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付先财亲友遭公安严控和骚扰

2006年07月20日

中国人权获悉,付先财在手术一个月后手臂已稍能动,但其家人和亲友遭到地方公安的严密监控和骚扰。

国内知情人士告知中国人权,上月遭暴徒袭击致上半身瘫痪的三峡移民维权代表付先财,经手术后一个月的恢复,目前病情稍有好转,其手臂已稍能动,手指也略有知觉,但由於还不能咳嗽,其肺部的痰仍需靠用吸痰器进行人工排痰。湖北省秭归当局为了防止付先财病情外泄,从6月下旬开始,监控和看守的警察人数已由3人增加到5人,付先财的家人被警察每日跟踪,外出也被紧紧跟随左右,寸步不离,而医院ICU病室将允许付先财家人来探视的人数由原来的两人改为一人,每天只有30分钟,并禁止家人将手机带进病房(此前付先财常用手机与友人谈其病情)。

自遇袭事件发生后,付先财的亲属、朋友都受到严密监视,秭归县茅坪镇九里村颜克华家有6名警察进行24小时监控。茅坪镇杨贵店村阮久胜经常被警察带往外地,警方对他进行恐吓或利诱,让他不要再参与移民维权活动和为付先财事件奔波讨说法。秭归县公安局还多次在公开场合警告说,未经政府允许不得前往探视付先财。夷陵区三斗坪镇中堡村多名移民代表受到区、镇政府和区公安局的严厉警告,不准探视付先财,三斗坪镇冯镇长并说付先财是自己摔伤的。

6月下旬以来,秭归县公安局加派警力,凡对付先财事件知情的人都受到严密监控,其弟付先进被秭归县公安局以“旅游”名义带往秭归县沙镇溪镇。付先财的家人不论走到哪里都有几名警察跟随左右,付先财的家人追问其目的时,警察说为了保护他们。一位姓梅的警察无奈地说,这是政府指派的,还说“我们的饭碗都掌握在你们的手上哟!”。

几天前,付先财的儿子从医院出来,被守在病房外的梅姓警察跟踪,他对付先财的儿子说:“你别用敌视的眼光看我,你应该能理解我们呀! ”付先财的儿子很生气地说:“我不能容忍你们侵犯我人身的权利。你身为执法人员难道不懂得你的行为已经侵犯了我的权利吗?”付先财的儿子不再搭理他,叫了一辆计程车,刚打开车门准备上车,梅姓警察追来钻进后排座位,并说:“顺便带一下,我出钱”。在付先财儿子要求司机让他下车、僵持了几分钟后, 梅姓警察对司机大声喝道:“别废话,我是警察,快开车”。付先财的儿子和司机同时要求他亮证件时,他才不再说话,但却赖在车上不肯下车。司机无奈,在与付先财的儿子商量后只好将车开往派出所。付先财的儿子并拨通了110报警,接警人员听了情况后,建议将车开去派出所。在去派出所的路上这位梅姓警察夺门而逃。

据消息人士说,近日付先财的家人向宜昌市人民医院外一科的医生要求查看付先财的病历,但被拒绝,医生说:要看病历须找院长。付先财的家人到院长办公室,那里却没有病例,后来又到病情档案室,向ICU病室的王旻主任提出要求查看病历,王主任在另一房间与医院领导电话商量了半小时,最后推说病人的档案不准让病人看。付先财的家人说不是给病人看,是病人的家属要看。王主任说,病人家属一样不能看病历,只能看医嘱单,这是医院行政部门的规定,并说要找医院领导或医务科才行。付先财的家人到医院医务科要求看付先财的病历,医生推说没有出院的病人只能在转院或出院时才可以复印档案,拒绝了付先财家人要看病历的要求。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