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九民运中的包遵信——纪念包遵信逝世一周年

2008年11月01日

当一个逝者离开我们越来越远的时候,我们唯一能够挽留他的,就是不断刷新我们关於他的记忆,不断回顾他曾经走过的道路,了解他在世的时候所做的事情。包遵信先生离开我们一年了,我能做的,也就是记敍他的历史。而在包遵信的一生中,我相信他在天之灵最引为骄傲的,就是他在八九民运中的所言所行。

那么,包遵信到底在八九民运中做了什么事情呢?让我们从1989年的4月15日说起。

1989年4月15日,中共原总书记胡燿邦去世,消息出来以后,包遵信于 4月16日下午专门到胡燿邦家祭奠。当时,北大,清华,人大等北京高校都开始出现大字报。对局势发展一向具有高敏感度的包遵信,从胡燿邦家里出来以后,就直奔北大和人大看大字报。之后的18日,他又到北大和人大看大字报。

4月20日晚上,包遵信在青年政治学院谢选骏家里,与谢选骏,远志明,王润生,陈宣良,荣剑等讨论了时局发展,当场讨论起草了第一份中国知识分子声源青年学生的公开信,并领衔签名。第二天包遵信亲自到社科院徵集签名,在他的呼吁下,严家其,于浩成等都参加了联署。从八九民运开始的第一天,包遵信就毫不迟疑地以实际行动参加了进来。

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把学生爱国行动说成是动乱,学生组织决定次日发起游行。一直密切关注学生运动发展并与学生保持密切联系的包遵信担心政府采取强制镇压措施,使学生付出牺牲,当天深夜给统战部知识分子局副局长陶斯亮打电话,希望能够通过陶向上层反映,如果学生上街,政府一定要克制。他还并、表示,如果政府镇压,他一定退党表示抗议。

4月30日上午,包遵信参加了《亚太经济时报》驻京办事处召开的讨论会,充分肯定了学生运动,并批驳《四二六社论》的荒谬。

5月10日,包遵信到人民大学参加“纪念五四运动”报告会并发表讲话,在讲话中,他提出五四的主要意义不是爱国主义,而是啓蒙。今天的新啓蒙运动就要把争取个体自由作爲主要目标。他还在讲话中盛赞正在发展的学生运动,称“四二七游行将在中国历史上大书特书”。1

5月12日下午,包遵信应笔者之邀,参加了北大民主沙龙的活动并发表了演讲。在讲话中他再次高度肯定了四二七大游行的历史意义,称它“超越了历史上任何一次学生运动”。并首次提出“社会上的知识分子,应该跟学生结合起来”。2 晚上,他又来到红庙的一家饭店参加了首都一些知识分子的串联会议。这次会议讨论了以后著名的《五一六宣言》,并决定5月15日发起知识界大游行。此时的包遵信,已经成爲知识分子介入学运的代表人物,并以他多年的人脉与威望鼓舞了大批知识分子的加入。

5月13日,北京三千名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开始绝食行动,八九民运进入新的阶段并发展成爲全民参与的民主运动。而一向与学生有密切关联的知识分子的动向也备受关注。当局此时仍旧不肯直接与学生对话,转而喜欢一些知识分子能够出来作爲他们了解学生诉求的桥梁。

5月14日, 包遵信正在《光明日报》开座谈会, 阎明复打电话来, 说广场上情势很紧张, 希望他能一起去做学生的工作, 於是, 晚上他和戴晴, 严家其, 李泽厚, 温元凯, 于浩成, 李洪林, 刘再复, 苏炜, 苏晓康, 李陀, 麦天枢等其它11名著名知识分子来到统战部,在政府代表于学生代表之间进行调停工作。在调停没有接过得情况下,这些学者毅然站在了学生一边,他们亲自到了广场,并分别发表了肯定学生运动的讲话,表示支持学生对民主的热情.3 这就是著名的 “十二学者上天安门”. 这12人以后都受到了中共程度不同的迫害.

5月15日下午, 由严家其, 包遵信领军, 中国科学院多个研究所, 中国社科院, 北大, 清华, 北师大, 中国政法大学等60多个单位的教授, 讲师, 研究人员, 以及文化界, 新闻界的200多个机构的知识分子共4万多人, 在” 中国知识界” 的总横幅下举行了声援学生的大游行. 这标志着知识分子的全面介入. 包遵信在自己的身上挂上写有自己名字的布条, 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跟他走在一起的, 还有严家其, 老鬼, 郑义, 赵瑜, 柯云路等.在广场上, 他向欢迎的学生发表了讲话, 他说: “我们的政府到现在还没人出来讲话, 这是一个 无能的政府….. 今天首都两百多个单位, 四万名知识分子参加游行, 对你们表示支持, 向你们表示敬意….. 我们四万多名知识分子在你们的鼓舞和感召下也站起来了, 为了全中国的自由, 全中国的民主化, 同你们战斗在一起.”4 这次大游行,带动了全国各界对绝食学生的声援高潮。此后,几乎每天在天安门广场都有类似的游行进行,极大地鼓舞了学生的斗志。

5月16日, 包遵信与巴金, 严家其, 刘再复, 艾青, 李泽厚, 郑义, 范曾, 李陀, 冯至, 季羡林, 刘心武等知识分子共一千多人联名发表《知识分子五一六宣言》,提出: “历史证明, 镇压学生运动绝无好下场.” “必须承认在民主程序下产生的学生组织的合法性”, “富于爱国传统和忧患意识的中国知识分子, 应当意识到自己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 挺身而出, 推进民主进程, 为建设一个政治民主, 经济发达的现代国家而奋斗.”. 这是当时知识界最大规模的联署行动, 几乎囊括了所有具有代表性的知识界头面人物.这也是1949年以后知识界最大规模的联合抗议行动.下午,包遵信作爲知识界代表参加了在北大三角地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并代表严家其,李泽厚,刘再复三人发言,誓言:“既然站起来了,就不能再趴下去,有勇气站以来,就要有勇气站下去,即使倒了,我们也要站着死。”5 他们的讲话传到天安门广场和各高校,感动了大批的学生。

5月17日, 包遵信和严家其, 李南友等人联名发表《五一七宣言》,把矛头直接指向邓小平: “清王朝已经死亡七十六年了, 但是, 中国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 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 这是当时知识界对中共, 对邓最深刻的认识. 包遵信对邓小平的评价是: “他是一个悲剧人物. 是他领导的十年改革使人们思想开放, 但他却在一步步地扼杀人民的民主意识. 是他把学运的矛盾激化了, 因为他实际上与毛泽东是同属一个思想体系的.”6 这样的评价在今天看来已经成为共识, 但是在很多人对邓小平还抱有幻想的当时, 实在是精辟之见.

5月20日, 十名知识分子发表誓言, 宣誓者包括包遵信, 严家其, 苏晓康, 王军涛, 沈大德, 吴廷嘉, 闵琦, 陈小平, 李德伟和谢小庆. 他们誓言 “绝不背弃爱国学生的生命和热血所开拓的争取民主的事业, 绝不以任何借口为自己的怯懦开拓, 绝不再重复以往的屈辱, 绝不出卖自己的良知, 绝不向专制屈服, 绝不向八十年代中国的末代皇帝称臣.” 表现出极大的道德勇气. 这种勇气正式八九精神的体现.之后, 包遵信和其它知识分子致力于推动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 他和严家其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 指出: “目前宪法受到少数人的粗暴, 践踏, 我们紧急建议, 立即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紧急会议, 解决当前面临的严重问题.” 这个建议如果被采纳, 是完全有可能通过民主与法治的轨道和平解决抗议运动与当局之间的冲突的. 但是, 这个很理性的建议, 当局完全置若罔闻.

5月22日上午,严家其在社科院政治学所召集一些知识分子开会讨论局势,包遵信倡议出版一份报纸,进行深入的讨论,得到大家的赞成。当天下午,在他的组织下,这份名为《新闻快讯》的小报就正式创刊。包遵信亲自担任负责人。这是当时八九民运中少数的独立媒体之一,对於及时传递抗议民衆的心声起了很大的作用。

5月23日上午,包樽信参加在社科院政治学所召开的“民主与新权威主义”讨论会,会上决定成立“北京知识界联合会”,并被公推为召集人。参加完这个会议后,他又参加了在马列所召开的各界代表会议,会上讨论成立“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 从此以后,他作爲知识界代表,参加了每天的联席会议,并负责联系了所有历次会议的开会场地。

5月24日日下午召开了“北京知识界联合会”筹备会议,包遵信和严家其被推选为总召集人。

5月25日, 包遵信和严家其联名发表声明《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当前中国的问题---兼告李鹏书》,要求李鹏下台.,文中指出: “一个被人民所唾弃的政府首脑, 如果不主动辞职, 人民可以通过宪法规定的途径把他罢免.” 他们还提出: “我们建议, 在李鹏主动辞职的情况下, 在李鹏没有犯下新的错误和罪行的情况下, 李鹏对绝食学生的非人性行为和五月二十日颁布的戒严令错误, 不予追究.”

5月底形势越来越危急, 包遵信已经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 作为一个对中国现实有深刻认识的人, 他对于中共的凶恶是有一定认识的. 他曾经在接收记者采访时说: “镇压的可能随时存在. 一旦出现镇压, 中国便会出现专制暴政, 十年改革的成果将会丧失殆尽.” 7 事态后来的发展, 证明他的判断完全正确. 但是, 尽管对形势有这样的清醒认识, 包遵信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和退缩. 他随身带了一个大背包, 日常生活用品都在其中, 随时准备被捕坐牢. 同时也显示出他破釜沉舟的决心.

作为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的召集人之一, 他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指导者的位置上, 他一再强调的是 “学生运动完全是自发的, 他们不需要指导”, “要与学生共同战斗”. 他对学生有很高的评价, 他说: “今天的青年的确令人刮目相看, 他们具有很强的凝聚力, 他们的精神面貌和心理素质产生了质的变化”, “学生教育了群众, 也教育了我们. 没有学生, 就没有五一六和五一七声明, 也不可能有五一七的百万人大游行” 对于这次民运运动, 包遵信做了很高的评价, 他认为 “这次运动超越了五四, 也超越了传统.”8

6月3日,中共悍然动用小型常规战争的规模对手无寸铁的民衆进行了血腥镇压,包遵信与我一起踏上了逃亡之路,开始了他因爲投入八九命运而展开的另一段人生里程,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1. 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磐》,台北:风云时代出版公司1997.4。 ^

2. 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磐》,台北:风云时代出版公司1997.4。 ^

3. 张结凤:《 包遵信谈知识分子与学运》, 香港:《 百姓》半月刊1989.7.16. ^

4. 国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编: 《惊心动魄的五十六天》 ^

5. 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磐》,台北:风云时代出版公司1997.4。 ^

6. 谭卫儿: 《民运急先锋---包遵信》, 64名香港记者编《历史不会忘记》,香港记者协会1989.9. ^

7. 谭卫儿: 《民运急先锋---包遵信》, 64名香港记者编《历史不会忘记》,香港记者协会1989.9. ^

8. 谭卫儿: 《民运急先锋---包遵信》, 64名香港记者编《历史不会忘记》,香港记者协会198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