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爱知行动负责人万延海在警察监控下失踪

2002年08月27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爱知行动负责人万延海在警察监控下失踪,其妻苏兆声要求北京公安局立案寻找失踪者。

中国人权从北京方面获知,中国专门从事救助艾滋病患者的组织爱知行动的负责人万延海,8月24日晚8点钟之后,在北京失踪。万延海定居在美国洛杉矶的妻子苏兆声,从8月24日之后,没有再收到万延海每天一次的电话,也没有从中国官方或者私人处,得到任何有关万延海的资讯。万延海租住在安定门外,24日后也没有任何人见过他,或者知道他的情况。

万延海在24日下午2点钟,前往北京工体北路幸福村的一家酒吧,参加东京同性恋电影节的影片播放活动,并受委托介绍不能从东京前来的这一活动的组织者。据当天在场的一些目击者说,他们见到酒吧外面有多名便衣,手持步话机在进行联系,并且有桑塔纳牌的跟踪车,而且大家都知道这是跟踪万延海的。据担任这部电影点评的导演崔子恩说,他晚8点钟离开时万延海还在酒吧,这是目前能够证实的最后看到万延海的人。

由於没有中国的执法部门遵照法律出面,表示万延海的失踪是因为他们采取的法律行动,所以万延海的妻子苏兆声致函(原文於后)北京市公安局,要求北京市公安局立案寻找失踪者万延海。爱知行动组织的成员胡佳,也将於8月29日的上午前往北京市公安局,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万延海失踪,并要求北京市公安局依照法律立案寻找万延海。

万延海毕业於上海医科大学。早在1991年,万延海就开始同性恋和艾滋病的教育研究,并在1992年开设了“艾滋病求助热线”。但在1993年被中国卫生部党组批评为“鼓吹人权、同性恋及同情妓女”,命令所属单位解除万延海的“艾滋病求助热线”工作职位。一年之后,万延海被迫辞职。1993年底,万延海与民办学校北京现代管理学院取得联系,并於1994年成立了挂靠於该学院的爱知行动项目。爱知行动的宗旨是:增进中国社会对艾滋病的防範意识、维护艾滋病人权益、保护性少数人的平等权利。在中国河南发现农民卖血而感染艾滋病,许多村庄一半人感染或者患病后,爱知行动对这些农民做了许多救助、深入了解及披露报导的工作。2002年7月1日,中国政府取缔了爱知行动项目,通知北京现代管理学院必须让万延海离开。但是爱知行动的成员经过商议后,决定克服困难继续开展这一工作,同时向政府申请注册为独立法人机构。爱知行动的许多资讯和情况披露,是通过电脑网路进行的。中国政府今年颁布了《互联网出版暂行条例》,并决定8月1日开始实施,全面封杀网路上的资讯和言论自由。万延海针对这一必然会封杀爱知行动的资讯流通和情况报导的政府法令,发表了《8月1日,我宣布违法》的文章,表达了要继续在网路上进行爱知行动的有关报导。并且在8月1日中午2点,万延海前往北京市新闻出版局,主动讲述了爱知行动的网路上的活动,以及将要继续进行下去的意志。万延海由於在艾滋病等方面的工作,被选为2002年美国福布莱特学者计划成员,得到了经济方面的资助。

中国人权对万延海的失踪十分关切。万延海所进行的艾滋病方面的工作,不仅是一项有益社会的人道工作,也是中国目前非常缺乏急需有人承担的工作。中国人权要求中国政府关注万延海的失踪,履行政府职责积极寻找万延海的下落。中国人权希望中国政府正面认识和理解万延海等爱知行动成员工作的重要和意义,而不要对他们横加阻挠甚至迫害。

苏兆声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信全文如下:

北京市公安局
尊敬的负责同志:

我叫苏兆声,是北京爱知项目行动协调人万延海的太太,目前居住在美国加州洛杉矶市。我和丈夫万延海均为中国公民。自今年七月起,万延海在北京居住并工作,他居住在安定门外。从上个星期日八月二十五日起,我与每天通电话的万延海突然失去联系,他的手机和居住处电话均无人接听,发电子邮件也没有人回答。作为万延海的家人,我万分焦虑,请北京警方依照失踪人员的法律规定立案,立即寻找万延海的下落。为盼。

致礼!

苏兆声
2002年8月27日

中国人权主席(President) 刘青(Liu Qing)
中国人权发布的报告、声明、新闻和其他正式文件,统一由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发布。上述文件经由下列二人中的任何一人签名有效:刘青(主席)、萧强(执行主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