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被镇压的“暴徒”今何在?

2004年06月03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六四”十五周年之际,部分所谓“暴徒”的情况。

“六四”屠杀即将十五周年的时候,中国人权从国内获得一份北京地区所谓“暴徒”的资料,记录着一部分被判处重刑的“暴徒”的大致情况。其中包括,原被判处14年重刑的任宏泽,关押在北京市第二监狱,1999年10月因突发脑血栓病而死於监舍;原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现在第二监狱服刑的9人,包括朱更生、董盛坤、张茂胜、李玉君、朱文义、苗德顺、王连禧、郗浩梁、孙宏;原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现在延庆监狱服刑的1人姜亚群;原判无期徒刑现在第二监狱服刑的11人,包括赵锁然、张国栋、常景强、武春启、常永杰、孙传?琚B高鸿卫、王连会、孙彦财、石学之和李志欣;原判无期徒刑现在茶淀监狱服刑的1人冯立生;原判20年徒刑现在第二监狱服刑的1人李红旗;原判20年徒刑现在北京监狱服刑的1人刘建文。

另外,中国人权还得知2003年北京部分被释放“暴徒”名单,包括原判无期徒刑、关押於北京市第二监狱的张群、张燕生、张保群和高亮,以及原判18年徒刑关押於第二监狱的赵庆。2002年北京部分被释放“暴徒”名单,包括原判无期徒刑、关押於北京市第二监狱的王演(演为同音字),原判17年徒刑关押於第二监狱的杜建文,原判15年徒刑关押於第二监狱的马连禧、卢金生、彭兴国、杨玉甫、邓万玉、李福全,以及原判14年徒刑关押於第二监狱的孙振刚、李洪敏。

上述这些被判处很长刑期直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所谓“暴徒”,都是北京1989年参与民主运动的市民,其中大多数还是青年。而他们的所谓罪行,有的仅仅是别人借用火柴时,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火柴,或者是看见戒严部队开枪杀人时气愤不过而投掷了石块等等。在“六四”屠杀之后的血腥恐怖之中,他们成了中国政府渲染“暴徒暴行”的牺牲品,是中国政府辩护自己杀人有理的宣传根据,所以遭受了极为严酷的不公正审判,有许多人就在这种转移罪责的意识下和不公正审判后被枪杀。由於北京这些市民都是个人形式参与当年的民主运动,所以他们的实际情况外界很少清楚了解,因而关注他们遭受的不公和非法迫害远远不够,使他们大多成了关注和舆论的遗忘角落,因而也大多默默地在漫漫刑期中煎熬。

中国人权强烈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这些仍关押在监狱的所谓“暴徒”。当年对他们的审判严重缺乏公正,在中国政府近年已经不能为“六四”屠杀的合理合法辩护之时,更不应该坚持当年将罪责转嫁他们的错误。即使退一万步,不去讨论其中的是非罪责,单从人道主义出发,中国政府也该立即释放他们了。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