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进京举报核污染,792矿职工孙小弟遭秘密绑架失踪110多天

2005年08月18日

中国人权收到国内知情人士报告,核原料生产基地甘肃792矿的职工孙小弟,因进京举报该矿扩散核污染,遭便衣警察绑架,迄今已失踪110多天,目前仍没有官方机构证实此事,孙小弟吉凶未卜、下落不明。孙小弟的女儿孙海燕就此发出呼吁,要求当局释放其父(原文见附件)。

据知情人士向中国人权介绍,今年4月28日下午6时,因揭露792矿违反核工业污染规定而到京上访的孙小弟,在接受法新社记者访谈后,骑车返回北京火车南站的“上访村”,行至陶然亭公园南侧立交桥附近时,被停在路边的一辆没有标记的车上下来的两位便衣截住,同时,从另一辆车上下来几人,将他架上车迅即带走。许多人目击了这一情景,孙小弟被绑架的消息迅速传遍上访村。

4月29日晚,数名便衣警察到孙小弟在京的一位好友家中搜查,并将他带到南郊的一个国安办公室通宵讯问,称孙是“通辑要犯、有重大刑事罪行”、“同国家机密有关”,还出示了孙小弟的手机、钱包、通讯簿等物品,并拿出一张孙写的纸条,上有“我现被国家安全局拘留,正在这里交待问题”等字样。6月20日,这位好友再次被传讯,审讯人员说“我们受甘肃省公安机关的请求协助调查,孙小弟已被押解回当地”。

与此同时,6月14日至7月8日,甘肃省公安厅数次派人到792矿传唤多名职工,了解孙小弟向国外媒体透露该矿核污染等情况。然而,在5月29日至7月中旬,当孙小弟的女儿多次去迭部县公安部门并专程去北京市公安机关询问其父踪迹时,得到的回答却是:“我们这儿从来没有抓捕和关押过孙小弟”,“不知此人下落”。

792矿位於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原属核工业部,铀矿品位与储量居全国之首,2002年被“政策性关闭”。该矿大批职工举报矿方、省矿冶局及核工业部的官员为了钜额利益,谎报该矿资源枯竭,以“残矿”名义将该矿废弃,但却偷偷雇人开采,将提炼的铀产品高价非法出售。

该矿核废料不加处理便排入长江主流,近千万吨高强度放射性污染的设备和矿物,也未处理就卖到各地,造成全国乃至世界性的隐形连锁核污染。当地原本青山绿水,如今却草木枯萎、土地沙化,成了癌症、白血病、怪胎、流产及各种“怪病”的高发区,近年死亡人数大幅上升,仅癌症就占近半,官方还往往掩盖病历。牛羊鱼禽因喝了污水也成群死去。

这个“残矿”还在继续招收外地不知情的民工,在没有防护设备的情况下进行开采,并一年一换,回去后得了病,矿方完全不负责医疗。孙小弟曾向核工业部和省环保局去信反映情况,却遭当局长期迫害,工作权与生存权被剥夺,被迫下岗后每月仅领100多元生活费。其妻子和孩子也常常受到歧视、骚扰及跟踪等株连,电话也被监听。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对孙小弟进行非法绑架和秘密拘押的行为,这一行为违犯了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严重侵害了孙小弟的人权。正如联合国发展计划、亚洲发展银行等大量国际机构报告的那样,中国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需要更多的关注和更有效地采取措施,这是中国政府自身也承认的。对孙小弟的报复性拘押,损害了中国政府对关於促进环境清洁、保障民众健康权利的承诺,这些承诺是中国政府在签署国际性的人权公约及筹备2008年的奥运行动计划中作出的。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孙小弟,紧急处理792铀矿严重污染环境及对人类和动物健康所造成的严重危害问题。

中国人权是由中国的科学家和学者於1989年3月创立的一个国际性非政府监察和呼吁组织,总部设在纽约,在香港设有办公室。中国人权旨在通过开展研究、教育和其他相关项目的工作,促进普世承认的人权在中国得到实现,并推动这些权利在中国受到制度性的保护。

-----------------------------------
附:孙小弟女儿孙海燕的公开呼吁信

我的父亲孙小弟1955年生於上海,曾经在国营792矿工作。1989年为维护矿上2000多人的利益走上了进京维权上访之路。多年来没有间断过。他始终相信正义一定会胜利的。2005年4月28日父亲突然失踪,音讯全无,下落不明,有知情者说我父亲是被警方秘密逮捕的,但是,我多次到我们当地公安机关查询,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孙小弟的任何消息。
上访是国家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的权利,我父亲没有作错什么。我父亲在行使这个权利时突然失踪,给我们家庭带来严重影响,我母亲原本身体就多病,父亲的失踪,给她的身心打击很大。她也是因为我父亲到北京维权上访后被迫下岗的。父亲是我们母女心灵的寄托和最挂牵的人。我衷心期盼他能早日平安回家与我们团聚。

作为他的女儿,我深爱着我的父亲,我思念他想念他。我强烈呼吁有关机关立即无条件释放我父亲,强烈谴责这种恐怖主义行为,还我父亲,还他人身自由。

女儿孙海燕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