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无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呼吁,中国狱方继续折磨工运领袖姚福信

2004年12月01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接近姚福信亲属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被判处7年徒刑的辽阳工运领袖姚福信,自2002年被关押以来,长期遭受狱方严格管制和虐待,同时狱方以取消家人探亲为威胁,不准亲属披露姚福信关押中受迫害情况。姚福信现已不堪承受虐待。姚福信因领导工人维护权益被判刑的案子,一直是国际人权组织和劳工组织关注的重点人权个案,也是民主国家政府和联合国关注的个案。例如2004年6月美国劳工部长赵小兰在北京访问时,还专门向中国领导人提出了姚福信的案子,表示了对工运领袖被逮捕、判刑和关押的关注。知情人士表示,中国政府继续关押和折磨姚福信的事实表明,中国政府无视国际社会包括美国政府的关注,无意改变中国不良的人权记录。

知情人士向中国人权介绍,姚福信在2002年3月被逮捕不久,就曾因为心脏病发作送医急救,另外他还有血压高等病。姚福信在2003年10月8日被押到辽宁淩源第二监狱服刑。狱方以其案件的特殊性,实际上是害怕姚福信在工人中的影响,对姚福信严加管理。姚福信被关押在几平方米的房间里,不准和他人讲话,不准放风和在室外晾晒衣物。狱方派两名犯人24小时监视他,连上厕所也被跟着,上厕所的时间也严格限制在几分钟的时间里。狱方还剥夺了姚福信的一些基本待遇,而按照中国监狱的管理规定他是应当得到的,比如狱方不准他看书、看报,不准通过监狱设置的“亲情电话”和家人通话。特别严重的是,监狱因修建,今年不供暖气,可是狱方既不给姚福信棉裤,也不允许他的亲属送棉裤,而地处中国东北的淩源监狱冬季极其严寒。

狱方曾威胁姚福信,如果向外披露了他的关押情况,狱方将取消他的亲属每月一次的探视。为了保留与亲属见面的机会,姚福信一直忍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也试图通过这种忍受获得狱方的同情和改善。但是情况不但没有改善而且更加严重。在不堪忍受的情况下,姚福信的亲属写信给中国有关当局(原信见附件),要求改善姚福信的关押状况,但始终未获答覆。

姚福信原是辽阳市轧钢厂工人,他和另外一名工人领袖肖云良於2002年3月以工人代表身分,带领三万多名下岗工人向当地政府请愿,要求清理官员腐败问题并帮助下岗职工,他们於同年3月被逮捕。2003年5月9日,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处姚福信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判处肖云良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当时宣判时,中国当局害怕工人们示威,以防止“非典”的原因,没有公开宣判,连他的律师也没法出庭。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淩源狱方虐待良心犯的行径,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姚福信精神和身体上的虐待。中国政府早在1986年就签署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中国政府有责任遵照公约禁止肉刑和其他虐待被关押者的情况发生,并对已经发生虐囚的行为依法追究。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

<>
/> />>

附件:姚福信妻子致监狱当局的信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

为贯彻落实全国监狱系统工作的会议精神,推动监狱系统工作的深入发展,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按照党的十五大精神和江泽民总书记“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使监狱工作深入健康发展,特提几个问题户得以重视解决。

一、 自从姚福信2003年10月8日被羁押到淩源第二监狱,其本人对判决不服,纯属冤案,提交几份申诉材料,控告、检举、要求重审,至今没有音信。
二、 我家姚福信的棉裤被人偷走,去年冬天就没穿着棉裤。求狱警官到有关部门去协调,不给解决,其理由是没到三年。今年监狱搞建筑,至今不能取暖,可姚福信还没有棉裤,又不允许从家拿。这次探监与科长和狱警协商,他们答应想办法,但暂时还没有解决。
三、 因强加罪名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不允许和任何人随便说话、唠喀、打交道,更不允许说监狱如何如何,完全失去自由身,只有接受严管的权利,望有关部门得以重视。
四、 每天在几平方米的屋子里,从来不放风,其他罪犯都能晾晒衣服、被、褥,可姚福信却没有这个权力。
五、 每走一步都要有人跟着,连上厕所时间长短都要受人限制。
六、 在监狱服刑者,看书、看报、学习、信教、订报纸、订刊物应自由,希望给一个学习的空间。
七、 属严管对象,除每月允许会见一次,每月可利用监狱设置的“亲情电话”同亲属通话一次,但姚福信不能享受这种待遇。

姚福信妻子 郭素静
2004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