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甫申奥成功即以偷越国境罪拘燕鹏

2001年07月15日

中国政府申办奥运会一成功就变脸,山东省国家安全局推翻将研究释放的承诺,正式以偷越国境罪拘押审查青岛异议人士燕鹏,山东牟传珩等异议人士对此联合发表声明谴责并要求释放燕鹏。中国人权将向奥委会新任主席罗格总干事卡拉德送交人权资料,提请以人权为赌注的奥委会做些有效的事,不要真的全部输掉人权。

中国人权受山东省「广交友不结社」朋友的委托,发表他们关於异议人士燕鹏被以偷越国境罪正式拘押审查的声明(声明全文於后)。异议人士燕鹏於 7 月 11 日随旅游团在广西省北海市旅游时,被山东省青岛市国家安全局突然抓捕。并在 7 月 14 日正式以偷越国境罪拘押审查,还在当日下午搜查了燕鹏的家,搜走电脑、录像机、私人信件和一些书籍。

山东「广交友不结社」的朋友对燕鹏偷越国境的指控,认为完全不能相信也不能接受。山东主要异议人士牟传珩表示,抓获偷越国境的行为应该在国境线附近,不应该在远离国境线的北海市。而且抓获偷越国境者的机构,理应是边境哨卡或者当地公安部门,不应该是沿途跟踪监视异议人士的青岛国家安全局,这给人一种预谋设计的感觉。从 7 月 12 日开始,牟传珩等许多「广交友不结社」的朋友,四五次前往青岛市国家安全局,交涉燕鹏的问题并要求首先保释,而且表示将向媒体公开和向国际社会呼吁。青岛市安全局的一些负责人说,燕鹏没有甚么事情,很快就会放的,释放燕鹏的事情可以研究,并劝说不要向媒体公开和国际呼吁,中国申办奥运正在关键时刻,要爱国以国家民族大局为重。但是在牟传珩等人相信很快可以释放燕鹏的承诺后,申办奥运刚刚成功的第二天,青岛国家安全局便正式拘押燕鹏,并抄了燕鹏的家。同时,青岛安全局也中断了牟传珩等人的联系。

燕鹏是山东省重要的异议人士,他生於 1964 年,在青岛创立并经营过一家营运良好的酒店。燕鹏 1989 年开始参加中国民主运动,是「广交友不结社」活跃的朋友,并前后三次被公安局无理拘捕,他的酒店也因为警察强迫房主断水断电而关闭。

中国人权谴青中国政府刚刚获得举办奥运会的权力,便违背承诺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异议人士燕鹏。中国人权主席刘青指出,过去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中共当局为了争取国际利益或需要时,会短时间降低或者克制一贯的人权迫害行为,一旦实现了利益和需要后,常常像要补偿似的更为严酷的侵犯人权。中国人权注意到国际奥委会总干事卡拉德说,选北京举办 2008 年的奥运,是对人权进行的一项赌注。中国人权提请奥委会注意,应该对这一豪赌做些有效的事,不要真的全部输掉人权。作为专制主义的中国政权,必须靠压力和影响才有望改善人权,国际奥委会在未来的七年有能力和影响对此做些事情,这才能够证明国际奥委会并非完全不需要人权。中国人权将从燕鹏个案整理相关资料,在未来的七年里,向奥委会新任主席罗格总干事卡拉德送交这些人权资料,以便他们及时了解中国的人权将况,并对人权作出奥委会的努力。


/>>

牟传珩等山东「广交友不结社」声明全文如下:

《中共申奥成功杀向人权的第一刀:青岛燕鹏被捕》

7 月 11 日中午,山东「广交友不结社」的活跃人士燕鹏先生,随旅游团到广西自治区北海市旅游时,被山东省青岛市安全局抓捕。山东省「广交友不结社」牟传珩等朋友闻讯后,从 7 月 12 日即开始与青岛市安全局交涉。青岛市安全局的一些负责人说,释放燕鹏的事情可以研究,在中国申办奥运会的关键时刻,要爱国以民族国家大局为重,不要将燕鹏的事情闹到国际媒体上去。

但是在申奥成功的第二天,即 7 月 14 日,青岛市安全局却以偷越国境罪为名,办理手续正式拘押审查燕鹏。当天下午 3 点钟,又查抄了燕鹏的家,拿走燕鹏的手提电脑和录像机各一台,以及牟传珩的十三部着作,还有燕鹏与朋友们的来往信件。与此同时,一直与「广交友不结社」保持联系的安全局官员,也突然无法联系上了,显然是拒绝继续商讨保释燕鹏之事。

正式拘捕审查燕鹏,是中国申奥成功后,中共杀向人权的第一刀。如此迫不及待的迫害异议人士,可见中国政府申奥期间对国际社会承诺的逐步改善人权,是没有诚意和不足为信的。

我们希望青岛市安全局,能够确实以举办奥运为大局,以整个民族为大局,早日释放燕鹏。

同时,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燕鹏案件,重视这一个案件所传达的人权可能不好反坏的信息。

山东「广交友不结社」朋友
2001 年 7 月 16 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