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网络言论再遭打压 原八九学运领袖李建平被起诉

2006年03月13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知情人士处获知,今年40岁的原八九学运上海高自联发起人之一的李建平,因在海外网站上发表批评政府的文章,於3月9日被山东省淄博市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目前,此案交由山东省淄博市中级法院刑事一庭徐姓法官负责审理。

李建平被捕前在山东省淄博市经营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去年“六四”前夕的5月27日,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公安分局和网络检查人员以“检查网络安全”为名检查了李建平的电脑,随后以电脑里有淫秽图像为由将李建平带走,并以“涉嫌诽谤罪”将李建平刑事拘留。5月28日上午,淄博市张店区公安分局搜查了李建平家,抄走了他的手稿、通讯录、银行存折以及国外寄来的稿费支票,随后又到他公司搜走了他的文件资料。


李建平於2005630被正式逮捕。同年830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移送淄博市检察院。200510121226,淄博市检察院先后两次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李建平案子退回公安局要求补充侦查。2006126,李建平案再次被移送检察院,39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李建平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星水,向检察院提交了《关於李建平涉嫌诽谤案不予起诉的律师意见书》(原件附后)。

附件:
关於提请对於李建平涉嫌诽谤罪案作出不予起诉的律师建议书

山东省淄博市人民检察院:

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接受犯罪嫌疑人李建平的委托,作为其涉嫌诽谤罪的辩护律师,辩护律师通过会见,了解案情,查阅法律法规,查阅最高法院公布的案例,对本案形成了一个基本意见陈述如下,希望这个案件在领导的关注下得到公正的解决。

一、2005年5月27日,犯罪嫌疑人李建平在家中被淄博市张店区公安分局以涉嫌诽谤罪刑事拘留,2005年6月30日被执行逮捕。2005年8月30本案侦查终结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移送贵院审查起诉,2005年10月12日贵院又将本案退回淄博市公安局补充侦查。11月13日补充侦查完毕移送至贵院。2005年12月26日贵院第二次将本案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2006年1月26日本案补充侦查完毕再次移送贵院审查起诉。

二、淄博市张店区公安分局以李建平在网络发表反动言论诽谤政府涉嫌诽谤罪为由将李建平刑事拘留,侦查终结后改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犯罪事实就是李建平在网络上发表了几篇对国家的某些具体政策和国家领导人的批评文章。根据我国《刑法》第105条第2款规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指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构成犯罪的客观要件表现为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所谓造谣,是指为了达到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而无中生有。捏造虚假事实,迷惑群众;所谓诽谤,是指为了达到颠覆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而散布有损於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以损害国家政权的形象。从犯罪嫌疑人李建平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内容来看,其是一种个人出於善意对国家某个具体政策和某个国家领导人提出的批评意见,完全是代表犯罪嫌疑人李建平的个人观点,并没有捏造虚假事实,其行为的目的是出於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感,而对社会的一些不法行为、不公平现象以及腐败现象提出批评,希望能够对促进国家的进步和社会的稳定和谐尽到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应尽的义务,这同时也是我国宪法所赋予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体现,其行为与以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的应受刑法处罚的造谣、诽谤行为的性质有本质的区别,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因此,仅以犯罪嫌疑人李建平的几篇文章作为证据不足以认定其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即便是犯罪嫌疑人李建平存在有些言论过激,批评不当的问题,也是可以加以教育、引导或采取其他方式予以训诫,而不应将其纳入刑法调整的范围。

犯罪嫌疑人李建平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一向奉公守法,爱国爱家,未有犯罪前科,其在淄博市依法经营着一家公司,业绩较好,可以说是安居乐业,在这种情况下,犯罪嫌疑人李建平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犯罪动机应该说是不存在的。

三、鉴於本案已经过两次退补侦查,且根据案件事实,证据不足以认定犯罪嫌疑人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40条第4款规定:对於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本律师在此建议贵院依据事实和法律,对本案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从而体现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2条的精神,彰显法律公正和正义,更有益於保障人权。

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
张星水 律师
2006年2月1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