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沈婷致信胡、温,要求调查官商勾结黑幕

2005年01月27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上海首富”周正毅用以套取静安区批地的香港公司根本不存在,被强制拆迁户沈婷调查取证后投书胡温要求调查官商勾结鲸吞民众的黑幕。

中国人权从知情人士处获得一份给胡锦涛的投诉状,投诉人是父母居住上海的香港居民沈婷。沈婷在投诉状中指出,“上海首富”周正毅以在香港注册的“佳运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与上海市静安区政府签订国有土地出让合同,但是这一合同从开始就是十足的骗局,因为所谓的“佳运投资有限公司”并不存在。沈婷在香港对“佳运投资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取证,由香港政府商业登记署开具的证明材料指出,没有记录与所提供的资料(佳运投资有限公司 Fine Time Investments Limited。这是周正毅与上海静安区政府签订合同的公司资料)绝对相符。沈婷根据周正毅与上海静安区政府签订合同中所写的地址,搜寻了合同中“佳运投资有限公司”登记的法定地址,即香港金钟夏悫道16号远东金融中心1801室,发现这一合同登记中所写的办公室所在的整层办公楼,自1997年以来都是一家阿拉伯银行在租用,周正毅在2002年与静安区政府签订合同中所写地址完全是谎言。沈婷还同时调查了香港所有以中文“佳运投资有限公司”注册的公司,发现以此中文注册的公司十多年来共有4家,但是这4家公司的英文名字与周正毅合同上所写完全不同,其中2家已告解散,所以周正毅与上海静安区政府签订的合同,完全符合法律意义上的合同诈欺的罪行。

知情人士转述沈婷的推测说,上海静安区政府无偿出让给周正毅的土地,是上海市黄金地段的17万平方米的巨大资源,将这至少价值数亿元的使用权无偿出让周正毅,而且对这个稍做调查即可戳穿的骗子公司一无调查,除了官商勾结鲸吞瓜分这钜额财富外是无法解释的。由於代替丢失住房的父母上访北京,以及为被诬陷入狱的郑恩宠律师鸣冤叫屈,香港居民沈婷已经被深圳海关无端收缴了回乡证,所以她目前无法前往中国大陆提出控诉。沈婷因此以公开信的形式致函中国领导人胡温,强烈要求胡温兑现“权为民所用”的承诺,彻底调查这起明显官商勾结抢劫数千上海民众居住权利的经济大案。

沈婷调查周正毅所谓的“佳运投资有限公司”,是受目前关押在上海监狱的郑恩宠律师委托。郑恩宠律师由於帮助沈婷在内的500户以上的被拆迁户打官司,并且将“上海首富”周正毅告上上海法庭,因而成为上海权势集团所仇视的对象,并被进而以“泄露国家机密”的莫须有罪名判刑3年。但是郑恩宠即使在监狱内饱受迫害,依然没有放弃依法为被拆迁户维权,以及调查追究周正毅等官商勾结罪行的努力。郑恩宠在狱中通过对周正毅全案的追忆分析,断定周正毅等人所谓的公司及合同中有诈欺行为,所以在他的妻子蒋美丽到狱中探视时,趁监视警察没注意的空当要求转告沈婷展开调查。

沈婷在致胡温的公开信中提出了4项具体要求:

1、 一定要对如此明显的罪行立案调查,彻底追究此案中官商勾结的经济罪责和刑事罪责。
2、 对静安区东八块强制拆迁中遭到经济侵害和人身侵害的被拆迁户,予以公平的、协商双方认可的经济赔偿和其他依法赔偿。
3、 郑恩宠凭律师的良心维护被拆迁户的权益,维护中国的法律尊严和切实贯彻,对社会对民众对法制都是有功的,必须撤销对他的枉法判决;在撤销对郑恩宠的错误判决之前,首先必须保证郑恩宠在狱中的安全和健康。为此,应该立即将郑恩宠从上海政府管辖下的监狱调往其他省市的监狱,以免郑恩宠遭受到打击报复的迫害。
4、 严肃追究上海涉案官员的责任,尤其是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责任,因为陈良宇的弟弟陈良军,就是周正毅开发静安区的合夥人。

中国人权呼吁胡温政府高度重视沈婷公开信揭发的问题,这不仅仅涉及严重的经济犯罪,更是涉及了严重的人权剥夺和侵犯。中国人权尤为关注被关押狱中的郑恩宠律师,完全支援沈婷公开信中提出的要求:撤销对郑恩宠的错误判决,撤销之前首先将郑恩宠调离上海辖区内的监狱。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

<><>
/> /> />>

附沈婷公开信如下:

胡锦涛主席
温家宝总理

我是香港居民沈婷。我根据亲自调查取证的香港政府资料(见所附证据),揭露所谓“上海首富”周正毅合同诈欺,而这一合同诈欺必然是他与政府官员官商勾结的结果。所以我强烈要求你们下令彻底调查此案,要求你们还我们这些因诈欺而遭受侵害的上海居民一个公道,还帮助我们维护权益的郑恩宠律师一个公道。
自2003年4月30日我父母在上海的住房被强拆之后,我和其他东八块地区被强制拆迁的居民,多次上访北京寻求中央政府合情、合理、合法的解决。因为我们被官商勾结的势力暴虐摧毁住房,过程中还造成了严重的人身伤害和财产侵害。但是我们的上访不仅毫无结果,而且屡屡遭到进一步的迫害,例如我和其他人被多次无端抓捕拘禁,一些人因为上访而被劳动教养,警察加黑社会绑架我母亲并扬言要杀她,还让深圳海关无理没收了我的回乡证等等。最为严重的是将郑恩宠律师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3年,就是因为郑恩宠律师依法维护我们这些横遭淩虐的被拆迁户的权益。
一方是我们这些横遭淩虐的弱势民众,另一方则是无所不为的官商勾结的势力。这股势力不仅如我上面所言,肆意对我们这些民众侵犯迫害剥夺,而且明目张胆地鲸吞社会财产。上海静安区政府将17万平方米的黄金地段,这至少价值数亿元的土地一分不要地无偿转让给周正毅,而周正毅签订合同的所谓的公司根本不存在,这难道可能没有黑幕下的肮脏交易吗?无论如何这种不合基本常识的现象,都是必须依法调查追究原因的。胡锦涛总书记说“权为民所用”,我请求你们为民对此立案调查,并具体要求如下:
1、 一定要对如此明显的罪行立案调查,彻底追究此案中官商勾结的经济罪责和刑事罪责。
2、 对静安区东八块强制拆迁中遭到经济侵害和人身侵害的被拆迁户,予以公平的、协商双方认可的经济赔偿和其他依法赔偿。
3、 郑恩宠凭律师的良心维护被拆迁户的权益,维护中国的法律尊严和切实贯彻,对社会对民众对法制都是有功的,必须撤销对他的枉法判决;在撤销郑恩宠的错误判决之前,首先必须保证郑恩宠在狱中的安全健康。为此,应该立即将郑恩宠调离由上海政府管辖的监狱。
4、 严肃追究上海涉案官员的责任,尤其是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责任,因为陈良宇的弟弟陈良军,就是周正毅开发静安区的合夥人。

香港居民沈婷
2005年1月25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