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刑满释放后郑恩宠将不准直接回家

2006年06月01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知情人士处获知,将於6月5日服满3年刑期获释的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出狱后将被直接送到警署,他的家属将不得从监狱接其回家。

据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在郑恩宠律师即将出狱的一周前(5月30日),他的妻子蒋美丽突然收到丈夫狱中来信,被告知,6月5日家人只能到当局安排的地点去接郑恩宠回家。

郑恩宠在信中说:“今天上午北站街道里委支部书记、社工和户籍警以及天山街道里委支部书记,到监狱里来找我谈话,要我与他们达成共识:一、6月5日由北站警署用车接我到(他们)办公室,然后举行一个仪式,宣布剥夺政治权利应遵守的规范。我想这样警方与监狱可当面清查“释放证”,路上“人身安全”也有“保障”。二、6月5日下午,天山街道支部书记来电,预约6月6日上午到紫云路天山派出所办理户口以及申报新版身份证手续。…… 综上,6月5日你们等待街道方面的通知,届时到指定地点接我回家。”

本月16日,蒋美丽在前往监狱对郑恩宠作其刑期内最后一次探视时,家中遭不明身份者两次闯入(详情见中国人权5月18日新闻)。去年12月8日,当蒋美丽准备替丈夫前往德国领取德国法官协会颁发给郑恩宠的人权奖时,突然被上海当局告知她因涉入一起“物业管理纠纷”而不得出境。之后,蒋美丽对郑恩宠每月一次的探视权被当局剥夺,蒋美丽本人受到警方每天24小时的严密监控。3月23日,蒋美丽买好去苏州的火车票,准备去给父母上坟,结果被上海北站派出所的警察拦截下来。

据知情人士告知,受到当局多次骚扰的蒋美丽於5月30日给丈夫回信说:“你在信中说,6月5日由北站警署到提篮桥监狱接你到他们警署办公地方,要当面宣读剥夺政治权利的规则。实际上,在5月23日,我们当地的户籍警、北站居委以及社工早就来家里和我说过,由他们出面接你。只是我不同意由他们到监狱接你的方式,而且我还可以肯定,这几个人是在来找我得不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后,又到监狱去给你施加压力。我的意思很清楚,6月5日我和家人在提篮桥监狱正门来接你,如你认为警方接你能‘保证’你的‘安全’我也没有办法。就在我最后一次5月16日去监狱探视你时,我们家中的两道铁门被不明身份的人,用事先准备好的钥匙打开闯入。他们先后二次用钥匙打开我们家大铁门,幸亏那天家中有朋友在,否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你能想得到吗?想想都觉得可怕,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现在既然警方要接你去他们那里,那么你就在他们那里住吧!在警察那里或他们安排的别的地方,别回家来,你如果要回家,就与我们家人在监狱正门见面,我们会从上午等到下午,你看着办吧!”

郑恩宠曾代理上海静安区东八块被拆迁居民状告“上海首富”周正毅,他接办的房屋拆迁诉讼案超过500件。郑恩宠於2003年6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8日被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3年。

周正毅因犯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刑3年,也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今年5月26日刑满获释。据媒体报道,“当局在政府上班时间之前为周正毅办好手续,7时左右派车送他出狱,返回位於水城南路荣华西道的西郊花园别墅豪宅”—当局并没有安排周正毅到警署或街道委员会报到。

中国人权谴责上海当局准备采取的不准郑恩宠在刑满释放后立即与家人团聚的歧视性措施。周正毅是郑恩宠为协助上海拆迁户讨回公道而状告的主要对象,对比周正毅获释后的待遇,更显示了当局对郑恩宠采取措施的任意性。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