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佛协会长屈从政府 圣观法师因超度“六四”亡灵遭驱逐

2006年08月23日

中国人权刚刚获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法师附和政府当局的构陷材料,批示将今年“六四”超度天安门亡灵的圣观法师逐出寺庙。

国内知情人士告知中国人权,原西安89学运组织者、现在江西宜春市化成禅寺任监院的圣观法师(俗名徐志强),因今年“六四”为天安门死难者举行佛教超度仪式(详情见中国人权8月21日新闻发布),被宣布“离开寺庙、离开江西”。

据知情人士告知,北京时间8月22日上午,宜春市宗教事务局局长杨旭,带领宜春市国安局的五六十名国安人员,将在南昌的88岁高龄的化成禅寺住持戒全和尚挟持到化成禅寺举行紧急会议。圣观法师也被叫到会场。杨旭逼迫戒全老和尚当场宣读指控圣观法师与化成禅寺的三名女居士有染的文件。该文件没有出处,也没有对指控提出任何证据,但在指控的后面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给戒全和尚的批示文字:“根据上述情况,圣观违反戒律,应该迁单,离开寺院,离开江西”(该文件附后)。

戒全老和尚不愿意宣读这一文件和批示。他在众多警察的恐吓下,颤抖地拿着那一纸文件,对圣观法师说:“政府要你走,一诚要你走,你又不是没地方去,那就走吧!”圣观回答:“师父,我不走!是他们要我走,不是你要我走,我不走!”戒全老和尚劝道:“你斗不过政府,不要和政府作对了。你不怕杀头啊?你不怕坐牢啊?”圣观答道:“我反对专政,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17年了,我不怕!”圣观法师接着声明:“我希望查明事实真相再下结论。”戒全老和尚见爱徒如此坚定,焦急地说:“你不怕,好吧,那我也不管了”,说完转身就走,但立即被身旁的警察拦住。宗教局局长杨旭继续坚持要戒全老和尚宣读一诚的批示,但戒全老和尚仍劝说圣观:“政府要你走,怎么办?走吧!”圣观法师再次表明决不屈服於权势,杨旭等人不耐烦地说:“好!好!已经宣布了,接下来宣布新的监院”。

会后,戒全老和尚被二三十名便衣警察挟持着出了寺庙,带上了警车。当天下午,化成禅寺的出纳员去银行取钱时发现,以徐志强名义开设的私人账户已被公安局查封,银行拒绝提供查封私人帐户的理由和相关文件。

圣观法师现仍在化成禅寺抗争。他认为中国佛协会会长一诚法师在没有进行任何调查、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在指控他与三名女居士有染的文件上批示,是对他的不尊重,是违反有关法律法规的行为,而“宜春市宗教局杨旭局长带着几十名警察,到化成禅寺来威逼戒全老和尚宣布解除他的监院职位,是地地道道的宗教迫害”。圣观法师打算抗争到底,不排除用法律的手段解决此问题。

圣观法师按其一贯理念,在化成禅寺推行财务公开制度,并将常规审计制度引入寺院,此举改变了化成禅寺多年与官方勾结的黑箱作业的恶劣潜规则。财务制度的规范化、公开化,堵塞了某种利益输送的渠道,因此触动了某些既得利益者,引起他们的强烈反弹。

另据知情人士说,被宜春市政府宗教局指控的三名女居士,也决定以法律的手段对宜春市宗教局和中国佛协会长一诚进行诉讼。她们认为,身为闻名海内外的高僧大德,屈服於权势,对依附佛门的佛家弟子不但没有保护,反而“轻信一纸没有任何依据的诬蔑信”,导致对她们“身心的极大伤害。”

中国人权严厉谴责宜春地方当局以政治权力介入宗教、干涉宗教自由的行为。圣观法师行使的宗教自由权利,是中国宪法所明文保护的;中国佛协会长的行为却表明,中国佛协会不过是中国政府的附庸,是当局控制宗教自由的工具。中国人权敦促江西省政府立即阻止宜春地方当局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行为,追究腐败官员的责任,并切实保障圣观法师和戒全老和尚的人身安全。

附:官方文件及中国佛协会长的批示
http://www.hrichina.org/public/PDFs/PressReleases/Xu-Zhiqiang-23aug2006-Addendum.pdf

徐志强披着佛教的外衣与女弟子、女居士等发生不正当关系

据掌握,在化成寺与徐志强发生不正当关系的女人有XX(XXX)、XXX、XXX三人。XX是最早与徐志强有暧昧关系的人,徐让其制作网站,向境外发送“维权”材料,利用XX为戒全写自传之机,让其对戒全身边的人讲“我师父反共、反政府我才追随的,我追随圣观就是他为法轮功平反”。XXX是徐的第二情人,丈夫姓X,在外务工。徐与X是权色交易,利用徐的关系承包了化成寺的法物流通处,徐每晚几乎11点以后与X通话一个多小时,全是低级污秽之语。XXX是徐志强新聘的会计,第一次见面与徐谈话至半夜一直未出门。

二○○六年八月十九日

戒全老法师:

根据上述情况,圣观违反戒律,应该迁单,离开寺院,离开江西。

一诚
2006.8.22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