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薛东华要求会见布什讨论高瞻问题

2001年04月30日

中国安全部非法剥夺高瞻会见律师的权利,薛东华怀疑高瞻的身体遭到伤害才剥夺会见,为了援救处於听凭宰割处境危难的妻子高瞻,薛东华致信并要求面见美国总统布什讨论高瞻问题,维吉尼亚州参议员乔治・艾伦已於今日派助手持信亲往白宫送交布什总统助手。中国人权谴责中国安全部门违法剥夺高瞻会见律师权,强烈要求中国政府保障高瞻的司法程序公正公开。

被中国以间谍罪逮捕的美利坚大学研究员高瞻博士的丈夫薛东华,日前致信并要求面见美国总统布什讨论高瞻问题,薛东华并委托中国人权将此信向国际新闻媒体发布(全信原文於后)。维吉尼亚州参议员乔治・艾伦支持并要求布什总统会见薛东华,他已於 5 月 1 日上午派自己的助手持薛东华的信亲往白宫,将此封要求总统会见的信送交给布什总统助手。参议员乔治・艾伦向薛东华保证,他将利用一切机会施加压力促成高瞻问题解决。参议员乔治・艾伦还表示将在 5 月 1 日下午的国会听证会上,向前来国会接受询问的主管东亚事务的副国务卿询问,布什总统收到他派助手送去的薛东华的信有何反应打算。

薛东华向布什总统紧急要求接见和讨论高瞻问题,是因为高瞻被正式逮捕后处境更为危难,任何权利都被剥夺毫无司法程序的公正可言。高瞻亲属在北京为她聘请的陆通联合律师事务所白雪律师,5 月 1 日传真通知高瞻的美国律师柯恩教授,他作为高瞻的律师数次会见高瞻的申请都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拒绝。白雪律师又於 4 月 18 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向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正式递交了律师会见高瞻的全部书面申请手续,并且要求根据规定三天内给予书面回答。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依然拒绝会见要求,并且至今没有依法书面答覆。白雪律师为此,已经向中国国家安全部、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常委会、北京市人大、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递交了《情况反映》,呼吁上述部门关注此案,维护高瞻女士的合法权益。

白雪律师同时还通知柯恩律师,柯恩在五月初前往中国期间,要求会见中国国家安全部或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一事,经白雪律师与相关人员联系后后,得到口头的答覆是,现阶段对柯恩律师的要求不能满足。在高瞻女士 5 月 8 日生日时,律师要求不涉及任何案情的前提下与高瞻女士会见,依旧被安全局的官员所拒绝。

薛东华表示,他非常怀疑这样不顾一切违法剥夺高瞻会见律师的权利,是因为高瞻的身体遭到伤害,所以不敢让高瞻与外界有任何接触,包括法律规定的保护自己权益的接触。高瞻显然处於极度的危难之中,她被没有事实的指控剥夺了一切,不能做任何维护自己的事情,中国政府留给她的只有听凭宰割。所以薛东华才请求紧急会见布什总统,讨论高瞻的被捕和努力营救问题。

中国人权谴责中国安全部门违法剥夺高瞻会见律师权,强烈要求中国政府保障高瞻的司法程序公正公开。中国政府一向在国际上宣称,中国正在致力於完善法制和实行法治,中国现在的法治状况如何如何好。但是别的方面这里暂且不提,单单是司法程序的公正就存在大量违法。一般中国民众落到公检法手里,司法程序完全可以颠倒或者根本不被理睬,民众只能任其操作甚至构织陷害,没有丝毫保护自己的力量、途径和方式。高瞻一案广受国际重视,已经成为中美之间回避不了的大事,中国也敢公然违反司法程序的公正,可见中国严重缺乏并肆意违反司法程序的公正。没有司法程序的公正,冤假错案必然大量滋生。高瞻目前的情况说明,必须敦促中国政府首先保障司法程序的公正公开。


>


>

薛东华致布什总统的信全文如下:

2001 年 4 月 30 日

乔治 W. 布什
美国总统
白宫
宾西法尼亚大道 1300 号
华盛顿特区

关於:中国政府正式逮捕高瞻博士后依然剥夺她聘用律师维护自身权益及其他所有权利断绝她与外界的任何联系

尊敬的布什总统:

非常感激您对我妻子情况的关心。您在今年 3 月 22 日会见中国副总理钱其琛时曾向他提及这个事件。现在高瞻已经被关押了 70 多天,无论是我还是美国大使馆都无法跟她联络。对於中国政府的指控,我妻子是清白无辜的。

4 月 3 日,中国政府正式逮捕了高瞻。但是,我们为高瞻聘请的律师,已经被两次拒绝了会见高瞻的申请。律师以书面形式致函中国安全部,希望得到书面的不准会见高瞻的回答及理由,至今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这违反了逮捕之后律师有权会见当事人的中国自己的法律。高瞻显然处於极度的危难之中,她被没有事实的指控剥夺了一切,不能做任何维护自己的事情,中国政府留给她的只有听凭宰割。在高瞻如此危难的时刻,我请求您能给我几分钟的时间,让我跟您见面-无论任何时候-讨论一下我妻子的被捕问题。

我想这并非仅仅涉及高瞻个人,正如您所知,最近一些原籍中国的美国学者在中国被拘留了。他们中,一些人是美国公民,另一些是像我妻子高瞻一样的美国永久居民。这种大规模的对学者的拘捕对中美关系的发展设置了巨大的障碍。这些被拘捕的学者都是有家室的人。他们无助无奈而又情况不明的处境,必然令亲属懮心如焚、惶恐焦虑、度日如年,就像我和我儿子一样。

我们甚至不知道高瞻被关在哪里,她的身体状况怎样。高瞻有心脏病,我为此焦虑不安。我的儿子是美国公民,才五岁,也跟我们一起被拘留并被迫与我们分离达 26 天之久。这个事件给他的心灵和精神造成了严重的创伤,每天他都在要妈妈。

当美国的海军侦察机降落在中国海南岛的时候,我注意到两国间进行了广泛的外交磋商。我为我们的 24 个机组成员通过成功的外交途径安全返回家园而由衷地高兴。我也注意到在我们的机组人员回家后,美国正在作出巨大的努力以赢回飞机。我希望,现在也是进行更为有力的努力,争取高瞻和其他的美国公民永久居民返回美国的时候了。毕竟,人的自由和命运,比任何飞机-即使是最昂贵的飞机-更为珍贵。我希望知道政府有无具体的计划,以便我更为负责更为有效营救高瞻。

在会见您的要求之外,也请您考虑一下以下的步骤:

.成立一个特别小组,跟在华盛顿特区的中国大使杨洁篪交涉,直到这些学者获释;

.成立一个特别的外交使节小组,前往北京跟中国政府进行交涉;

.运用在营救机组成员时行之有效的广泛的外交谈话手段。

.目前,鉴於高瞻的身体状况,美国政府能否寻求一个非政府机构的帮助前去看望她?

诚挚的问候!

薛东华和薛安迪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