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防“六四”难属递交控诉书,难属代表被严控

2004年05月28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为了防堵“六四”难属代表团递交控诉书,丁子霖、张先玲等多人被警察严控不准外出,中国人权受委托代为公布於世。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知,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原准备在“六四”15周年之前,委派3人代表团,前往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126位“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控告书。这封控告书之后并附有11位已经死亡难属的名字,他们都是5年前开始这一控告的参与者,逝世前最大的遗恨就是没有看到这一控告得到依法受理。本来“天安门母亲”委派的3名代表,是丁子霖、张先玲、尹敏,但是难属这计划显然已被严密监控的警方详细掌握,所以早在5月25日,丁子霖即被警方严密监管起来,并明确命令不准向最高检察院递交控告信,也不准丁子霖前往邮局寄送控告信。后来经过难属们协商,决定张先玲、尹敏二人仍然前往递交。但是这一情况又被警方很快掌握,於28日命令张先玲、尹敏不准外出递交控告信,并由警察将她们监管在家。目前已知的“天安门母亲”被警方监管在家的,至少有上述三人。

同时中国人权还从国内得知,许多独立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以及家属,也在“六四”这个官方深为惧怕的日子前,遭到大量警察的监控看管,不准离家外出。仅中国人权核实遭到非法监管的人,就有刘晓波、王天成、华惠棋、张纯珠和刘安军,以及异议人士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家庭教会人士徐永海的妻子李姗娜。

由於警方严密监管“天安门母亲”,难属们已经无法实现“六四”之前向最高检察院递交控告书的计划,所以委托中国人权代为在国际上公开,并以这种公开的方式完成向最高检察院递交的形式。

中国人权严厉谴责中国警方对“六四”难属和其他公民的人身自由的非法侵犯、剥夺。中国警方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更没有任何法律根据对他们进行人身限制。这一限制除了暴露中国警方肆意蔑视、违反中国法律,更暴露出中国政府明知“六四”屠杀的罪错,以及要对这一罪责掩耳盗铃的笨拙。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

天安门母亲的控告信全文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暨最高检察长贾春旺先生:

我们是1989年“六四”事件的受害者和受害亲属。

我们於1999年5月17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贵院递交了请求立案侦查“六四”事件中刑事犯罪、追究原国务院总理李鹏法律责任的控告书。同年5月24日,我们又向贵院递交了有关此案的补充文件。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检察机关应当对公民递交的控告材料迅速进行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立案;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或犯罪事实显着轻微的,不予立案,并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然而,从递交上述控告书至今已五年过去了,在此期间,我们曾多次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催促、询问受理情况,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答覆。按现行的宪法和法律,公民有权利也有义务控告任何犯罪嫌疑人,司法机关应切实保障公民的此项权利。按现行的宪法和法律,公民所控告的犯罪嫌疑人不管在任职期间,还是已任满离职,如果所控事实证明其行为触犯了刑律,都不应免受指控及法律追究。

近来,我们注意到被告人李鹏准备出版书名为《关键时刻》回忆录,详细披露“六四”前后中共高层的决策过程以及在决策过程中存在的分歧。李鹏此举,意在洗刷、开脱自己的罪责。我们认为,李鹏作为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参与决策者及决策的直接执行者,有权利以他认为合适的方式向国人说明“六四”大屠杀的真相,尤其是他自己在那场大屠杀中的所作所为。但是,他作为被控告人,必须按司法程式接受侦查和审判。法庭应允许他为自己作辩护,也应允许他聘请律师来为自己作辩护。法庭必须对他的罪与非罪作出公正的裁决。

鉴此,我们再次要求最高人民检察院按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迅速对我们於五年前向贵院递交的有关追究李鹏刑事责任的控告材料进行审查,并把审查结果及时告诉控告人。

此致敬礼!

“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暨最高检察长贾春旺先生:

我们是1989年“六四”事件的受害者和受害亲属。

我们于1999年5月17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贵院递交了请求立案侦查“六四”事件中刑事犯罪、追究原国务院总理李鹏法律责任的控告书。同年5月24日,我们又向贵院递交了有关此案的补充文件。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检察机关应当对公民递交的控告材料迅速进行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立案;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或犯罪事实显着轻微的,不予立案,并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然而,从递交上述控告书至今已五年过去了,在此期间,我们曾多次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催促、询问受理情况,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答覆。按现行的宪法和法律,公民有权利也有义务控告任何犯罪嫌疑人,司法机关应切实保障公民的此项权利。按现行的宪法和法律,公民所控告的犯罪嫌疑人不管在任职期间,还是已任满离职,如果所控事实证明其行为触犯了刑律,都不应免受指控及法律追究。

近来,我们注意到被告人李鹏准备出版书名为《关键时刻》回忆录,详细披露“六四”前后中共高层的决策过程以及在决策过程中存在的分歧。李鹏此举,意在洗刷、开脱自己的罪责。我们认为,李鹏作为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参与决策者及决策的直接执行者,有权利以他认为合适的方式向国人说明“六四”大屠杀的真相,尤其是他自己在那场大屠杀中的所作所为。但是,他作为被控告人,必须按司法程式接受侦查和审判。法庭应允许他为自己作辩护,也应允许他聘请律师来为自己作辩护。法庭必须对他的罪与非罪作出公正的裁决。

鉴此,我们再次要求最高人民检察院按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迅速对我们于五年前向贵院递交的有关追究李鹏刑事责任的控告材料进行审查,并把审查结果及时告诉控告人。

此致敬礼!

“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杜东旭 宋秀玲 於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範地 袁可志 段宏炳 尹 敏 赵廷杰 钱普泰 吴定富 孙承康 邝涤清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张俊生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孙秀芝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痝?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仙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南韩刚 石 峰 周治刚 庞梅青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干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许力平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李贞英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付媛媛 穆怀兰(共126人)

以下11位难属已在这5年期间先后去世,但他(她)们都曾作为原告在控告李鹏的诉状上签过名。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他(她)们的名字附录如下:

 吴学汉 姚瑞生 杨世玉 苏冰娴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共11人)

2004年5月27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