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访中纪委调查组遭打压,上海访民公开信申诉冤情

2006年09月15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上海访民在上访中纪委调查组遭打压之后,於9月15日发表公开信(全文附后),希望中央体察他们的冤情。

国内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自今年8月中纪委调查组进驻上海以来,大批访民到调查组驻地反映情况,上海地方当局立即派出大量警察,采取拘捕、传唤等手段打压前往反映情况的访民,阻止他们向中央申诉冤情。

知情人士称,8月27日,数百访民到中纪委调查组驻地反映情况。调查组接待人员说:你们来的人太多不能接待,你们派出五名代表来反映情况。但是,上海市各级区政府信访办得知后,於9月上旬向众多访民发出书面警告,凡是到中纪委驻地进行上访者,都要受到严厉的处罚。例如,9月12日,上访者裘美丽到中纪委调查组驻地反映情况,被刑事拘留,另有多人被传唤和留置问话。这样,近在咫尺的上访大门,再一次被上海当局派出的警察堵住。无奈之下,上海访民只好发表公开信陈述冤情。

公开信具体陈述了今年初以来,上海访民所遭受地方当局的迫害。中国人权从国内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相关详情。下面是其中几例:

  • 陈小明被逮捕和虐待。因被上海当局怀疑带领美国领事与访民见面而被拘捕的陈小明,7月11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目前正面临当局更严厉的惩处。有人曾在半夜听见他被刑讯逼供时的呼救声。其家人怕遭报复,不敢对外说陈小明的状况。
  • 毛恒凤面临被起诉。毛恒凤於5月23日晚被警察强行带走,软禁在客来登宾馆。毛恒凤抗议非法关押,砸坏了宾馆房间的台灯,於5月30日被刑事拘留,6月30日被正式逮捕;8月28日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移送检察院,面临被起诉。
  • 许正清在狱中被剥夺会见家属的权利。许正清因赴京悼唁赵紫阳,去年10月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狱中他拒不认罪、拒穿囚衣,被狱方剥夺了会见家属权。今年7月14日,在当地警察带领下,与妻子、父母见了面。警方警告说,如还坚持不认罪、不穿囚衣,将再次剥夺他的会见权。
  • 田宝成张翠萍夫妇被捕、劳教。今年6月,上海“六国峰会”召开之前,多位上访者被抓,其中田宝成已被逮捕,其妻张翠萍被劳教一年半。
  • 王水珍被逮捕。王水珍因去探望遭软禁的郑恩宠律师,於7月上旬被正式逮捕。
  • 杜阳明被逮捕。曾被劳教一年多的杜阳明老人,也於7月因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被逮捕,警方未向家属出示任何法律手续。

公开信还说,今年以来,上海市政府为有效阻挠上访人员进京上访,派遣大批警察和截访人员,到京、沪火车站、列车上,北京城内上访人员居住地,和各信访点周围的大街小巷,大肆搜捕上访人员,发现一个绑架一个,悉数押解回上海,致使上访人员有冤无处伸。最近以来,仅因进京上访遭殴打致伤的人就有:吴党英、童莉亚、朱金娣、刘华琳、方文斌、朱黎斌(已二次)、孙健、裘美丽等几十人。

中国人权坚决支持上海访民表达民情的正当举动,极为关注其中遭拘捕、传唤、劳教和殴打的访民,并强烈谴责上海公安部门压制迫害访民的人权侵害行为。上访是中国宪法确定的公民权利,中国国务院《信访条例》明文规定,各级机关必须打开信访大门,接受访民敲门求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打击报复信访人。中国政府也公开承认绝大部分的上访民众,确是由於遭受到了严重侵权或不公正对待,是有理由上访的,但实际上通过上访解决的问题只有千分之二。中国人权呼吁中纪委调查组认真对待上海访民的公开信,立即制止上海地方当局对上访冤民的人身侵犯,切实解决访民们提出的问题。中国人权同时呼吁中国政府尽快健全法治,制定法律性的受理审判处置的完整体系,以废止根本没有权力解决民众遭受官方侵夺的上访办公室这一摆设。

附:上海上访人员致中纪委调查组的公开信

中纪委驻上海调查组的各位领导:

我们是来自上海各区的上访市民。十多年来上海市各级政府部门,借口市政工程改造和土地储备等理由,将我们的祖居住宅及房产强行圈购,其中不乏官商勾结、倒卖土地以中饱私囊的现象。

上月25日,上海“东八块”拆迁户给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发出举报信,举报上海首富周正毅勾结某些市府官员进行合同诈骗的罪行。举报信揭露了静安区区长姜亚新,和他的委托人、副区长是明芳,2002年5月与周正毅签订的合同,涉嫌合同诈骗。周正毅签署合同用的香港“佳运投资有限公司”,在香港“公司注册处”和“商业登记署”两个机构根本没有记录。而且,该公司在合同上的地址也属另一公司。而周正毅将静安区一块连篇的区域一分为八,分别签订了国有土地出让合同,致使40亿元土地出让金不受财政部、上海市财政局的管辖和监控,也属欺诈行为。

而上海市府和司法机关对上海各区政府在拆迁工作中的违法违纪行为,均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对在拆迁中遭受财产和人权侵犯的市民,多年来以上访举报等方式的控告,不但采取长期不理不睬,不依法按政策落实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反而利用公权罗织罪名,公安、司法等部门,采用传唤、拘禁、劳教、判刑等手段,先后对上百名上海市民进行迫害。其中上访市民被施以刑讯逼供(酷刑),随意遣送而被殴打的现象比比皆是。

拆迁上访群众至今仍被无辜关押的,计有许正清、陈小明、毛恒凤、蔡文君、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王水珍等。如此报复陷害,给广大受害者及其家属的身心和生活造成了空前的灾难。更有许多家庭,在与政府非法强迁及其迫害的抗争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为求生存、求解决,又不得不坚持上访,致使原本困难的经济雪上加霜,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特别是最近以来,上海市政府为了有效阻挠上访人员依法进京举报,派出了大批的警察、各级政府人员及社会闲杂人员,分别安排在上海站进口、北京站出口、京沪列车上、北京城内的上访人员居住地、和各信访点周围的大街小巷,广泛搜捕,发现一个,绑架一个,押解回上海一个。有的刚到京就给弄回来了,能在北京任何一个信访点登记一次的访民已是万幸。找不出哪条信访条例有此规定。各级政府人员采取非法手段,用国民税金以人多势众搞野蛮截访。据各级政府人员声称,他们是上海驻京办在北京的劳务市场招来的,不用签佣工合同,任务就是听从上海驻京办负责人的差遣,即上海长驻北京的信访干部202接待员肖斌的指挥,专干打人的活。而肖斌本人也时常亲临截访现场,他曾气势汹汹地叫道:不许说话!不许用手机!谁要露出来,就抢掉没收充公!被遣返上访人员吃饭、上厕所都要请示报告!打手们个个人高马大,身强力壮,他们常常突袭上访人员,实施野蛮手段进行毒打,即使老人也不能幸免於难。有的访民被打得鼻青眼肿,软组织受伤都算轻伤,有的肋骨被打断,有的被打得大小便失禁……

在上海驻京办的驱使下,各级政府人员和雇佣的闲杂人员使用野蛮暴殴,今年以来,仅因进京上访受到殴打致伤的人有:吴党英、童莉亚、朱金娣、刘华琳、蔡正芳、方文斌、朱黎斌(已二次)、孙健、裘美丽、陈幼鹤、华玉桂、胡佩琴、夏伟民、何美君、孙喜成、葛秀珍、宝山区不知名的老太等等,在此无法做出完整的记录。

上访市民被遣送回上海后,多数被直接押解到警署,接受非法传唤,还有一些人被强制送“上访学习班”,更有一些人被由此非法关押了拘留,就是没有听到一例问题解决了。

我们被逼上访,却遭遇如此迫害。政府提倡“和谐社会”,我们何曾承受到如此“奢望”?!

我们听闻中央调查组来沪工作,渴望籍此机会向你们表达我们的意愿,同时向你们反映上海在拆迁问题上的真实状况。我们自发来到您们居住的30号马勒别墅,揭露被上海摩天大楼里埋藏的黑暗与罪恶,揭露被光彩夺目的橱窗遮住的跨世纪冤案。我们深信您们将揭开上海腐败的盖子。

我们遭到某些上海地方势力的阻挠,使我们无法走近您们居住的马勒别墅,还要随时接受警察的非法传唤,更有被非法留置派出所至次日凌晨三四点钟或以非法劳教相威胁。但是,我们的态度是:为了生存,为了上海美好的明天,更为了至今仍被非法关押的许正清、陈小明、蔡文君、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王水珍等人早日无条件释放,我们一定要冲破恶势力的围困向您们直接反映真实情况,并希望您们及时向中央政府转告。我们以公开信方式反映共同的问题,希望我们代表的人身自由和安全能得到您们的保护。

此致

敬礼

上海访民代表:龚浩明 周大烨 陈修琴 陈恩娟 朱东辉 谈兰英 叶成业 韩忠明 张师君 陈启荣 孙喜成 沈咏梅 许永道 王巧娟 俊生 萧又青 丁训华 张君令 王丽卿 姚荣林

2006年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