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律师郑恩宠处境艰危,人身自由受限、生计无着

2006年06月28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知情人士处获知,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本月出狱后,遭上海当局严密监控,处境如同在家中继续服刑,完全失去人身自由,无从谋生。

据知情人士告知,被关押了3年、本月5日出狱的郑恩宠律师,在上海举行六国峰会期间,被严密监控,不得出小区一步;峰会结束后,其人身自由仍未被恢复。虽然释放证上要求郑恩宠应於6月15日前必须办妥户口登记和身份证手续,但是直到6月27日郑恩宠才被允许前往天山路派出所办理这一事务。不仅如此,郑恩宠夫妇一路上更被警方车辆紧跟身后,并受到派出所刁难。夫妇俩从上午10:30一直等到下午1:45,派出所的警察谎称户籍警出差,无法为郑恩宠办理身份证,实际情况是,经郑恩宠电脑查询,该派出所将郑的户口、身份证资料全部冻结。在郑恩宠夫妇交涉的整个过程中,上海市公安的车辆一直停在天山派出所门口。

6月28日上午9时,郑夫妇准备前往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反映天山路派出所不
给办理身份证问题。刚到小区门口,即被4名便衣警察强行拦阻,宣布郑恩宠和妻子今日均不得外出。当郑恩宠继续走出小区门口时,一名便衣出示警察证说:“剥夺政治权利的人,哪也不准去。” 为此,郑恩宠席地静坐抗议,引来了晋元路上近百名围观的居民。后来,虽有几辆警车前来,但是没有进行干预。

据消息人士说,由於当局借故不给郑恩宠办理身份证,导致郑恩宠家生存状况恶劣。没有身份证,郑恩宠无法找工作和外出应聘;没有身份证,郑恩宠到邮局去寄“泄露国家机密”一案的申诉材料,挂号信被当作匿名信处理;没有身份证,郑恩宠不能进行调查工作,不能前去法庭查询,也不能去图书馆查阅资料,更不能去北京见他的代理律师张思之。

郑恩宠全家目前只能靠蒋美丽的退休金度日,每月扣掉水、电、煤气费等,每天只有4元人民币生活开支。为此,郑恩宠一家只能到蒋美丽的姐姐、弟弟家吃饭,但监控人员经常不让他们出门,有时连饭都吃不成。

郑恩宠出狱后因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曾两次遭上海市闸北区国庆路派出所传唤。警察不断对其进行骚扰,他家中的电话常常被切断,小区内常有几十名警察、便衣对其进行监控,不仅其本人无法外出,外人也不能对他进行探望,甚至其妻子蒋美丽也常常被限制外出。

消息人士说,日前,美国一位著名法学专家到郑恩宠家访问,在楼下即被10多名警察阻拦。无奈之下,这位法学专家只好请警察转交送给郑恩宠的礼物,但他当晚致电郑恩宠时,得知警方根本没有通知郑去领取。

中国人权呼吁上海当局立即停止对郑恩宠的迫害。虽然郑恩宠出狱后被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行动自由和生存权也要受到剥夺。中国人权敦促上海当局尽快给郑恩宠发放新的身份证,并保障他和家人不再受到行动和其它方面的控制与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