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江棋生狱中论文遭压制冷藏 妻致信布希求援

2002年02月19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2002年第三号)

著名异议人士江棋生狱中完成突破性科学论文,却遭监狱当局压制冷藏,其妻章虹向来访的布希总统求援。

中国人权受著名异议人士江棋生的妻子章虹委托,已将章虹致布希总统的呼吁求援信(全文於后),在布希总统访问中国之前翻译转交白宫总统布希。章虹在这封信中告诉布希总统,他的丈夫江棋生利用在狱中的二年多时间,完成了《关於T变换与时间反演》论文。但是,北京第二监狱违背中国监狱法和国际人权宪章规定,对江棋生的论文压制冷藏,拒绝江棋生送交科学院评审的要求。江棋生对此极为焦虑不安,十分害怕论文内容外泄或是落在其他研究者发表之后。江棋生章虹向朱容基等国家领导人不断申诉,却得不到一丝一毫任何回应,不得不请求中国人权转信给即将访华的布希总统。章虹要求布希总统会见中国领导人时,提请中国领导人遵守中国法律和国际人权宪章,允许江棋生的科学研究和发现得到权威评审和确认。同时,章虹还要求布希总统关注江棋生的健康,因为江棋生在狱中出现一些令她懮虑的危险病症,却不能得到治疗以及合乎中国监狱法的对待。

江棋生自小热爱科学想当科学家,“时间是否可逆”问题是江棋生长期思考的科学内容,入狱前的九年多来更是他系统思考研究的课题。这次入狱的两年多里,江棋生潜心研究,终於撰写成《关於T变换与时间反演》论文。江棋生认为他的论文推翻了物理学一直认为正确的对称领域的定理,他与物理学家李政道先生的看法不同,他的论文解决了时间反演对称问题。

江棋生在1989年北京的民主运动中,是学生与中共对话团的副团长,因此在六四屠杀后被捕,并被关押一年半。1999年六四前,江棋生撰文呼吁悼念六四,因此又被判刑四年,目前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

中国人权在致布希总统的信中,要求布希总统将对江棋生等异议人士的关注和帮助,作为此次访问中国的一个内容。中国人权在此也呼吁中国政府,不要压制剥夺服刑人员科学研究的权利,尤其不要因政治观念不同对异议人士横加剥夺。剥夺这项权利不仅违背中国监狱法,不符合国际人权宪章的规定,同时也是伤害中国自己的利益和形像。

<> <>
附:章虹致美国总统布希信全文:

尊敬的布希总统:
您好!

我叫章虹。我受我丈夫江棋生的委托与您联系。江棋生十分尊敬您,他被中国当局关入监狱无法亲自给您写信,但无助的他希望得到您的帮助。

1989年北京学潮中,江棋生是学生与中国当局对话团的副团长,并因此在中国监狱关押一年半。1999年,江棋生又因为撰写悼念“六四”屠杀十周年的文章,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目前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

江棋生自小热爱科学,虽然他当科学家的梦想,多次因政治因素被打破,甚至在完成硕士学位后,他报考博士研究生的权利也遭到非法剥夺,但是他始终没有放弃科学上的思考和研究。这次关入监狱的两年多里,江棋生将九年多来系统思考研究的“时间是否可逆”问题,潜心研究并撰写成《关於T变换与时间反演》论文。江棋生说,他的论文推翻了物理学一直认为正确的对称领域的定理。江棋生说他与物理学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先生的看法不同,他的论文解决了时间反演对称问题,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但是北京监狱管理局拒绝把江棋生的论文送交科学院评审。这违反中国监狱法的相关规定,该法允许鼓励服刑人员学术思考和科学探索,进行技术发明并申请专利。这种做法更违背联合国人权宪章的精神和规定。

为了争取送交科学院评审,我和江棋生先后给朱熔基总理、田纪云副委员长和张富森司法部长写信,但至今没有任何回音。我知道您即将来华访问,会见中国的领导人,恳请您关注江棋生被非法剥夺应有权利的情况,促使中国政府遵守自己的法律和国际人权准则,将论文送交科学院评审。此外,我丈夫江棋生在狱中患有多种疾病,尤其眼睛生出薄膜,看东西出现重影,终日涩、涨、痛,得不到必要治疗。也恳请总统先生促使中国政府根据监狱法的规定,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批准江棋生保外就医治疗疾病。

谢谢您!

江棋生的妻子 章虹

2002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