值的孤本,根本与哈达案件毫无关联,公安局既没有随案卷移送检察院,也没有退还新娜,是违反法律规定的。新娜要求退还这些东西,千万不能随便处理掉。

新娜的丈夫哈达现年四十二岁,是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的著名的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原是内蒙古人民出版社蒙文政治理论编辑室编辑,后创办了国际国内知名的蒙古学书店,努力恢复宏扬蒙古的文化。哈达为实现这一主张成立了南蒙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日被捕。哈达及内蒙古全区近百人先后被抓,曾导致内蒙古多次发生蒙古族学生和民众上街游行抗议。新娜也因为讲述了哈达被捕的实际情况,先后两次被警察抓走关押,并对她和二哥哈斯实行监视居住。哈达后来被中国政府以分裂国家罪间谍罪判处十五年徒刑,哈达的同伴特格喜被判处十年徒刑,现在均在内蒙古监狱服刑,而哈达一家也陷入了恶意造成的无法生存的绝境。

中国人权对中国公安警察恶意迫害异议人士和他们的亲属,使他们处於生不如死的悲惨痛苦之中,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如马粮钢信中所讲,警察有大量的违法甚至犯罪的行为。如多次采用“走私、偷窃”的罪名诬蔑抓捕马粮钢,私自橇门扭锁拉走新娜的财物,并逼迫新娜写假委托书等等。就是江泽民要在经济上限制异议人士的指示,其实也是违反宪法精神的,中国的宪法或法律里,并没有因为政治倾向要加以经济限制的原则。中国人权要求中国政府督察公安警察的行为,制止对异议人士和家属恶意迫害,保障他们有生存和工作的权利。江泽民即将访问美国会见柯林顿,这是美国政府促进中国人权进步的好机会,柯林顿和美国参众两院的领袖,应该充份利用这样的机会,促使中国的人权发展改善,包括让出狱的政治犯和家属的生存权获得保障。

Explore Topics

Access to Information Access to Justice 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Arbitrary Detention Asset Transparency Bilateral Dialogue
Black Jail Book Review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 Censorship Children Chinese Law
Citizen Activism Citizen Journalists Citizen Participation Civil Society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onsumer Safety
Corruption Counterterrorism Cultural Revolution Culture Matters Current and Political Events Cyber Security
Daily Challenges Democratic And Political Reform Demolition And Relocation  Dissidents Economic Reform Education
Enforced Disappearance Environment Ethnic Minorities EU-China Family Planning Farmers
Freedom of Associati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Freedom of Press Freedom of Religion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Government regulation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Great Leap Forward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Historical Anecdotes History/Experience Hong Kong
House Arrest House Church Hukou Human Rights Council Human rights updates Ideological Contest
Illegal Search And Detention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Information Control  Information monitori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ternational Trade International Window
Internet Internet Governance Judicial Reform June Fourth Kidnapping Labor Camps
Labor Rights Land, Property, Housing Lawyer's rights Lawyers Legal System Legal World
Letters from the Mainland Major Event (Environment, Food Safety, Accident, etc.) Mao Zedong Microblogs (Weibo)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New Citizens Movement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 Olympics Online Activism Open Government Information Personal Story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Police Brutality Political commentary Political Prisoner Politics Prisoner Of Conscience Propaganda
Protests And Petitions Public Appeal Racial Discrimination Reeducation-Through-Labor Rights Defenders Rights Defense
Rule Of Law Southern Street Movement Southern Weekly Special Topic State compensation State Secrets
State Security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Surveillance Taiwan Technology Thoughts/Theories
Tiananmen Mothers Tibet Torture Typical cases United Nations Uyghurs, Uighurs
Vulnerable Groups Women Xinjiang Youth Youth Persp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