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闻呼吁

2005年11月08日

新闻呼吁

中国人权收到上海许永道老先生的信,要求递交美国总统布什,并请布什总统在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晤之际,转交给胡锦涛,以便为他因悼念赵紫阳而入狱的儿子洗清冤情(信函全文附后)。

73岁的许先生在信中说,他的儿子许正清,因今年初到北京参加赵紫阳追悼会,遭上海地方当局迫害,於10月17日以“寻衅滋事罪”判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上海地方当局所谓“寻衅滋事”,一是今年1月29日晨,许正清和其他上海访民“乘坐公共汽车不卖票”,二是被强行遣返上海的途中,许正清“唆使他人闹事和造成列车和车站的混乱”。

然而,许老先生在信中揭露,事实的真相是:当时公共汽车很快就出了“故障”,访民们一下车就被警察拦截,不让去参加追悼会;而在火车上,根本不是什么“唆使他人闹事”,而是警察和截访人员殴打许正清。法庭采信的控方证人正是打人凶手,而与许正清同行的21人证词等,却一律不被采信,明显是法庭配合警方的报复陷害。

信中披露了上海地方当局之所以报复许正清的缘由,除悼念赵紫阳外,主要是他的维权活动。长期以来,许正清以“公民代理人”身份,为上海弱势群体打拆迁官司,得罪了上海的某些权势人物,由此而遭到报复。被捕之前,他就多次受到恐吓。但上海弱势群体却极为关注许正清的命运,两次开庭时,有数百人在法院门口为许喊冤,上海警方则如临大敌,竟出动三百多名警察和几十辆警车,大肆拦截和抓捕。

许永道致函布什总统

尊敬的美利坚合众国布什总统先生:您好!

我是一位普通的中国公民,名叫许永道,现年73岁。1998年12月,我家遭上海地方政府非法强迁,至今八年,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偿。我儿许正清,为此多次去北京上访,却遭到政治陷害。

今年1月29日早晨,我儿与许多上海上访者不期而遇,准备参加悼念赵紫阳的仪式。公共汽车出了“故障”,他们一下车就被警察拦截,不让参加追悼会。当晚,他们22人被押上北京至上海的火车,由上海的几十名警察和政府人员严加看管。其他上访者用完餐后,经过我儿包厢时,看见两个政府人员按住我儿,拳膝并用狠命地打。我儿私处被打伤,外裤被撕了一个大洞,眼镜也被打掉了,脖子上都是一条条血痕,一边打一边还压低嗓门威协我儿不许出车厢门。次日上午抵达上海,我和我的老妻及媳妇一起去接儿子许正清回来,只见我儿被二位截访者绑架着,眼镜也没了,脖子上是一条条血痕,我儿一看见我们就大声对我们诉说他被截访者暴力殴打的事实!难道一位中国公民去悼念前国家领导人有错吗?对自己所尊敬的人寄托一份哀思也不行吗?!上海警方为何要用如此暴力对待我儿许正清?!更可笑的是:绑架我儿回上海的“执法者”中,居然有强迁我们住房的开发商,上海市普陀区西部开发集团的工作人员!

1月31日,我儿被刑事拘留,之后更被逮捕、起诉、审判,10月17日,被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有期徒刑3年。其实,他被捕的真正原因,是悼念赵紫阳,从事民间维权。他长期以来,以“公民代理人”身份,为上海弱势群体打拆迁官司,得罪了上海的某些权势人物而遭到报复。此前他就多次受到恐吓。公安机关对这些背景避而不谈,反而捏造事实,指控我儿在北京乘公共汽车不买票,扰乱公共秩序;回上海途中遭警察毒打,却被说成是“诬告”,“唆使他人闹事和造成列车和车站的混乱”。这是一起明显的报复陷害事件,籍以打击敢於带头维权的人。

总统先生,我儿许正清是冤枉的!法庭上,控方证人是打我儿的凶手,我方律师虽当庭戳穿,法院却全部采信;与我儿同行的21人证词、其中二人的出庭作证、及我方律师的辩护词,却一律不被采信,真是岂有此理!两次开庭,数百人在法院门口为我儿喊冤,却不能进去旁听,上海警方如临大敌,竟出动三百多名警察和几十辆警车,大肆拦截和抓捕,真是荒唐至极!

请原谅,总统先生,在您百忙之际打扰您,实在是我一个73岁的中国老人的无奈之举。因为在中国,我们在法律上寻求不到公正,也再无别的管道无法向高层反映冤情。因此,我期望尊敬的总统先生,在您访华期间,能将此信转交给中国主席胡锦涛先生,借此让他知道,在中国上海普陀区有一位无家可归的老人,他的儿子因前往悼唁前总理赵紫阳,被上海警方诬陷入狱。我衷心希望我们的国家,也能尽快地实现真正的依法治国,能尽快促进国家的政治文明,让任何侵犯公民权力的行为都受到处罚!我深信并期待着。

最后,我愿借此机会祝愿伟大自由的美国人民生活更加美好!衷心祝愿总统阁下全家身体健康!谢谢!

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 许永道 敬上
二OO五年十一月八日

联系地址:上海市常德路1228弄1号703室转
邮政编码:200060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