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孙小弟荣获国际“无核未来奖”

2006年12月02日

中国反核污染维权人士孙小弟昨晚荣获“无核未来奖”,该奖被誉为全球声望最高的反核奖。十多年来,孙小弟为保护生态环境、维护矿工权益,不惧种种迫害,坚持向北京中央政府举报甘肃792铀矿造成的严重放射性污染。

孙小弟由於仍受当局严密监视,无法前来美国,中国人权中文新闻发言人封从德代表其出席这一峰会并领奖,并介绍了孙小弟18年来坚持反核污染维权活动的艰辛历程。此奖颁给孙小弟,旨在表彰其“为终止导致中国铀矿生产腐败的不善管理进行上访的道德勇气”。这一颁奖仪式於12月1日晚,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纳瓦霍族自治区(Navajo Nation)首府的Window Rock市举行,此仪式为正在那里召开的“原住民世界铀高峰会”会议的一部分。纳瓦霍族自治区首脑Jeo Shirley, Jr.博士、“无核未来奖”创始人Claus Biegert 先生主持了颁奖仪式。300多来自世界10多个国家的反核维权人士、科学家、作家和新闻工作者出席了这次盛会。

核原料生产基地792铀矿,位於中国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迭部县。孙小弟从1988年担任该矿仓库主任时,就开始举报矿领导人非法出售污染设备、非法开采铀矿和随意排泄污水的行为。但是,他持续不断地前往省和中央政府上访,却於1994年遭矿方解职、妻女也遭歧视性对待。面对接踵而至的迫害和骚扰,孙小弟坚持同非法开采铀矿的行为作斗争。据孙小弟等介绍,该矿自2002年“政策性关闭”以来,矿领导同核工业集团官员勾结,一方面向上报告该矿开采资源枯竭,把富矿当“残矿”废弃,另一方面却与甘肃省矿冶局合伙,私下雇人偷偷开采,并将提炼出的铀产品以高价出口国外。

孙小弟亲眼目睹了一个地区怎样从有着绿色的田野、清清的河水和野生动植物的林地,变成了一个荒废之地――这里植物凋零、家畜死亡、妇女不能生育、癌病肆虐。藏族医务工作者认为,当地死亡人数的将近一半,是由各种辐射引起的癌症和免疫系统的疾病所致。

2005年4月,在北京上访期间,孙小弟突然“失踪”。此前不久,他接受了法新社记者采访,披露当地环境严重污染的状况。“失踪”期间,孙小弟被秘密辗转数地,直到2005年12月27日,在失踪长达8个月之时,他才从兰州监狱获释。出狱后,当局严格限制他的行动并恐吓他,但孙小弟不顾安危继续上访。2006年4月,他再次去北京,随即又被关押。这次他虽很快获释,但之后就一直被实行监视居住,直到现在他仍连打电话都被禁止,更不用说前来美国出席颁奖仪式了。

1992年,“世界铀听证会”在奥地利召开后设立了“无核未来奖”。从1998年以来,该奖授予致力於终止核燃料循环的个人和组织。今年评审委员会决定将该奖授予孙小弟和来自美国、德国和法国的环保人士、活跃人士、学者和新闻工作者。孙小弟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人。孙小弟虽无法前来与会,但他为大会录制了答谢词,并通过中国人权编辑的音像向大会发表。

中国人权对国际社会向孙小弟颁发2006年“无核未来奖”感到十分欣慰。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指出:“该奖颁给孙小弟,这不仅是国际社会对孙小弟及其家人的支持和表彰,也是对国内那些虽受打击和迫害却仍不屈地坚持抗争的所有的维权人士的支持和表彰。”中国人权认为,中国政府在如何防止核污染、尊重少数民族的自治权利和维权人士的基本人权方面,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才能真正与国际接轨。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立即解除对孙小弟的软禁。

孙小弟致大会的答谢词

无核基金会主席先生,亲爱的朋友们,

由於出狱以来我所受到的威胁、恐吓与骚扰,我始终处在极度不安全的境地,十分遗憾无法亲自到这里来领奖。获悉无核基金会将本年度的“无核未来奖”授予我,我感到万分的荣幸与感动,因为我看见了世界和平与建设的巨大力量。与此同时,我又感到深深的悲哀和苦恼,因为我眼睁睁地看见,核污染并未得到有效的遏制与治理,由核污染所引发的环境恶化日益加剧。摆脱恐惧、说出真相、同核污染作斗争是一条充满苦痛、倾注血泪、生死未卜的道路,但我坚信只要世界各国一切爱好和平、关注人类命运、主持正义的人们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尽快行动起来,一个无核的美丽世界一定会实现。

祝大会圆满取得成功!

谢谢大家!

孙小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