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许正清悼念赵紫阳遭毒打反被处心积虑诬告起诉,王巧娟等16名亲历者发表公开信为其鸣冤

2005年06月28日

中国人权收到国内知情人士的报告,由於悼念赵紫阳而被逮捕的上海市民许正清,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正式向检察院递交起诉意见书(见附件一),意图以凭空捏造的情节起诉许正清“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据知情人士向中国人权介绍,公安局早在4月22日就曾经向检察院递交起诉许正清的意见书,但於5月20日被检察院以补充侦查为由退回。6月9日公安局又将变化不大的材料再次递交检察院,显示了上海公安部门坚持要将许正清法庭审判的用意。

知情人士将一份普陀区公安分局起诉许正清的意见书送交中国人权,并指出这份意见书是公安部门编造杜撰出来的,具体情节完全颠倒黑白违背常识情理。知情人士并交给中国人权一份王巧娟等16人签名的公开信(见附件二),王巧娟等16人是起诉意见书所起诉内容的目击证人。公开信针对起诉意见书中对许正清的造谣诬陷,一一以当事人亲眼目睹的事实加以驳斥。

普陀区公安的起诉意见书首先说,“以犯罪嫌疑人许正清为首的本市21名动迁上访人员在北京公交5路汽车上,以上访人乘车不必买票为由,扰乱北京公交车正常秩序”。然而王巧娟等16人对此的签名公开信说,他们上车坐了还不到两站路,即被售票员和驾驶员以车坏了为由,要求他们下车了。而刚出车门就被守候在门外的十几个警察包围起来,并强行将他们拉上了警车,根本不存在什么“上访人乘车不必买票”的情节。

普陀区公安分局的起诉意见书又说:“犯罪嫌疑人许正清以上访人不吃盒饭而要求到餐车吃饭为名,唆使本市其他上访人员聚众扰乱火车上的正常秩序”;并且在“上访人员用餐后回到15号车厢时,犯罪嫌疑人许正清大喊‘有人打他’挑起事端,再次唆使上访人员起哄闹事,持续时间近一个小时,造成车厢过道严重堵塞”;起诉意见书还说火车到达上海后,“犯罪嫌疑人许正清在新客站8号站台上揪住接访人员衣领,并大叫‘警察打人’又一次引起上访人员围攻起哄,造成该站台秩序混乱,后又在西出口1号站台,犯罪嫌疑人许正清再次诬告其被打伤,而与接访人员纠缠不休,再一次造成站台通道堵塞,持续时间约40分钟”。

但是王巧娟等16人签名的公开信说,押解他们的上海警察,从一开始就可能是有意指使他们到餐车吃饭,从而将他们与许正清分开以便收拾许正清。他们去餐车路过关押许正清的包厢时,吃惊地看到警察野蛮地毒打许正清:两个截访者按住许正清,拳膝并用狠命地毒打许正清下身私处,许正清的外裤被撕了一个很大的洞,里面的内裤也暴露无遗。毒打许正清的警察喝令看到他们暴行的访民离开,并将关押许正清的那间包厢的门关上了。公开信并且指出,这趟可以乘坐600馀人的软卧列车,实际乘客包括访民在内只有60来个人,整列火车空空荡荡根本不可能形成“通道严重堵塞”。

王巧娟等访民在餐车吃过饭回来时,看到许正清“脸部被打肿,眼镜已不见,脖子上全是血红的瘀痕,裤子也被撕坏。许正清向我们大声诉说自己的遭遇:他们用极野蛮的手段朝私处踢打,他的左手也被打得无法动弹。他说这两个打手一个是上海市普陀区公安分局稳定科警察何良林,另一个是曾经强迁许正清全家的普陀区西部集团保卫科的张军”。公开信讲述押解访民的火车到达上海之后,“五六个截访者强行将他(许正清)押下火车。在上海站西大门出口处,许正清的父母和妻子前来接站,只见许正清被警察架着,身上全是伤”。访民们的公开信证实对许正清起诉的情节根本不存在,强调“任何蓄意的诬陷都经不起公开的庭审和证人证言的质疑”。

许正清是上海的被强制拆迁户,长期以来为了争取住房的权利而上访。许正清在多年的上访过程中,积累了许多经验和法律知识,不仅为个人的权益而长年奔走,而且也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帮助其他的上访者维护权益,被上海访民尊称为“公民代理人许正清先生”。知情人士向中国人权表示,正因为许正清在访民中享有的声誉和作用,所以上海警方对许正清必欲除之,既是报复许正清也是为了杀鸡吓猴镇慑上海访民。今年1月17日赵紫阳逝世的当天,许正清与7、8百上访民众到上海市展览中心,向正在召开的上海市人大、政协“两会”申诉冤屈,在得知赵紫阳去世的消息后也表示了悼念的意思。当时有数百人遭到大批警察抓捕,一些民众遭到毒打,许正清更被打得遍体鳞伤,眼镜被打掉,衣服也撕烂了。但是许正清和其他一些访民,随后又赶到北京悼念赵紫阳,在1月29日遭到非法拘禁,现在又遭到无中生有的构陷面临起诉。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上海普陀区警方编造谎言陷害许正清的行径。中国人权坚决要求上海检察机构,在审查普陀区公安分局对许正清的起诉意见书时,一定要参考王巧娟等访民作为证言发布的公开信,并且要向这些亲身经历者询问取证,而不能只凭普陀区公安分局的一面之词作出起诉决定。中国人权希望上海检察机构能将错误早些结束,而不是官官相护在法律错误上越走越远。

-----------------------------------

附件一: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起诉意见书

违法犯罪经历:2005年1月31日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被我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25日被我局依法逮捕,现在押。
经依法侦察查明;2005年1月29日淩晨5时20分许,以犯罪嫌疑人许正清为首的本市其他21名动迁上访人员在北京公交五路汽车上,以上访人乘车不必买票为由,扰乱北京公交车正常秩序,后被北京西城公安分局府佑街派出所带所审查,当晚,犯罪嫌疑人许正清由北京被劝返回沪。在北京至上海的Z5次火车回沪途中,犯罪嫌疑人许正清以上访人不吃盒饭而要求到餐车吃饭为名,唆使本市其他上访人员聚众扰乱火车上的正常秩序。当晚21时许,上访人员用餐后回到15号车厢时,犯罪嫌疑人许正清大喊“有人打他”挑起事端,再次唆使上访人员起哄闹事,持续时间近一小时,造成车厢过道严重堵塞。次日上午列车到达上海后,犯罪嫌疑人许正清在新客站8号站台上楸住接访人员衣领,并大叫“警察打人”又一次引起上访人员围攻起哄,造成该站台秩序混乱,后又在西出口1号站台,犯罪嫌疑人许正清再次诬告其被打伤,而与接访人员纠缠不休,再一次造成站台通道堵塞,持续时间约40分钟,后被接访人员强行带离现场。
综上所述,犯罪嫌疑人许正清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第二百九十一条,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之规定,现将此案移送你院审查起诉。

附件二:王巧娟等16人关於许正清被公安建议起诉的公开信

诉讼维权不屈不挠 悼念紫阳寄托哀思
上海公民代理人许正清先生被毒打及构陷经过

我们是上海被政府违法强制拆迁的上访市民,近十多年来,官商勾结廉价圈地,违法拆迁愈演愈烈。上海市、区两级政府无视人权和公民的财产权,参与违宪违法的暴力强拆,致使我们至今没有得到合理的安置和补偿,甚至还有无家可归的拆迁难民。由於上海地方政府对中央指示和精神阳奉阴违,无视上访者的基本诉求,致使我们所控告所上访的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在迫不得已之下,我们不得不赴北京上访。2005年1月28日晚上,我们前往富强衚同悼念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时,与几位上海来的上访者不期而遇,其中包括近年来一直为上海拆迁户进行诉讼维权的公民代理人许正清先生。
第二天,1月29日清晨,22位来自上海各区县的拆迁上访者自发地走到了一起,准备参加当天举行的赵紫阳同志告别仪式。我们原打算在地安门乘公交5路汽车后再到天安门换地铁,但我们上了5路汽车坐了两站路也不到,售票员和驾驶员就对我们说:请下车,车坏了。谁知我们刚一下车,十几个警察便把我们包围起来并强行拉上警车。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所谓的“抛锚”,其实是售票员、驾驶员和警察设下的圈套。想起昨天我们悼念赵紫阳,从富强衚同的赵家出来时,我们身后就有便衣跟踪,一直尾随至我们住宿的地安门北月旅馆。第二天(1月29日)清晨我们出门时,几个便衣便一直跟踪我们上了5路公交车,汽车刚一“抛锚”,其中一个女便衣就对司机说:你们慢慢修吧!
警车把我们22位上海上访者押送到府佑街警署,在零下十几度的低温下,警察让我们站在风口进行变相惩罚,并挨个对我们搜身搜包,不让我们喝水吃饭,厕所男女混用,脏臭不堪。警察分别在上访者中搜去了8张赵紫阳子女给的留念照片,随后将我们分成6人一组押到西城区等各警署进行讯问。关押至当晚六点许,北京警方将我们22位悼念赵紫阳的上海上访者悉数移交给上海警方,然后把我们押上一辆大巴士后直驶北京火车站。

当晚,我们22位拆迁上访者被押上了北京至上海的Z5次火车,这辆有600多座的软卧列车,那晚实际上只载了60多个乘客,乘务员对我们说:“要不是你们上海买了40多张票,我们这趟列车要亏本了。”在火车上,我们22位拆迁上访者全被关在15号车厢内,由上海各区来的20多名截访人员严加看管。
晚餐时,正当我们几个走向餐车经过关押许正清先生的那间包厢时,吃惊地目睹了野蛮的一幕:只见两个截访者一个按住许正清,拳膝并用狠命地往许的私处毒打,外裤被撕了一个很大的洞,里面的内裤被暴露无遗。另一个在抢许正清的手机,他们一边打一边还压低嗓门威胁他不许走出去,看见我们出现,两个截访者一边喝令:走开!一边关上包厢门。
那天晚上的事情有点蹊跷,以前上访者被押上全封闭的列车后,来截访的警察一般只是胡乱给我们吃点便宜的盒饭,这次除了押解许正清先生的警察,其他各区的警察都主动请上访者去餐车吃饭。因此许正清在包厢内遭毒打,大家都还蒙在鼓里。警察是不是一开始就故意支开其他上访者,以便蓄意制造事端来构陷血气方刚的许正清先生?事后发生的一切,让人想来不寒而栗!
等我们21位上访者吃完饭再经过关押许正清的包厢时,只见许正清早已面目全非:脸部被打肿,眼镜已不见,脖子上全是血红的瘀痕,裤子也被撕坏。许正清向我们大声诉说自己的遭遇:他们用极野蛮的手段朝私处踢打,他的左手也被打得无法动弹。他说这两个打手一个是上海市普陀区公安分局稳定科警察何良林,另一个是曾经强迁许正清全家的普陀区西部集团保卫科的张军。我们对无法无天的警察表示出极大的愤慨。
第三天(1月30日)上午7点多火车抵达上海,在许正清先生不屈不挠的大声抗议中,五六个截访者强行将他押下火车。在上海站西大门出口处,许正清的父母和妻子前来接站,只见许正清被警察架着,身上全是伤,他们愤怒地谴责警察。我们21位上访者目睹这一切后,被各自区县的接访人员带走了,以上就是我们所亲身经历并耳闻目睹的事实,任何蓄意的诬陷都经不起公开的庭审和证人证言的质疑。
自2005年1月31日许正清先生被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看守所关押至今已有5个月了,据《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起诉意见书》称:许正清先生的“违法犯罪经历:2005年1月31日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被我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25日被我局依法逮捕,现在押。”其罪状有:“当晚21点许(注:1月29日),上访人员用餐回到15号车厢时,犯罪嫌疑人许正清大喊‘有人打他’挑起事端,再次唆使上访人员起哄闹事,持续时间近一小时,造成车厢过道严重堵塞。次日上午列车到达上海后,犯罪嫌疑人许正清在新客站8号站台揪住接访人员衣领,并大叫‘警察打人’又一次引起上访人员围攻起哄,造成该站台秩序混乱,后又在西出口处1号站台,犯罪嫌疑人许正清再次诬告其被打伤,而与接访人员纠缠不休,再一次造成该站台通道堵塞,持续时间约40分钟,后被接访人员强行带离现场……”
请注意,首先,这份起诉意见书根本不敢提及我们是因悼念赵紫阳同志才被强行押送回上海的。其次,15号车厢40多人全部是上海的上访者和截访者,况且整列客车仅仅60多名乘客,何来“过道严重堵塞”之说?第三,火车到达上海后,许正清先生确实大声抗议过,但他是被警察等五六个身强力壮的截访者揪着下火车的,又怎么可能“揪住接访人员衣领”呢?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等“莫须有”的罪名,这些年来,我们上访者难道还没有领教够吗?
但愿上海的公安局和检察院能实事求是,依法立案,公开审理此案,执行庭审程式,还许正清先生以自由。

证人:王巧娟,张秋星,陈黛丽, 艾全英,陈修琴,艾福荣,葛秀丽,郑培培, 孙建敏, 沈美珍, 龚文英, 李康, 朱根娣, 苏永华, 奚仁娣, 奚荷娣等

2005年6月19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