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市政府失信,上海被拆迁户上诉受阻

2003年04月17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上海被拆迁户代表三百多人围堵市长韩正、市委书记陈良宇,要求见面解决问题,市政府官员签字承诺四月十四日下午见面商谈,却临时推翻承诺,激愤的民众结夥上访北京又被抓,目前事态仍在发展中。

中国人权从国内多渠道获知,上海市长韩正和市委书记陈良宇,四月五日前往上海龙华陵园扫墓时,被闻讯赶到的艾福荣、王慧芳等被拆迁户代表三百多人围堵,要求见面解决拆迁中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严重侵犯问题。上海政府紧急调派了约三百名警察,赶到陵园如临大敌的维持秩序,拆迁户们冲进陵园并与警察发生磨擦。最后由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柴俊勇出面接收被拆迁户代表的申诉状,并且书面签字承诺四月十四日下午双方见面商谈,才解决了被拆迁户代表定要面见清明扫墓的市长韩正、市委书记陈良宇的难题。但是四月十四日下午约定的时间,市政府工作人员突然宣布这次见面会议取消了,并且叫来三十多名警察驱散这些被拆迁户的代表。感到上当受骗的三十多名被拆迁户代表,前往上海火车站购买了十七日到北京的火车票,决定再次到北京上访解决问题。但是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与被拆迁户代表康秀珍一起购买车票的三名代表,购票之后即被警察抓走关押了一整天,车票也被搜走并且撕毁。所以知情人士估计这次集体上访北京的行动,已经被警察抓人撕票而强行取缔了。这些代表中的许多人,都是三月中旬中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到北京集体上访遭到抓捕关押的被拆迁户,上海政府当时为了劝说他们两会期间不再上访,向他们许愿保证一定解决拆迁中的问题。可是两会开完却没有任何解决,使他们深感上当受骗而开始新的申诉告状。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目前集体上访北京的行动,虽然遭到抓捕镇压较难成行,但是事情一定不会就此结束,被拆迁户的抗议形态正在发展之中,形成或者酝酿更大更强烈的行动是真实存在的。

知情人士同时告诉中国人权,被拆迁户的申诉抗议等行动,不仅完全合乎基本人权和中国的法律,而且完全是为了生存被迫采取的。知情人士说,上海拆迁无法无天,任意剥夺被拆迁户的权益,例如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李家宅一号的孙美珍一家,有祖传私房一百四十平方米,但是房产商却只承认三十平方米。房产商的任意侵吞剥夺,使许多住户丢失生存所必须的住所。但是由於房产商和政府合夥掌控搬迁,这些肆意侵犯公民人身和财产权利的暴行通行无阻。因此在拆迁中造成死亡或者毒打致伤的案件比比皆是:上海渖阳路132弄2号的马玉芬,因为被强制拆迁而投河自杀;上海眉州路233号的孙家福,被强制拆迁的第三天自杀;上海渖阳路60弄53号的刘桂兰,被威逼搬迁导致心脏病发死亡;上海杭州路23弄19号的佘尤龙,也是被强制拆迁导致病发死亡;还有上海眉州路215号的丁国璋等。因为抵制强制拆迁而被警察、保安打伤的人,包括陈相山、张支平、张士华、周剑平、孙家鸿、周金山、周贵祥、王忠保等数十人。

上海著名的帮助拆迁户维护权益的律师郑恩宠,因为敢於接收和维护被拆迁户的权益案件,已经数年被无端剥夺律师资格。但是他仍然通过各种形式,向国家政府部门和社会一再表示:“地方政府在决定城市改造土地规划时,缺乏公开的听政程式。在土地徵用,房屋拆迁补偿时,缺乏公正的评估机构;在拆迁双方协议发生纠纷时,则缺乏相应公正、中立、独立的司法救济路径。结果土地徵用、房屋拆迁的行政问题,不能有效的地转化为法律程式去解决。行政问题逐步演变成社会问题,甚至导致成政治问题。”所以郑恩宠建议修改中国宪法第十条,使之能够考虑土地和房产权利者的利益。

中国人权对中国近年来拆迁中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侵犯现象十分关注。这已经演变成中国的重大社会问题,甚至是政治问题。中国人权建议中国政府从法律和执行方式上进行彻底修改,转变中国政府是房产商的利益维护者和行动支持者的形象。中国人权尤其希望中国政府不要压制堵塞被拆迁户上访的权利,而是能够听取他们的陈述、要求,并以中立的第三者的立场参与解决。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Sharon Hom(执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